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33节 可笑的勋贵造反事件

第733节 可笑的勋贵造反事件

  三木:古时套在犯人颈、手、足上的刑具,因为是木制的,所以称为三木,而只有重犯(如叛逆、剧盗、杀人等)才会戴此重刑刑具,一般的轻犯(好比违反治安法的)只会选择其一,所以三木借指重刑,重刑之下,没有要不到的口供。

  甘辉小小的吃惊一下道:“这你也懂啊?”

  戴维先生耸耸肩道:“我是鸡蛋人嘛!”

  颜常武嘿然道:“我看你就是中国人投错胎的!”

  “或许吧!”戴维先生同意道,这家伙居然能够看得懂没有标点的繁体字,倒背如流,这得有多深厚的国学造诣,纯正中国人出身的颜大少则对着繁体字在牙牙学语。

  戴维先生兴致勃勃地问:“你们说我去参加科举好不好?”

  “好,很好!”颜常武脸上变色道:“好你个头啊,干活去!”

  戴维先生嘴里咕嘟道:“万恶的奴隶主!”

  他与甘辉制订了作战计划,准备对付那些大明勋贵,不过行动前,得先捉一个人。

  前镇军TJ卢九德,他将是一个关键的证人。

  一直都不见他影子,直到八月十五的三天前,他出现在高杰的镇江大营前,被引见高杰。

  高杰按照吩咐与这位卢公公虚与委蛇,卢九德说明了准备事项,他要求高杰于八月十五的二天前出兵,急行百余里,于八月十五那天下午抵达南京,进最东面的正阳门,守将张国俊起事,杀掉东南军的军官,迎接高杰军的到来。

  然后高杰在他们的引路下,攻击国公府,克成大业!

  计划很详尽,路线图非常的明确,等他说完,高杰把线路图收起来,一声招呼,一群兵卒冲进来,卢九德惊得呆了!

  “卢公公,你这回的事情不小哩!”高杰狞笑一声道。

  “高杰,你个三姓家奴,我就是到下面去也等着你被千刀万剐!”卢九德声嘶力竭地道。

  “你等不到的!”高杰认真地道:“你信不信?我不用求你们,我也会被封侯!”

  还真的有可能,卢九德一阵气馁,他做过镇军TJ,之前见识过熊文灿所带的东南军,那是虎狼之师!

  颜常武不在时,那支偏师都能打得有声有色,待颜常武亲自统率大军,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了!

  追随他的将军们,好处肯定少不得,高杰真有可能封侯!

  ……

  卢九德落网的消息以八百里加急于当晚传递到南京,第二天的清晨时分,东南军大举出动,包围了南京城内外各处勋贵府第,声明捉拿谋逆!

  正阳门守将张国俊在被窝里被捉住,当听到“张国俊,你的事犯了”的话,他不由得脸色煞白。

  对于忻城伯赵之龙、隆平侯张拱日、大兴伯邹存义,官军们不由分说,直接突袭,如虎似狼地一拥而入,密集的火枪面前,三家人束手就擒,整个过程不值一提!

  等到天亮的时候,南京人发现城内已经戒严,听闻是勋贵们准备造反,他们十分地惊奇。

  赵之龙、张拱日、邹存义的家眷被带往城外军营,一众贵人们哭哭啼啼,悲惨无比。

  有人愁,就有人喜,阮大铖兴奋得象个猴子般坐不安稳,要喝清茶解火!

  他被突击升官,为都察院左都御吏,以他为主办,会同刑部、大理寺对勋贵们谋反之事来个三堂会审!

  本来,他在办完东林党案件之后,就有人吓他,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若是不知机,将来姓颜的对付你时,没人帮你了。

  阮大铖患得患失,正有点惶恐时,一块大馅饼自天而降,他走马上任都察院左都御吏,负责审理勋贵们谋反之事。

  左都御吏的位置在明朝官场里是非常尊贵的,等于政法高官,专门管官!

  什么样的人都有他的用处,不得不承认阮大铖虽是个小人,但他办差努力,有他的办法。

  他首先审问张国俊,告诉他道:“谋反是大罪,可诛九族,罪在不赦!”

  “不过呢,你只是个小人物,且还没有发动,没有现行,只要你做为证人,出来指证那些主谋,那么,本官担保!”阮大铖拍着胸膛道。

  “你不会有事,连军职都不会被剥夺,送你去东南亚,继续当你的军官,为国效劳,顶多十年,你就能回大陆。你的家人不受任何牵连,可以在大陆,如果不想,也可以根据你的需要,送你一家人去台湾或者东南亚。”

  “反之,那就是按谋反大罪办理,依国法对你作出处置,你待如何?”阮大铖和颜悦色地问道。

  张国俊痛快地招供了,指证与他联系的忻城伯赵之龙的长史唆摆他造反。

  有了卢九德的供词(卢九德不肯招供,但已方的证据链充足,写好招供书强按指模,其余的刑部、大理寺官员认同)和张国俊的供词,又提审忻城伯赵之龙的长史。

  那长史的口还是很硬的,只是被阮大铖拿他的家人相威胁----男的全杀,女的送入妓院,长史也认栽了,以此保全家人。

  他供认出七月二十八日时,在赵之龙的城外别馆,诸勋贵歃血会盟,合计对付颜常武,当中有一份名单,乃是这次准备造反者的勋贵们一起签字画押的名单。

  对付颜常虎这等国贼不是小事,只有血盟才能齐心协力,只是这份名单放在哪里,只有赵之龙才知道。

  有了充足的证据后,阮大铖提审赵之龙!

  ……

  当永明帝召颜常武进宫了解情况时,消息急送到宫内,颜常武看了看,对永明帝道:“赵之龙招供欲对付我,准备造反之事!”

  我都不须多用什么手脚,赵之龙就怂了!

  果然是三木之下,何愁不招,在还没有得到朝廷诏令之前(即还没剥夺赵之龙的爵位),阮大铖悍然出手,下令对赵之龙用刑!

  明晃晃的刑具摆上来,赵之龙吓得魂飞魄散!

  “我家有朝廷赐的丹书铁券,不受刑罚,可以免死,你不能这样对我!”赵之龙狂呼道。

  “是的,你有丹书铁券,不受刑罚,可以免死,不过,谋逆除外,你没仔细看吗?!你没仔细看?哈哈哈!”阮大铖狞笑道:“给本官打!”

  打得赵之龙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身上鲜血淋漓,可怜他娇生惯养的,哪受得了这样的苦处,受刑不过,只得招了。

  招出那份造反者名单是放在府里假山下的一个密室里,给阮大铖找着了,于是,大明勋贵们的大劫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