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04节 大鱼落网

第704节 大鱼落网

  在那个鞑子的掩护下,内进的人乘机逃了出去,他们一行九人往江边而逃,搭上了一条阔乌蓬船,顺流而下,只要给他们逃开来,那就是龙归大海,无影无踪了!

  没想到下游地带,数条早就等待的大型的挠桨船迅速冲来,当中一条猛然撞将过去,乌蓬船当场沉船,里面的所有人都掉进水里。

  “扑通!扑通!”声中,诸挠桨船上几十条汉子跳入江中,二三人服侍一人,将那些掉水里的人尽数制伏,捉上挠桨船上!

  汉子都是浪里白条,开玩笑,东南军以海军称雄,水性不行哪行呢。

  他们捉到人后,并不急于捉上船去,先灌他们吃水,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再送到船上,如此他们没有了抵抗力,只能任由摆布!

  这一招确实必要,那些人中不乏好手,事后清点,至少有十个能战,当中四个虽然不及那位鞑子猛将兄,乃是真鞑子,也有不俗的战力,如果动起手来,只怕东南军死伤亦会不少!

  捉到的人,东南军经验丰富,先给他们把水逼出来,然后上了精制的铁镣铐,嘴上都给上了核桃(防止咬舌自杀),用竹竿子将他们的手脚绑上,两人抬一个,就象抬野兽一般。

  共有十三个人,统统抬回了先前的王家里内进大厅里,粗暴地扔在地上。

  里面已有六人被执,乃是汉人,而新到的十三人当中,认出了四个是真鞑子,其余的都是汉人,可能是汉奸,统统都是鞑子。

  俘虏中间有范承志,把他从竹竿上放下来,让他站着,取出核桃。

  范承志满脸愤怒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胆敢对我无礼……”

  一名精壮的汉子上前用拳头大拳大拳地猛击他的嘴巴!

  范承志给后面两人押着,后退不得,照单全收了拳击,立即被打得说不出话来。

  对方并不是折磨他,不过是让他不再说话。

  苏祥兵的目光在那些人的脸上掠过,然后他手一指道:“将他提起来!”

  大家注意到随着苏祥兵的指示,范承志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从竹竿子里提起来的是一个中年文士,看眉毛眼角轮廓的,与范承志有几分长相肖似。

  眼下他虽然狼狈,但是依稀有上位者的气质存在。

  他站直了,一言不发,而苏祥兵亦看着他,不过半晌后道:“挑了他的脚筋,砸掉他的牙齿!”

  诸人一惊,这是对“大人物”的待遇啊!

  挑掉脚筋,他就很难逃走,砸掉牙齿,是避免他的自杀。

  那个中年文士倏地大惊,急得他想挣扎说话,却哪里能够反抗。

  随苏祥兵来的特工有熟手的,立即将那个中年文士“服务”周到,将他变成了废人!

  苏祥兵根本就不用询问范承志与那个中年文士,而是叫来好手,分开来询问其余俘虏。

  询问自然不是那么友好的,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响起来。

  那些人普遍意志坚强,但世间还有许多比死更可怕的刑罚,东南府不会用华人来试验,不过有许多的土著当“试验品”,从而“经验”丰富。

  很快就有了消息,报给苏祥兵,他先是一楞,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

  他满面春风地向中年文士打招呼道:“久仰了,范大学士!”

  大汉奸范文程落网!

  范承志是真名,乃范文程的侄子,小汉奸一枚。

  苏祥兵同样将范承志给予与其叔一样待遇:挑掉脚筋和砸掉牙齿。

  经过对他们带来的人突审后,苏祥兵了解到范家叔侄被北虏派遣,前往江南遂行间谍之事,想刺探东南府军情和给东南府上眼药,在江南营造反东南府的气氛。

  但是,他们的任务注定失败!

  东南府领地里,被打造得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而江南、东南沿海各阶层与东南府形成了紧密的利益链,说什么都没有用,唯有财帛动人心,东南储保障了海路贸易,各地的物资才能够换回源源不断的白银,这么多的白银是范家叔侄给不了他们的。

  捕到大鱼了!

  之前的牺牲就值得,否则苏祥兵都不知道怎么样向领导交代。

  他的脑袋飞快转动,对于他们的处置有一送给大明南京刑部进行公审,但世事难料,不能完全相信明朝官员的德性,说不定两个狗汉奸会死在狱中,得不到应有的惩罚,甚至被救走呢!

  明朝官员奇葩,还是别冒险了。

  想通的苏祥兵当机立断,将他们急送回台湾!

  行动起来,将俘虏中所有的汉人押回船上送走,而二个真鞑子则交给了镇江的差役,如此他们可以向上面交差。

  掘地三尺,刨出了数万两白银,遂给了镇江差役的两个捕头一人千两,那个立功的老差役也是一人千两,其他的人一百两银子,剩余的则由苏祥兵带走。

  他可以给多点,但差役们将会无福消受,适可而止。

  ……

  船到了南京,苏祥兵启用了他的金牌,亮明身份,找到了停泊在南京长江边的东南府巡航舰,紧急动用他们,将那些人运回台湾!

  他做得非常稳妥,先是派人好好照顾那俩叔侄,然后挥笔急书一封书信,写明缘由,嘱人急投南京兵部左侍郎杨铖新,请杨大人出面摆平余事。他则亲自押船,随船一起回台湾。

  杨铖新,崇祯元年进士,福建海澄人,不折不扣的乡党!

  借用东南府的力量,他升职很快,现在能够帮助东南府了。

  明朝分北京六部和南京六部,南京是陪都,官员职权不显,但南京户部和兵部还是很有权力。

  有他出面,摆平事情不成问题。

  ……

  平安地将人犯送回了台湾,立即在高层里引起了轰动!

  颜常武看了消息,重赏一干人等,有点好奇地想去参观大汉奸是怎么一个模样,想想有失身份,派了战争部总检察长祁彪佳去审问他们。

  祁彪佳见着范文程,见他虽居牢狱,境地凄凉,居然还是一副泰山压顶也不变色的样子,不禁可惜地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祁彪佳着人去了范文程的刑具,让他坐下喝茶,两人交流,范文程不方便说话,遂以毛笔代说。

  “可曾后悔?”祁彪佳问曰。

  “事已无可挽回!”范文程回答。

  “可愿招供?”祁彪佳再问道。

  “愿写回忆录!”范文程很合作地道。

  “甚好!”祁彪佳点头,叫来牢头,给范文程一个单间,好生侍候着,让他写回忆录!

  于是他就撰写回忆录,写起他的童年是快乐的,写到他进学成为生员,但遭遇不公,考试时明明考得好的,却给考不好的官二代凌驾其上,冒名顶替,用他的时文得大宗师青眼赏识。之后别人中了举人,而他却名落孙山!

  待到北虏破沈阳,范文程与兄长范文寀想到北虏缺乏文官,正是良机,于是卖身投靠,开始了他们卖国生涯……

  看到他的回忆录,颜常武评价道:“诚如是,则为黄巢矣,有司之过也!”

  黄巢出身盐商家庭,学识不差,曾多次应试进士科,皆落第,不是学识不如人,而是家世太差,别人不肯带他玩。

  他怒火中烧,不由写了一首《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诗中杀气腾腾,之后黄巢引导暴动,杀进长安,真的是满城尽带黄金甲!

  据说后来的统治者吸取这个教训,读书人殿试者皆不黜落,亦即是人人有份,以免人才失落。

  好在东南府横空出世,否则这位范老兄,不是黄巢,亦是黄巢类似的人物,真会倾覆汉家江山。

  现在他落网了,就让他的回忆录来警醒后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