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673节 世事难料

第673节 世事难料

  东南舰队保留着一个传统,那就是每一级新舰在设计时,都要个实模,制作出全尺寸的模型,以增强说服力。

  这个传统来自于菲尼亚斯·佩特大师,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名声不显,有次他制作了一个长为8.5米、宽为3.6米的大型船模,献给十岁大的亨利王子,此举得到了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的赏识,从此菲尼亚斯·佩特迈上了青云之路,之后,他新设计的战舰总有实模,让人一目了然,而且很大气地说,咱制作出来的战舰就是这样!

  菲尼亚斯·佩特的动手能力很强,他的成功岂非无由。

  “海上主权”号战列舰是英国王家海家的新锐主力舰,是在1634年8月,查理一世在海军上将约翰·彭宁顿的支持下决定建造的,该舰的主设计师正是菲尼亚斯·佩特的天才儿子彼得·佩特,1635年5月,“海上主权”正式开工,彼得·佩特在父亲的协助下共同完成了这条战列舰的设计。

  从船模上看到,这是一艘拥有流线型船身和修长火炮甲板的优美战舰,它的尾部背负着交错复杂的雕刻,东南府战舰早没了这种装饰,颜大少没钱搞那玩意儿,但在欧洲,这种的装饰很流行,佩特也不能免俗,在雕刻群中依然设置炮门,没有浪费位置。

  话说回来,海上主权的从船艏到船艉都被覆盖着黑色背景的镀金装饰,并且雕刻着圣徒约翰和圣徒马蒂亚斯的肖像,被它的敌人敬畏地称呼为“金色魔鬼!”

  船模制作精巧,细节栩栩如生,连舰上的火炮都是一个个小巧的模型!

  “一共是118个炮位,实际装炮102门。”见客人们兴味盎然地数炮位,彼得·佩特直接开蛊。

  “最大的火炮是42磅炮!”彼得·佩特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让客人们意识到,原来我们的家伙还是不够粗大啊!

  菲尼亚斯·佩特送的船模,是按25:1的比例制作,有二米多长,很重,在用布把它盖上后,告别了菲尼亚斯·佩特父子,他们发现叫来的马车车门狭小,无法把它装上去,硬来的话怕损坏了它,洪煕官万分舍不得,只好大家轮流把它抬回宾馆。

  船模用料讲究,非常沉重,路太远,也不好走,他们是从伦敦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压得大伙儿双臂酸麻,热汗腾腾!

  路上那些英国佬看到这群奇怪的人扛着东西,要不是他们带了武器,差点就想打劫他们了!

  是的,有骑警上前询问,不过知道他们是来访的华人,这才放过他们。

  好不容易扛回来,大家都气喘吁吁累成了死狗,感慨坐船太久,缺乏锻炼!

  辛苦没有白费,当大家在宾馆的客厅里围看船模,无不心花怒放。

  有了它,东南府的新一级战列舰应该是水到渠成了。

  东南府有一定的技术力量,但不如欧罗巴,战列舰船模拿回去,有了参照物,再做不出来就说不过去了。

  哪怕身体疲劳,军官们依旧兴味盎然地拿尺子测绘和拿本子记录参数,画出草图,以作备份。

  伦敦还有一份熟人的家庭需要拜访,那就是领袖好友,东南府高官、副总参谋长戴维先生的家庭需要拜访,这是东南府显赫的人物,值得洪煕官亲自一行。

  他们去到伦敦久负盛名的舰队街,舰队街是一条著名的街道,依邻近的舰队河命名。舰队街向西穿越伦敦市的边界后就变成斯传德大街;往东,通过路德门圆环后变成斯传德之丘大街,附近有圣保罗大教堂、圣普莱德大教堂、坦波教堂等。

  住得起舰队街的人物自然都是有来历的,不过当洪煕官们到达舰队街16号时,发现大门紧闭,人去屋空。

  打门,没反应。

  他们将地址对了又对,没错啊,就是这里。

  问旁边的人,结果遭遇横眉冷对,对方没好气理睬他们,让他们莫名其妙!

  终究还是有人告诉了他们情况,那是一位遇过的一位老年的英国绅士,告诉了他们具体情况。

  戴维先生真的是来历不凡,他的父亲托马斯·温特沃思·斯特拉福德伯爵(),乃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君主派代表人物。

  年为国会议员,是反对国王特权的首领之一,并因此曾被逮捕。

  年就任枢密顾问,摇身一变,成了保王党,是英王查理一世的心腹。1633年任爱尔兰副总督。1639年率军平息苏格兰人起义。升任代理总督,捍卫君主专制制度。1639年封为伯爵。月被国会指控企图利用爱尔兰军队反对英格兰,犯有叛国罪,已于去年5月被处死!

  斯特拉福德伯爵是查理一世最能干的大臣,他和劳德大主教被议会认定为国王的“狗头军师”,斯特拉福德伯爵是爱尔兰的总督,结果被下院选做了替罪羊。

  如今伦敦气氛紧张,臣民们分为保王党和反王党先是大起争执,后是大打出手,内战已经迫在眉睫。

  先前洪煕官找到的那些英国人是反王党,当听闻是问起这家主人斯特拉福德伯爵,自然对他不客气,现在问到的英国绅士却是保王党,洪煕官谢过他,又问起斯特拉福德伯爵家人的事情,很幸运地,这位绅士知道,他家已经搬到剑桥乡下居住了。

  等告别了热心的英国绅士,洪煕官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去剑桥!”

  锦上添花哪及雪中送炭好,这道理洪煕官很懂得。

  他们一行十六人分乘三辆马车,出了伦敦城,就是郊外了,天子脚下,伦敦郊外居然还有大片的原始森林,耕种的民众的衣着也不怎么地,让华人们有所认识英国的发达程度也不过如此。

  马车上,同车厢的颜彰喋喋不休地说起世事难料,高高在上的伯爵,国王宠臣一下子就跌落地狱,相比之下,反倒是走专业道路的造舰大师是哪一方面执政者需要的,虽无大富大贵,却是平安。

  洪煕官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他,心中想的却是一桩事:领袖给他的一个锦囊。

  还真的是类似于猪哥亮做的锦囊,是谁都不知道的,由甘辉秘密给他,嘱他到了英国再打开,洪煕官打开来时,乃是领袖所言,要他叮嘱戴维先生的家人,一是去法国,二是跟随查理一世的长子!

  洪煕官对照一下目前的形势,心中震惊无比!

  领袖已经“清楚”或者是“预见”到了目前的英国形势,并不看好现任国王查理一世?!

  正在想心事的时候,接再下来,他们就对英国的环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他们遇到了劫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