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667节 西班牙不过如此

第667节 西班牙不过如此

  且说洪煕官在胡天胡地,东南府的官兵同样日子过得快活,他们下船到处游玩,吃异国的食物-----连吃二天后,回到自己船上下面条吃了!

  普通葡萄牙人的食物,可不象宫廷大餐这么好吃。

  而且红毛番还处于封建社会,上下尊卑分明,贵族可以请东南军官们尽情享受大宴,他们认为与军官是同一阶级,但对于华人大头兵可是正眼不瞧一下嘀。

  所以华人对于葡萄牙人的普通食物可不敢恭维,举个例子,葡萄牙的海产品丰富,可是说到去腥,他们就没有华人厨师的本事了;吃羊肉,华人厨师能够做到一点骚味都没有,让你几乎怀疑你不在吃羊肉。

  葡萄牙人呢,吃鱼吃到一身腥,吃羊吃到一身骚,这些菜是不能吃的!

  中餐的厉害在于能够把普通的家常菜弄得味道鲜美,葡萄牙人的烹调功夫显然不是与华人厨师不是同一个级数上。

  大部分华人都吃不惯,倒是记者姚文启和博物学家陶元藻甘之如饴,他们到处钻,到处逛,到处吃!

  确实没有白来,值得一看的东西不少。里斯本作为王都,有大量的名胜古迹可供参观。

  位于大西洋岸边的贝伦塔,建于16世纪初期,涨潮时,似浮在水面上,景色动人。塔前的热罗尼莫斯修道院,是流行于16世纪初期的曼努埃尔式建筑的典型,气魄宏伟,雕刻华丽。院内有全国知名人士的墓地,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和著名诗人卡摩安兹就长眠于此,姚文启和陶元藻都去瞻仰一番并献了花。

  葡萄牙人都说没有看过里斯本的人等于没有见过美景。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最好的大街位于太加斯河口(提荷河),太加斯河流向大西洋,并形成一个名为“槁之海”的内陆海,它是世界上最壮丽的自然港口之一,以大航海家在此启航著称。

  虽然刚刚发生动乱,但里斯本依旧迷人,现在是大航海时代的黄金时代,亦是里斯本的的黄金时代,有自里斯本出发的船只前往非洲、亚洲进行贸易,也有经由陆路而进行的买卖。

  葡萄牙首都变成欧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葡萄牙成为了世界强国。经由航海所运回的黄金、白银、宝石、丝绸、香料、珍奇植物和诸如活犀牛等动物都卸落在里斯本港口,城市的宝库满溢。

  所以民众的生活相对富足,至少他们能够吃到大量做得不好吃的肉食。

  洪煕官没有叫舰上的厨师展示他的手艺,他要让那些去过东方的葡萄牙人来宣传中餐的传奇!

  七天后,东南舰队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葡萄牙人,得到了大量的赐金!

  正如洪煕官看不起红毛番的货色,红毛番发现自己很窘迫,没有什么好货物回赠给东方来的贵客。

  那好吧,简单化,回赠黄金三千两!

  谢谢,谢谢!

  他们与葡萄牙人达成共识,一是在两边建交,各自设立使馆;二是积极发展贸易,为对方的商船提供良好的服务并削减一半的关税。

  还是有洛佩斯和普拉多的帮助,引导他们到达了西班牙的加的斯港口,同样受到了热烈欢迎。

  西班牙国务大臣桑托斯亲自在此等候,并盛情地邀请他前往马德里觐见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

  腓力四世对于东方来的使节非常感兴趣,但又不能纡尊降贵地去见洪煕官,只好洪煕官去见他了!

  人家这么给面子,自然洪煕官也得给回面子,于是坐上马车,与桑托斯前往马德里。

  事实证明,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旅程!

  路况严重不好,马车颠得洪煕官差点连内脏给都吐了出来。

  在东南府,公路状况是地方官考核指标之一,颜常武已经把官僚考核给数据化,不再是什么卓异、优良差等,而是一项项地打分,哪一项做得好,哪一项做不好一目了然,公路硬底化也是一个考核指标,地方官不敢马虎,乡道不论,但主干道一定会维护好的。

  他干脆骑马了!

  方法是把脸都蒙起来,只露出一对眼睛,象个蒙面大盗一般。

  否则的话,你想来潇洒?

  那就吃泥吧,还有希望你住宿里有热水,否则你衣服里都是泥!

  洪煕官一路前进,一路注意体察民情。

  尽管有大航海时代的天量白银涌进来,但是西班牙国内依旧相当地落后,路上见到的多是木屋,石头建筑只有在城镇上可见,路途大部分是泥路,好路也只有挨城边才有。

  贵族穿的都是上乘的丝绸,而民众则是土布,衣衫褴褛,而且看上去并不高大!

  不要以为红毛番天生高大,在愚昧年代里,他们同样长得矮小,17世纪的德国人平均身高也不过一米六几,从那些城堡和骑士盔甲就可以看出来了。现在真正的古代城堡很多地方都很狭窄,矮小。

  那些骑士盔甲极其窄小,连现代的亚洲人都穿不上,骑士如此,老百姓就可想而知了。

  西班牙不过如此!

  果然,哪里都是万恶的贵族、官僚生活过得好。

  洪煕官不禁为自己的东南府而骄傲,在东南府,挑夫都有丝绸衣服穿,几乎人人吃白米,不时有肉吃!

  东南府大力推行菜篮子工程,首先确保了城市居民有白米吃和有肉吃,接着是农村,也尽量让他们吃饱,吃好。

  而同行的记者姚文启更是清楚,一般红毛番老百姓哪里能天天吃肉,多半有些面包就不错了。一天到晚忙死忙活,也没什么功夫注意烹调。只有贵族老爷才相对讲究。

  西方人的主食当然是面包,但面包的主要成分却未必是小麦,直到17世纪红毛番小麦的产量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之下。所以各式各样的代用品包括大麦、黑麦、双粒小麦之类的谷物都被做成面包,甚至用栗子和豆子磨粉来做面包。

  穷人长期以来食用成分复杂的面包,白面包则归富人、贵族和教会特权者享用。

  当时的一种白面包叫做司铎面包,司铎是教士的名称,还有一种加入牛奶并且用啤酒酵母来代替普通发面的精白小面包,叫做皇后面包,意思是说当吃这种面包时就是有皇后的生活享受。

  按法国革M家的说法,体现了教会和王权一体的丑恶。

  后来,洪煕官到达法兰西时,热情洋溢的法国贵族用丑恶来招待他,唯恐怠慢了东方来的贵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