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665节 王宫会见

第665节 王宫会见

  葡萄牙王宫里济济一堂,国王若昂四世,众大臣,主教,爵士们,当中还有许多贵妇,她们同样拥有贵族头衔,人头拥拥,穿着花花绿绿华贵的衣服,争相想看东方来的客人。

  宫门打开,但见得一群东方人军官,穿的是他们的军装,头顶大盖帽,军装笔挺,剪裁相当地合体贴身,而且有明显的收腰的部分,显出军人的刚劲线条!身上勋章灿烂耀眼,配着军刀和手枪,漂亮,帅气!

  他们虽然黑了一点,但看得出是晒黑,而不是黑叔叔那种发自骨子里的黑。

  这一点很关键,如果与黑叔叔那样,是不会受到白人的看重,毕竟白人不认为黑人是人。

  年轻,精神抖擞,神采飞扬!

  那股气质充满了自信,这群人当中,首头是洪熙官,第二排则是考斯提特、颜彰、郝思忠;第三、四排是每排五个军官,第五排则是五个士官,没有士兵。

  颜常武治军,对人并不看高低,军官又怎么着,军官一样是士兵升上去的,他要让士兵也见世面。但要入乡随俗,此地贵族众多,派军官上去才恰当。

  军官方阵前进,葡萄牙人发出了阵阵的惊叹声。

  正步走,军姿!

  整齐划一,步调一致,如同一人。

  虽然是不多的军人,但是给人的震撼是无与伦比!

  军队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谁能敌!

  葡萄牙男贵族们感慨于他们的杀气浑然天生,而女贵族们则被他们的英姿所征服,眼中冒出了小星星。

  “啪!”一起行军礼,刚劲有力,只得一声。

  虽然葡萄牙人没见过这样的军礼,但也明白是东方军队的礼节,向他们致敬。

  然后洪熙官出列,干净利索地先向着若昂四世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向左右各敬一个军礼,再单膝跪下,用葡萄牙语大声响亮地道:“外臣,东方东南府特命全权代表洪煕官参见陛下,祝陛下安康,君权永固!“

  这套礼节是双方认可的,东南府军官是客人,但在那时年代,红毛番国王的身份非同小可,往往是上帝的代表,对于神权、君权,必须加以尊敬。

  否则,你不尊敬别人,别人也会不尊敬你。

  当然,当你把战列舰编队摆到了他们家门口时,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现在嘛,礼多人不怪。

  给足了若昂四世面子,他欣然地道:“贵使远来辛苦,请起来!”

  洪熙官站起来,这时才说道:“洪煕官代表吾主,东南府执政官颜常武殿下向陛下问好,愿两国和平,友谊长存!”

  “很好,感谢贵国执政官,愿两国和平,友谊长存!”若昂四世说道。

  双方客气了一番,若昂四世很高兴,亲自向他介绍了主要的大臣,有国务大臣特谢拉、掌玺大臣博尔坎等,还有枢机主教奥利维拉,以及各位爵士,当中的那些女伯爵和女子爵向他眨眼放电!

  如果洪熙官不介意她们的年龄大一些的话,可以与她们来一段异国的邂逅,相信她们的丈夫或者情人都不会介意的!

  红毛番社会奔放热情,洪煕官的地位够高,足令男人们放行那些夫人,当然他们并不吃亏,也有的是小蜜。

  洪熙官彬彬有礼地向他们问好,与他们相互致意。

  不要嫌烦琐,外交礼仪来不得半点的马虎,然后洪熙官也介绍了自己这边的军官,首先介绍的是考斯提特,引起了葡萄牙人强烈的关注。

  “您是荷兰人?”国务大臣特谢拉听出了他向大家问好时的口音道。

  “是的,尊敬的大臣阁下,我出身于荷兰,但我已经向颜殿下效忠,加入了东南府,成为他的少将军官,并受封为男爵(东南府目前无男爵的爵号,对应为八级的公乘)。”考斯提特平静地道。

  特谢拉感兴趣地问道:“在东南府,欧洲人多不多?最高的军官阶级是?”

  “欧洲人在东南府非常多,有部分人是雇佣兵,也有很多人加入了东南府,向颜殿下效忠,各个国家的人都有,加入东南府后,就不再是那个国家的人了,就是东南府人,在东南府,出身于欧洲,地位最高的还有二个人,是中将军衔,仅次于颜殿下的上将军衔。”考斯提特告诉大家道,引起了他们的惊讶。

  洪煕官依次介绍其他的军官,每一个军官都给葡萄牙人敬个帅气的军礼,让那些见识到东方人礼仪的红毛番为之着迷!

  接下来就是送上礼物,有上等的景德镇瓷器,青白瓷的花瓶、茶具等,乃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让红毛番眼都不眨一下。

  大航海时代开启,东西方的贸易往来频繁,这些上流社会的葡萄牙人也算见识过许多瓷器,但象这么出众的瓷器还是让他们夸奖连连。

  然后是上好的茶叶,用足密封,呈送上来的茶叶一闻就知道货色是多么的好!

  最好的丝绸!

  洪熙官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象火柴盒那么大,现在也没火柴),从盒子里扯出了一大件薄如蝉翼的衣服!

  “这真是东方的魔法!”国王与贵族们不约而同地道。

  女贵族们双眸发亮,她们敏锐地发现这是件女式衣服,要是能够披上它,诱惑这位年轻的东方将军的话……

  接下来又有上好的奶糖,洪熙官当众发糖,精制的奶糖让葡萄牙人觉得香甜无比!

  其实奶糖也出口到了欧洲,但量少(东南府的产能还是不足),滋味好,以致于商人往往自行解决,连贵族都吃不上!

  再有朗姆酒,打开来,香气浓郁,所有葡萄牙人下意识地用力吸气,无不感到精神愉悦。

  采用了过滤和多重蒸馏手段的朗姆酒,比欧洲人的酒要好,这份礼物可以上得了台面。

  接下来就是自由交流时间,那些葡萄牙人问东方人各种各样的问题。

  “你们的国土大不大?”一个葡萄牙贵族好奇地道。

  “我们的国土非常大,要是算上海域的话,我们的范围比欧洲还要大,如果算土地面积的话,我们与欧洲一样大!”洪熙官心安理得地将土澳大陆也算了进去(印尼面积为二百多万平方公里,土澳大陆则为七百多万平方公里,欧洲面积则是一千万平方公里)。

  “噢,天哪!”一位名叫做G伯爵夫人的贵妇大惊小怪地道,她胸前波涛汹涌,白花花一片!

  大洋马,颇有姿色,香骚味太浓了,熏得洪熙官差点没晕倒,要不是意识到离开是没礼貌,他差点想逃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