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661节 天津保卫战之又挂一侄

第661节 天津保卫战之又挂一侄

  夜幕下的天津,城头高挂灯笼,城墙上点着火堆,还有火盆被吊下来放在城墙下,映亮了向着鞑子的那一边。

  残夜将尽,东方泛起鱼肚白,就在这时!

  天津城的四门方向同时响起了阵阵喧哗声,继而变成了杀声,喊叫声道:“清军入城了,天津失守了!”城里城外都听得见。

  天津城西门大开!

  早已有备,潜伏逼近的五百真鞑子兵在参将阿依姆的率领下,奋勇前进!

  他们向着西门杀去。

  而远处马蹄声大震,多尔衮亲率精骑来抢西门!

  第五纵队在行动!

  就是内奸,在清军进攻明国的时候,使用内奸夺城的例子累见不鲜,如重镇沈阳失守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夺取天津,清人早早向城里派去了间谍,想的是里应外合,似乎计策成功了!

  为确保万无一失,减少暴露,近城潜伏的鞑子佯装没有骑马,阿依姆跑步进入了西门,门口处两个汉人,正是先前派遣的汉军旗,名叫周锋和刘启金,他们迎接阿依姆,地上还倒下了三具明军尸体,上面的伤口还在冒血,乃是刚刚所杀,作不得假。

  两汉人离开城门洞,守在城门内侧,而阿依姆率队继续冲下一个城门。

  这是瓮城,有内外两个城门,夺取内门,就能够打开通向城里的道路。

  内门打开着,同样有人守在门洞里,应该也是清军的人。

  瓮城不大,阿依姆冲近内门,看到了城内透出的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看到了原先守着内门的两个人开始关闭内门。

  这是怎么一回事?没有多想,他将手里的矛投出,准确地插在城门中间,内门关不上去。

  他冲到了,用力地撞开了城门,猛地停止了前进,后面的士兵们也都止步。

  刚才城门的人已经逃开,前方,站满了密密麻麻的火枪手,举枪向他们瞄准。

  指挥的军官,脸上带着满满的恶意,他用力地将手里军刀下砍道:“开火!”

  “砰!”不知道多少响汇成一声,清军前面倒下不少!

  有好几枪是照顾阿依姆的,他中枪后,魁梧的身躯依旧悍勇前行,那些火枪手立即换枪,由长枪变双筒喷子,一起向他们再次开火!

  阿依姆目标明显,不知道多少枪打在阿依姆身上,冲击力之大,把他打得凌空飞起,再沉重地落地。

  身上千疮百孔,无数的血洞让他的生命飞快地流逝,他贪婪地最后看了一眼那发亮的天空,闭上了眼睛!

  枪响起来的时候,在外门城门附近的清军看到两侧的两个“内奸”,他们不知怎么各自找到了城上垂下来的一根绳索,抓紧,然后飞快地被带离升空,嗖的一声,飞走了。

  那些清军没来得及反应,而冲到外门处听到枪响的多尔衮却反应过来,立即拨马就逃,顺城墙逃开。

  好在他还没进门洞里,否则马进狭道兵入险关,连逃都逃不了。

  然后“咝咝咝”的响声,无数的炸弹掉落在瓮城里和掉在多尔衮的马前。

  “轰隆轰隆……”炸弹强劲爆响,弹片迸发,瓮城里清军一窝都是死!

  多尔衮跨下好马,吃上炸弹,狂嘶声中,把多尔衮掀了下马,他刚要爬起来,猛然眼神定住,眼前有一颗炸弹,导火索将要燃尽!

  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匹奔马急驰而至,一条人影猛地从马上跳下来,扑在了那颗炸弹上!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东南府专克北虏。

  恶人亦有恶人爱!

  大将硕讬急救驾!

  硕讬,清朝宗室,老野猪皮之孙,礼亲王代善的二儿子,叫多尔衮为叔,但他的年龄比多尔衮还大。

  硕讬早期被封台吉(封爵名,位次辅国公,分四等,自一等台吉至四等台吉,相当于一品官至四品官。),天命六年(1621年),跟从大军进攻明朝,攻打奉集堡。天命十年(1625年),和三贝勒莽古尔泰一起率军救援科尔沁。天命十一年(1626年),跟从代善讨伐喀尔喀巴林部,又讨伐扎噜特部,两战皆有军功,被授为贝勒。天聪元年(1627年),跟从二贝勒阿敏等人讨伐朝鲜。

  他与多尔衮亲厚,随多尔衮从征天津,见情形危急,舍身扑弹。

  炸弹爆炸出冲击力,由于被人体压制,硕讬自马上跳下带有冲力,两下对消,没把硕讬炸飞,仅仅炸得他离地半米后重新坠地。

  没死,但他的状态非常惨,七窍流血,显然受了严重内伤。

  有他作榜样,城上掉落炸弹和打枪,侍卫们为多尔衮死挡,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连滚带爬地,总算把他与硕讬带出了城上明军的火力圈。

  多尔衮浑身是泥,无复先前英明神武统帅形象,他惊魂稍定,看回城里,天津西门的瓮城里黑烟滚滚,枪声大作!

  显然,进城的清军不妥当了。

  再看回硕讬,侍从们把他放平在地上,解开他的衣甲,狂叫着医者快来。

  他还有神智,见多尔衮望向他,他也望回多尔衮,倏地,硕讬嘴里吐出一口血,紧接着,大口大口的血吐出来!

  “贝勒爷!贝勒爷!”侍从们抢天呼地地叫喊着,给他拍后背,想给他喝水吃药,却怎么都止不住硕讬呕血!

  呕出来的血,一下子就染红了他的胸前。

  “硕讬,硕讬,你怎么样了,你不能离开我啊!”多尔衮慌道。

  硕讬的头一歪,死在多尔衮的怀抱中!

  “硕讬,硕讬,你回来啊!“多尔衮声嘶力竭地喊道,只是硕讬再不能回应他的话了。

  多尔衮双眸痴呆,眼中流泪,半晌,他惨嘶长号道:“硕讬,我的好兄弟啊!”

  现有多尔衮与硕讬这对叔侄,前有黄台吉与岳托这对叔侄,都是叔侄情深,遇到东南府,就是他们的倒霉!

  多铎赶来,看到这种情形,已是无话可说!

  他打马加鞭,直扑已军的炮兵阵地,那里有佟养性在忙碌着,他随多尔衮军队从征,主要负责指挥炮兵,同时看攻破天津时,夺取天津炮厂。

  只是打了几天,他铸造出来的火炮实在不争气,今早发现又有二门出了问题,如此,只有八门炮能用,他正在发愁的时候,听到马蹄声大作,抬头一望,却见多铎怒气冲冲策马而来。

  一跳下马,皮鞭向着佟养性劈头劈脑地抽过来!

  佟养性用手遮头,大叫道:“多铎,你疯了?”

  “我没疯,都是因为你,硕讬死了,硕讬战死了!”多铎大吼道。

  “啊!”佟养性惊骇不已,对挨身上的皮鞭浑若不觉得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