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93节 庙堂风波

第593节 庙堂风波

  如此不敬,这可是两榜进士,崇祯元年录取的天子门生!

  没钱的话,儿子都会造老子的反!

  旗牌官告辞之后,周六一踱步,独自一人坐大堂上,呆呆出神。

  崇祯朝药丸了!

  在嘉靖年间,大臣们还会给几十年不上朝的嘉靖皇帝真心的说:只要君臣一体,上下同心,大明朝振兴起来,那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而到了崇祯皇帝的时代,整个社会的失望累积出来的颓废,已经让大臣们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个选择就是甘愿为气数已尽,很快就要灭亡的明朝殉葬,以全气节,例如刘宗周。

  另一个就是“上顺天意,下应民心”,顺天应人,为改朝换代搏一把,或者直率的说,就是做腐朽没落的明朝的掘墓人,去创造一个生机勃勃的新时代。

  例如孙承宗,这老头子最看得开,他的理念不是为颜常武卖命,也不是为了钱财爵位,而是为了华人去努力,争取阳光下的新地盘。

  既然大明烂了,他无力改变,那么就助颜常武开拓东南亚,为华人找一处安居之地!

  可以说,从中国传统的,还有当时的具体文化环境来讲,大多数崇祯皇帝身边的大臣们,都是在这两个思想之间来回摇摆的。只是不管摇摆到那端,都是认为明朝已经“没什么戏”了,指不定那天就完蛋了的。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是海贼的东南府可以在大明各地大行其道的道理,不知道有多少官吏豪绅向东南府示好。

  毕竟东南府与他们同文同种,毕竟东南府已经有了好些大明的官员在那里过得很好,带了一个好头!

  给大明官吏豪绅阶层有得选择的话,他们肯定选东南府,不会选择蛮夷,更不会向流寇低头!

  大明在走向尽头,而东南府种的树要开花结果了!

  周六一叹了口气,收拾一下情怀,作出决定。

  他叫来老成家人,低声吩咐几句,老家人面露诧异之色,悄悄离开。

  很快地,东南府驻松江办发现了大量的灾民拥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他们到东南府的细节,办事人员喜出望外,鼓起如簧之舌,极力游说。

  一天就收进了五千灾民,准备移民东南亚!

  这是一个极大的突破,松江人有钱,地方富裕,一年移民的不到十来个人,以前设在松江的代办点门可罗雀,现在是门庭若市了。

  富甲天下的苏州府也取得了突破,一天移民二千人!

  湖州以丝绸出名,要知道中国的丝绸除了自用,许多都出口到倭国和欧洲,赚取大量白银,湖州人非常有钱。

  但一天也收到移民三千人!

  移民中许多人都是有技术的,他们种地,还把养蚕缫丝技术带到了东南亚,那里虽然热带,但有山有高低,一样找得到地方养蚕,从此,东南亚的丝绸业渐起,至少自给自足。

  江南地区大量流失民众,当地的官绅富豪却是麻木不仁,因为那些民众抛弃的土地,可以被他们获得……

  国之将亡,必有天灾横祸!

  蒲州府大饥!

  草木皆被吃光,府民于东南府的办事处前踊跃集合,领取赈粮,之后行路或者坐车,踏上登程。

  好在有东南府的力量介入,否则官府于城门外掘坑以埋饿死者,埋且满,饥甚无食的人争到坑内割食其肉,至有父子夫妇相食者!

  又有山东沂州蝗灾。

  崇祯十三年(1640),蝗遍野盈尺,百树无叶,赤地千里,斗麦二千钱---接近二两银子一斗。

  此时,东南府的家伙们笑嘻嘻而来

  幸亏有他们来了,否则当地民掘草根剥树皮,父子相食,骸骨纵横,婴儿捐弃满道,人多自竖草标求售,辗转沟壑者无算。

  接着在明年春疫疠继起,死亡过半。

  惨事没有发生,大量民众离开之后,山东地区就食压力缓解----至少没那么多人掘草根剥树皮,就有得吃了。

  也有的地方官和士绅担心流失人口过多,遂降了粮价,地主对于自己的佃户给予支持,社会矛盾缓和。

  在庐山修行的大和尚空隐,此人与熊文灿相熟的,素有道行,闻知东南府行径,称为“功德无量!”

  而朝廷中的刘宗周闻讯后大怒,严诘户部为什么不抢险救灾,是尸位素餐,无能之辈,他义正辞严,把户部侍郎给骂得抬不起头来!

  清流一如既往,火力全开,对户部群起而攻之,骂得户部官员们全体跪低请罪!

  然后又骂东南府是食尸鬼,在大明危难之机下黑手,此等不仁不义之辈,早该剿除他们了。

  当听闻清流想要他下罪已诏时,崇祯皇帝黑着脸不发一言!

  以大学士身份管户部的姚明恭素来好脾气,见刘宗周骂得实在太过分了,站出来道:“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所谓家和万事兴,家衰口不停!你们昨天骂这个,明天骂那个,后天还在骂,统统骂遍了,能够骂死北虏和流寇,能够骂出粮食和银两吗?”

  不待清流们反应过来,姚明恭将官帽摘下来,往地上一放道:“陛下!道不同不相为谋,老臣受够了,耳朵都被人吵聋了,听不见,不能再为陛下分忧,臣请致仕!”

  竟不待皇帝说什么,也没得到准许,径自离开大殿,扬长而去!

  皇帝和所有的大臣们惊得呆了!

  下面的一堆户部官员,也把官帽统统摘下来道:“臣等无能,请陛下治罪!”

  那个户部侍郎更是捉狭地道:“刘(宗周)大人的大道理一堆堆,臣以为,他很合适戴臣的帽子,必有成效!”

  “对!”六部官员们齐齐赞同道:“说这么多干什么,你行你上啊!”

  “你们!”清流官员们一向骂人骂得爽快,做梦也没想到有这么一着,刘宗周此人,老而弥辣,大怒道:“臣弹劾姚明恭……”

  不等他借题发挥,崇祯皇帝站起来,龙袍一挥,干脆利落地道:“退朝!”

  朝臣们冷笑一声,纷纷离场,留下一众清流在那里发呆!

  那姚明恭回到家里,写了辞章,着家人于第二天天亮前送通政司,他也不等诏书下来,即刻离京。

  崇祯皇帝知道他的委屈,感同身受,对他的无礼,竟亦不问!

  大明朝廷上闹出这等风波,前所未见!

  清流浊流狗咬狗,崇祯皇帝无计可施,一叶知秋,大臣们各怀心思,如之前所讲的一颗红心,二种准备。

  而东南府这边风光独好,一船船的移民自江南而来、自内陆而来、自北方、中原大地,自大明处处地方而来。

  涓涓细流,汇成大江。

  “领袖,我们东南府最新的人口统计,突破了五百万人!”陈衷纪高兴地道!

  “我们干得可真的是不赖啊!当浮一大白!”颜常武欣喜万分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