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73节 各有算计

第573节 各有算计

  东南军在消息先给首脑们知道,东南府的高层们弹冠相庆,向社会公布我军大胜消息,自然是万民欢腾!

  民间沸腾,欢喜无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颜大少深得军心民心,他胜利值得大肆庆贺,于是高官们聚于执政府向杨夫人庆贺,而民间则是当晚食肆爆满,大家置酒以贺,看当天报纸号外,灭亚齐二万五千人,二百多艘战舰,将其素丹斩首。

  大家读得号外,与荣有焉。

  而出使东南府的亚齐使臣克里木则悲愤交加,他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宾馆内外增加士兵和警察,将他们包围的原因。

  “我要见你们的总理陈大人!”克里木对东南府的外交人员道。

  “总理大人没空见你们!”东南府人道,然后宣布道:“因为与我方交战,我东南府宣布结束与你们的会谈,将你们驱逐出境,一天内必须离开!”

  任克里木抗议,亦是无效,所有的人都被软禁在宾馆城。

  第二天,亚齐人被押上马车,送往码头,那里有船等着他们。

  克里木悲愤无比,他知道亚齐这回大难临头了!

  在出使东南府,到达旭日城之后,东南府尚未限制他们的自由,他可到处参观,越看越是惊奇与害怕。

  东南府人富裕,气色很好,且多人运动锻炼,他们的军港克里木亦可看到,见到如此多的战舰,他就一连三天,每天发一份见闻录,声明对方军舰多兵多,且军心民心凝聚,万万不能轻易发动对柔佛的战争,致使对方有可乘之机。

  可是所有报告都石沉大海,最终等来的是亚齐兵败的消息!

  只觉得一股郁气盘旋,克里木一口血喷了出来!

  真是生生要被那些误国贼气死啊!

  ……

  金光满海,东南舰队与柔佛联合舰队正杀气腾腾,逼近亚齐海域。

  东南舰队十八艘战列舰、三十六艘巡航舰与五十二艘柔佛的龙舟船一道,矛头直指亚齐国都班达城。

  班达城位于苏门答腊岛的最西端,外面已经是印度洋了。

  亚齐人已经得知素丹兵败的消息,但天生悍的他们并不服输,聚众而战,拼凑出八十五艘战舰,当中包括四艘重型的“加利亚斯式”战舰!

  差不多上万人,牛气哄哄地出战。

  这就是亚齐人!

  颜常武在南海一号旗舰上用望远镜观察远处海面的亚齐船只,现在离接战还远着呢,风帆时期,从第一眼发现敌情到接战起码几个小时!

  哎,这可不是动力船和灰机的时代,慢慢喝茶和嚼奶糖吧。

  他微露笑意,到目前为止属于诸事顺遂,实乃可喜可贺!

  说实在话,颜大少不想直怼上亚齐,这个国家确实强盛,而且他们有气!

  太祖爷教过我们,这世间有两种敌人最难对付,一种就是钢多的敌人,例如花旗国,这家就是钱多,他家用导弹打帐篷,简直好象用鱼翅来口一般,你还没见他面,他就丢无数钢铁过来砸你,受不了!另一种敌人就是气多的敌人,譬如红军,那时他们与花旗军是另一个极端,小米加步枪,却打败了诸多武装胜过他们的敌人,是他们有气!

  胸中有气,人自坚强,就象现在的亚齐,骄傲蛮横,属于“狂战士”的范畴,打仗不怕死,惹起来是麻烦。

  亚齐人类似红军一般,上阵勇于冲锋,如果没有弄了那出“驱虎吞狼”,在风帆时代的战列舰时期,黑火药武器并不能完全占优,要是我们打上门,敌人龙舟船可以追上风帆船,来接舷战,三万多亚齐海军,真的是有得打,那得死多少华人哪。

  即使是如此,我方也战死了六百多人,伤一千五!

  花了几年功夫,总算有了个好结果,只待这一次打败那些残余分子,慢慢地宰杀他们罢。

  正思忖着,一群人过来了,领头的是戴维先生,他陪着几名土著,皆披甲戴头盔,背剑持矛拿盾的,虽然都是很强悍的样子,但一大串东西背着拿着来到东南府这条干净利索的大舰上,显出有点违和感。

  戴维先生介绍为首的土著中年人道:“这位是柔佛国的王子叶法,海军上将(相当于司令官)法立德!”

  叶法是个二十多岁,长得斯斯文文的年轻人,说话细声细气的地道:“见过执政官!”

  他这样的人,当然不能打仗,纯属来镀金。

  法立德长得高大,肌肉结实,头发象钢针一般,国字脸,脸色黝黑,颇具威严,他向颜大少弯腰鞠躬道:“法立德见过殿下!”

  “欢迎你们的到来!”颜常武摆摆手道,他的身份相当于对方的国君,无须客气。

  这次对战,柔佛人过舰来与颜常武商量对敌方略,听颜常武大包大揽地道:“……亚齐人这点人马,都不够我塞牙缝的,由我东南府独自对付就成了,如果敌人再多时,就有劳贵军了!”

  叶法和法立德大喜,来之前他们就担心对方又来驱虎吞狼,先用柔佛人打前锋,待两军相拼,伤亡惨重精疲力竭时,他们再来渔翁得利,没想到这么华人这么上道!

  既然不关他们的事,顶多是掠阵,于是柔佛人寒暄了一会儿就坐回自己的小船返回自己的舰队。

  小船上,都是心腹,叶法王子突然问道:“华人非我教众,亚齐是我教众,如今亚齐已败,华人占据优势,非我教之福!”

  “听闻华人在占据的诸地压制各族宗教,只可信奉什么妈祖教、佛教和道教,不信这三种教的人一概加收人头税,将来只怕对我教不利!”叶法王子担忧地道。

  “那王子殿下想怎么样?”法立德反问道。

  叶法王子咬牙道:“仿他们华人上回之事!”

  他这是要偷袭东南舰队!

  亚齐不足为患,反倒是东南府对于柔佛宗教的压力沉重如山,叶法王子是个虔诚的教徒,他不能够容忍发生这样的事情。

  很有诱惑力的想法,法立德淡然道:“王子殿下,我和你打个赌吧!”

  “什么赌?”叶法王子问。

  “华人舰队速胜,那么我们就不做什么,如果他们惨胜,那么我们就做些什么!”法立德如是说。

  之后的开战,让叶法知道了什么为姜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