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52节 在南京之面子之争

第552节 在南京之面子之争

  一个客人施施然道:“我出三十花枝!”

  既是雅事,不能说多少多少银子买董小宛,而是以一根花枝代十两银子,三十花枝表示三百两银子,乃是当红花魁的梳拢价码。

  当然不止这么少,客人们你一句我一言地出价。

  “三十一花枝!”

  “三十二花枝!”

  ……

  到了四十三花枝,这价钱不算低了,乃是冒襄出的。

  钱谦益出到四十四花枝,而徐小公爷则开到了四十五花枝。

  金百万举手道:“彦公子愿出三百花枝,欲行花好月圆美事。”

  意思就是说要三千两白银给董小宛赎身,结果被徐小公爷迎头痛击道:“金百万,这不合规矩吧!”

  金百万表达了他的意思,为日后给董小宛赎身作了铺垫,即时改口道:“那彦公子就出四十六花枝!”

  徐小公爷勃然道:“我出四十七花枝!”

  金百万淡然道:“彦公子出四十八花枝!”

  “我出四十九花枝!”徐小公爷站起来,一脚踏在椅子上,他也斜着眼睛,威胁道:“金百万,你敢跟我过不去?”

  “不敢!不敢!”金百万一边说不敢,一边却出价道:“五十花枝!”

  徐小公爷冷笑道:“好啊,金百万,我记得你了,我们走着瞧!”

  “嘿嘿,不敢当,等以后我给小公爷陪罪!”金百万面上堆笑,心中那个苦啊,真是两大之间难为小的了。

  徐小公爷想出最高价,不一定是花落他家,主要是面子,居然给东南府的一个黑和尚取得第一,让他极为恼火,想的是以后圈叉圈叉不识相的金百万!

  最终金百万代东南府的彥公子成功地以五十花枝取得优势,名列第一!

  出价排名依次为彥公子、徐小公爷、钱谦益、冒襄和一位关姓老板。

  接下来就是一群花枝招展美女上台跳舞暖场,而在后台,则是一场关系到董小宛命运的谈话正在进行中。

  “女儿啊!你想的是谁啊,跟妈妈说一声!”媚娘问道。

  “女儿……”董小宛皓齿轻咬,楚楚动人。

  彥公子,东南府来的黑和尚,不认识,CUT!

  徐小公爷,主要是投胎投得好,腹中一肚草包,光有钱没有用,亦CUT!

  钱谦益,是个雅客,既有闲情、闲暇,还有足够的财力,又不咸湿,惯带美女游山逛水,享受自然风情。

  对陪客出游,董小宛醉心于山水之间,并不觉得这等白发雅士有可憎之处,在旖旎风光的衬托下,她也容易涌动柔情,而真心真意地给客人以娇媚娇笑。

  至于冒襄,气节高傲而又风流自赏的高名才子,属于董小宛愿意倒贴的那种。

  关姓老板,熟客,很有钱!但董小宛严重BS他,盖因这位老板十分吝啬,舍不得花钱带她出去游玩,花了钱就想赚便宜的那种,不象钱谦益这样大方,百分百CUT!

  想来想去,终究是妞儿爱俏,就冒襄吧!

  “女儿选冒公子……”董小宛作出决定道。

  “好啊,不过,那东南府的彦公子出价最高,得安抚一下!”媚娘深思熟虑地道,她阅客千万,哪还不知道彦公子非常人也。

  她说了金百万不惧徐小公爷的威势,硬压他一头,出价最高的事情。

  董小宛也不傻得,连连点头道:“妈妈说得对。”

  “想个什么法子,让他知难而退?”

  媚娘想东南府人善做不多说,精于实务,少说诗赋,得,就这样办!

  于是她出去说道:“承蒙诸位贵客抬爱,今有五人入围,这位彦公子出价最高,本应雀屏中选,不过我女儿说了,她平生最爱诗词,愿闻彦公子大作,以作选择!”

  “对啊!就请彦公子洒墨宝,让我们领教领教!”人们起哄,他们可不乐意秦淮河花魁给一个外来的黑和尚弄走!

  又是徐小公爷出头,傲然地道:“东南府苦哈哈赚点银子不容易,就别献丑了。”

  大家都知道东南府的军力强劲,又有钱,但从没听说过他们有什么诗赋大作面世。

  “他行不行的?”

  “和尚会写诗,仿佛跳蚤头上跳!”有人即时来笑话了,其他人凑趣道:“怎讲?”

  “不可能!”那人说道。

  一想对啊,别人长发有跳蚤,和尚头上找跳蚤,这是不可能的,忍不住笑道:“兄真高明!”

  “东南府人有什么本事,他们只会赚钱!”

  “哈哈哈!”狂笑声响起,尤以徐小公爷格外嚣张。

  “外地人!”有人轻蔑地道。

  居然成了本地人对付外地人,入耳处尽是嘲笑和奚落声,颜大少这桌人:“……”

  金百万等人有钱是有钱,但对诗赋属于七窍通了六窍。

  那么跟来的清客凌濛初就派上用场,他说道:“我代我家公子……”

  他没说下去,因为颜大少扬起手掌,阻止他说话。

  然后颜大少长身而起道:“要说诗词嘛,当然是江南为天下第一,彦某也来班门弄斧,大家觉得好的,就叫声好,觉得不好的,就笑一笑!”

  大家静下来,听他缓缓地道:“我曾经去过长沙,有所得,请诸君一观!”

  媚娘让人拿来文房四宝,这时还没见大作出场,颜大少内部竟起内讧!

  凌濛初和红毛番戴维先生为谁给颜大少执笔而争起来,一个抢了笔,一个按着纸,两人如斗鸡般怒目而视,先前的结拜之情早付爪哇国矣!

  觉得有趣,顿时人们大笑不已。

  还是颜大少关照自己的好朋友,一锤定音道:“就让戴维先生来吧!”

  “OK!”戴维先生乐不可支地抓起笔来,准备就绪。

  所有的人洗耳恭听,起初一些诗词高人脸上尽是轻视之色,但他们听到颜大少所讲的,脸色渐变,继而大变!

  “我曾经周游诸地,到过长沙,偶有心得!”颜常武缓缓地道,他是不是真到过长沙?当然不是,但无妨他这么说。

  清朗的声音传来道:“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所记得的红朝太祖诗词一出,豪迈大气,无与伦比,谁人可及,谁人可挡,谁人可比?!

  江湖后浪推前浪,钱谦益滚一边去!

  冒襄的诗词,尽成小资,无病呻吟!

  戴维先生飞快书写,乃曹娥碑行楷体,笔力遒劲,流畅爽利,没想到一介鬼佬,竟然写得如此好书法。

  写完诗,不待吩咐,戴维先生取出颜大少的私章和自己私章,一一盖上。

  颜大少的章是“少阳品鉴”----少阳是颜大少的字。

  戴维先生的章则是“鸡蛋人恭上”------颜大少对戴维先生的说法,乃白皮黄心。

  再写上日期,至此完成。

  颜大少环顾四周,满意地道:“今晚已经尽兴,告辞!”

  潇洒地作了个圆圈揖,起身带头离开,竟对董小宛花落谁家丝毫不感兴趣!

  其余人鸦雀无声,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