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36节 大婆教小妾

第536节 大婆教小妾

  熊永媚其实以前也学习过政务处理,不怎么放在心上,现在要留下来,只好老老实实地学习,由杨莺儿手把手地教。

  “现在管理政务和军务,好管了许多!”杨莺儿说道。

  “因为都有计划,每年要做什么,一段时期要做什么,我们都开过大会讨论,畅所欲言,最终达成共识。”杨莺儿说道。

  是的,来自大天朝的颜大少,怎么会不来什么“三五计划”和什么“××长期规划”呢!

  “待大计划生成,就订制小计划,一年一个小目标,几年一个大目标,步步为劳,建设我们的……国家!“杨莺儿是巾帼不让须眉,知道东南府最终会立国。

  “行事依法依规,不可偏离法律法规,要以身作则,否则上行下效,法律订了没有用。”

  “如果觉得法律不适合,那就修改,或者出更正,进行释法,不能因法律有问题而践踏法律。”

  “一定要做预算,做好预算,执行预算,不出大偏差!”

  “军队第一重要,要收买军心,但同时亦要立下规矩,军队以服从军令为天职,必须服从军令,不得军令,不可调动!军人不可干政,任何军人敢于干政的,从快、从重、从严处理!这是天条!”

  “再有商人,商人有钱,给他们立的规矩就是商人赚他们的钱,按要求交税,政事、军务不关他们的事!这也是天条,哪一个官员与商人勾结的,同样是从快、从重、从严处理!”

  “要让他们怕你,如果不怕你,那么你的管治就有问题了!”

  “不要轻易表态,表态时要准确,尽量减少歧义。”

  杨莺儿淳淳教导,讲出了东南府行政和治军的精髓,熊永媚老实听教。

  她先是学习,然后学批文件,由杨莺儿与孙承宗进行评审她的得失。

  在同事的过程,熊永媚明白了孙承宗为何得到颜常武的信任,因为他大有谦谦君子之风,惯常以理服人而不是强压,例如为熊永媚批改她的“作业”时,写上一大堆评语,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应该这样,事例典故在哪里,都清清楚楚。

  她情不自禁对杨莺儿道:“姐姐,孙老大人来我们东南府,真帮了不少的忙啊!”

  “这就是气运!”杨莺儿说道:“诸多英雄豪杰齐聚,孙老大人恰逢其会!”

  “要懂得‘谋’与‘断’,作为指挥官,重点在于‘断’!”杨莺儿取出一份文件,乃是在台湾嘉义地区盐场扩大生产之事,出现两方面意见,一方认为目前东南府财政银根紧张,且大明市场有的饱和,有的难以进入,不易投入。

  另一方则认为可以开拓海外市场,争取多赚银子,例如出口到倭国和安南。

  说起来倭国在食盐方面有点苦B,虽然海岸线很长,可是光线不足,台风也喜欢照顾倭国,导致空有大海在侧,居然食盐缺乏。

  安南能够晒盐,质量奇差无比,也是一个出口的重要对象。

  杨莺儿的批示是看能够挤出的预算多少建设新盐场,没有最好,但却有最不坏;不求完美,只求有所进步。

  “夫君说过,这叫做小步快走!”

  “这世上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最不坏的选择!”杨莺儿告诫道:“不要以为自己选择得最好,很可能过上一阵子,再回过头来看时,你才发现你的选择很可笑!”

  “你亲眼见到的,不一定是事实。”

  她打开档案柜,取出两份机密卷宗,乃是《孙承宗投明案》,还有《斯托姆里通外国案》。

  这两位是谁?一个是东南府“资政”和“留守”,主持东南府政务,德高望重;洋人斯托姆归顺得很早,早已归化,成为东南府战争部副部长,主持东南府军务。

  两人分为军政首脑,真要是投降外方势力,对东南府打击之大,实在难以述说影响。

  熊永媚翻开卷宗,《孙承宗投明案》乃是一个冤案,所幸并未造成损失。

  东南府开埠,与海那边大明交往密切。

  作为大明前帝师,今东南府的重要官员的孙承宗,访客不少,其中有位辽人,叫做赵万山,举人出身,最近才过海到台湾来,客居台湾,依靠所携积蓄为生,他拜访孙承宗,多是请教学问,不说其他事。

  孙承宗为人古道热肠,提携后进,耐心作答。

  本来没什么,却不想赵万山一次过海时,给警察搜查出机密文件,有孙承宗亲笔书信,收信人叫做温体仁。

  温体仁,大明首辅!

  孙承宗的信中向温体仁坦承他是身在曹营身在汉,只待事机成熟,必揭竿而起,里应外合,大事可成!现附上机密文件两份。

  机密文件乃东南府的台湾兵力布防图,还有台湾经济数据。

  经查证,信的笔迹是孙承宗所为,机密文件也是真的,准确无误!

  拷打赵万山,他承认他受孙承宗委托,过海把文件和书信交给接应人。

  东南府情报局过海捉人,可惜落空,对方提前撤离。

  这下事情严重了,情报局卷宗到达杨莺儿案头,由她决定该采取什么行动,要动孙承宗这一级别的官员,必须由杨莺儿点头。

  “那后来你是怎么想的,姐姐?”看得熊永媚有种惊心动魄之感,立即追问道。

  “我想了一晚!”杨莺儿微微一笑道:“既想到君以国士待他,他必以国士待君;又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后来呢?”熊永媚催促道。

  “我直接找他来,给他看卷宗!”杨莺儿微笑道。

  “怎么样呢?”熊永媚急于追寻谜底,赶快问道。

  “他一看他的‘信’,就笑了,说是假的,当即重写一封信对比!”杨莺儿说道。

  卷宗里有两封字迹几乎一样的信,但给杨莺儿指出两封信中的不同,笔划细节不同,乃是伪造!

  重审赵万山,最终他承认他因家人给满清扣押,满清逼迫他行反间计,欲断东南府一条胳臂。

  那个教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满清官员,就叫做范文程!

  范文程不愧是满清忠狗,悍然出手,要是大明就会中招了,只是遇到了充满自信的东南府,挫败了他的阴谋!

  信是赵万山得到了孙承宗的字迹后伪造的,至于文件是他重金收买了东南府政府内部的抄写员传出来。

  于是案件告破,相关人员都给流放东南亚去了,没造成损失。

  “其实姐姐你还是信了孙老大人!”熊永媚指出道。

  “对,我是信了他,他这么老了,还不保守晚节,难道想做‘三姓家奴’?”杨莺儿微笑道。

  三姓家奴-----吕布,降了一个又一个的势力,而杨莺儿不相信孙承宗会这么厚颜无耻!

  至于红毛番斯托姆的案件则简单得多,乃是他接见荷兰老家来人,给人举报,后来查无实据,之后他就谨慎了许多。

  案件听得熊永媚津津有味,她觉得部下的忠诚非常重要,她请教杨莺儿,如何保证属下的忠诚。

  杨莺儿回答:“忠诚是太过珍贵美好的品质,在情人和朋友间或许存在,在上位者和部属之间,却没有资格去奢求。”

  只能收买其忠心,同时还要提防着他们!

  既要用,又要防!

  一旦你太过相信部下,那你大祸临头也就近了。

  “所以,上位者很难有朋友!”杨莺儿惆怅地道:“象夫君与戴维先生的朋友关系,是非常非常难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