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35节 媚媚犯事

第535节 媚媚犯事

  台湾,高雄,玉烟苑。

  这是一座建在近海山上的苑林,海雾一起,如在玉烟中似海外仙山,遂起名为玉烟苑,采取紫檀木建设的中式亭台楼阁,美轮美奂,室外就是绿地和鲜花,不过树木几乎没有,这是没办法的,主要是为了安全。

  做得人上人,就得失去赏木的自由。

  玉烟苑正是东南府老大颜常武的家室所在,主要由妻妾们居住,此时,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堂下,一众人等包括侍卫、侍从、侍女等分男女两边,分开行刑,男的给打皮鞭,女的给打屁股,打得啪啪作响,虽然挨打,多数忍着,不敢作声。

  要是他们哭嚎出来,就意味着他们连点小痛都都忍不了,要来何用?!

  挨打完了,一干男女还得向着堂上叩谢道:“谢夫人赏打!”

  而在堂上,正上演一出大婆教训小妾的这种封建社会常见的事情!

  颜大少正室杨莺儿管教妾室熊永媚!

  妾室包括了双儿、颜赵氏、来自倭国的樱姬、朝鲜的端庄淑郡主,还有倒霉蛋熊永媚。

  熊永媚一身素衣,不过人长得实在漂亮,瓜子脸蛋儿嫣红小嘴,十指纤纤,哪怕嘟长嘴跪在地上受训也是清丽脱俗。

  她自寻麻烦!

  在诸妾室中,她最活泼,经常甜甜地叫颜大少是“大叔”,倒是甚得大叔颜大少的欢心。

  昨天她出行惹了一桩事儿,本来颜家女人出行,都是坐马车,侍卫封路,她出行骑马,喜欢纵快马飞奔,那是下午她正打马赶回玉烟苑,都来不及封路。

  要是封了路,那就没她的事了,谁惹她谁倒霉。

  玉烟苑本为度假之地,来往的人并不多,不想路上横过马路出来一个老妇人!

  熊永媚的马速过快,绕是她骑术精湛,还是把老妇人给撞着了。

  撞得老妇人双腿折断,更倒霉的是,那个老妇人有三个孙子在军队里,分别是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

  当然,她三个孙子不可能造反,要是在大明,以颜大少如日中天的地位,他小妾别说是撞人,就算是杀个把人都不会有事。

  踢伤了人,熊永媚根本不当一回事就跑开了,她的随从被她甩掉,来不及赶到的时候,老妇人被路上的警察送院治疗。

  熊永媚不当一回事,盖因她以前在广州城和肇庆城(两广总督的两个驻地)做熊家小姐时也是这样横行霸道的。

  颜家贤慧的当家主妇杨夫人得知此事后,给了熊永媚一个教训,如此向老妇人一家有个交代。

  着府内长史以杨夫人的名义向老妇人道歉!

  老妇人所有的医药费由熊永媚出,再罚她银子作老妇人的营养费。

  “媚媚乃夫君所爱,不可上刑,然而有过错该罚,罚媚媚抄《东南府治安处罚条例》十遍,闭门思过三个月,家用半年!罚其身边人代其受刑,身边人保护不力,不作劝谏,处置不力,侍卫每人赏二十鞭,侍从每人赏十鞭,侍女则是每人赏五板!”

  此结果向社会公布!

  其实处罚还是很轻的,但熊永媚觉得大丢面子,只得嘟长了嘴听大婆教训道:“夫君说过,为人君者,当兢兢业业,心存畏惧之心,时时警醒,不可乱来!如若乱来,待量变转为质变,祸事不远矣!”

  “我东南府以法治治邦,既然行法,自当执法,若上位者都不按法律办事,则法律有何用!”

  “出事逃离的处罚,你应当感谢你的身份,否则不止这些教训!”

  “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不可不谨慎,莫让战士流血又流泪,失了民心,万劫不复!”

  ……

  熊永媚听着杨莺儿教导,翻个白眼,暗叹一口气:“唉,真啰嗦,比我娘还啰嗦!”

  总算受训完,从地上爬起来,说了一句门面话:“谢谢夫人教诲,媚媚知错了!”

  然后逐个妾室发言,不外乎就是说坚决支持大婆的行动,深受教诲,决心不犯同样错误。

  不过其余四妾室中,双儿早熟且忙碌,最为低调,而颜赵氏年龄最大,早过了发颠的时期,再有樱姬和端庄淑郡主来自海外,行事保守谨慎,规行矩步的,唯有熊永媚闹出事来。

  于是大家散了,熊永媚返回她所居的粤福楼-----东南府现在流行成套居室,而不是那种古代的殿堂用来家居,居室内有主人房、书房、客厅、健身房、卫生间、小厨房等等,十分舒适。

  回到客厅一屁股坐下来,悻悻地道:“跪了这么久,累死我了,”

  “小姐,你还能坐,我都不坐不了了!”熊永媚的贴身侍女小月儿不满地道,作为小姐的贴身侍女她逃不得处罚,屁股上挨了五大板,火辣辣地痛,可怜她都没受过这种痛苦,又不能叫,强挨着,十分委屈。

  “小姐,我们跟着你,不求人前显贵,至少也不能挨打啊!”小月儿唠叨道,她是小姐的陪嫁,情分不同,敢说话。

  “行了,行了,挨打的人,按次数,二十皮鞭的赏二十个银元,其它的类推!”熊永媚不耐烦地道,挥挥手让小月儿出去传话。

  一分钟刚过,小月儿飞也似的回来,熊永媚正奇怪她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小月儿慌慌张张地道:“小姐,快起来,夫人来了!”

  这里能够称夫人的只有大婆杨氏,熊永媚只好站起来,带人前去迎接杨莺儿。

  “见过姐姐!”熊永媚行礼道。

  “好,妹妹!”杨莺儿进入客厅,与熊永媚各自坐下。

  “你们都退下!”杨莺儿交代两边的人道,于是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女人。

  熊永媚正襟而坐假正经,准备听大婆训话,心中哀叹做人小妾真歹命!

  岂料杨莺儿根本不提先前的事,而是说道:“夫君快要回来了!快船送来了消息。”

  “啊!那太好了!”熊永媚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

  别看她叫她老公是“大叔”长“大叔”短的,事实上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大叔的!

  封建社会等级森严,熊永媚在娘家里看到规矩特别多,象她这样的小妾,在家里正厅连坐下的权利都没有,而她这个熊家小姐却有这个权利!

  唯有大叔这里,她得到了很多的宽容,单说一个“笑”字,古代讲究贵妇小姐要笑不露齿,不可放声大笑,否则就是家教不严,当受家法!而跟着她的大叔,她爱笑就笑,爱怎么颠就怎么颠,大叔都宠她爱她,而且不用缠足,实在是开心!

  “看你看你,藏不住心事,要矜持!”杨莺儿无奈地道。

  “是,姐姐!”熊永媚唯有接受道,不过一分钟就忘记了,爬到了杨莺儿的身边摇她的手臂道:“怎么样?”

  “他回来之后,处理一些事情,同时准备我们离开台湾行省,搬到爪哇去。”杨莺儿述说情况道。

  “那太好了!”熊永媚说道,渐渐地她的脸拉长了。

  “不是要把我留下来吧!”她不爽地道。

  “是的,留你下来,三年一换!”杨莺儿严肃地道:“夫君说过,能够信得过的人只有二种,一是死人,第二个是自己人!”

  “台湾极为重要,联系大陆与东南亚,又经营日久,绝对不能舍弃,必须留人镇守,留家里人在此!”杨莺儿告诉她道。

  又说到一句至关名言:“没有谁会比你更关心你的钱!”

  “唉!”熊永媚情绪低落!

  “为了夫君,为了这个家,更是为了这个国,你必须懂事,懂得做闽南人的媳妇!”杨莺儿说道。

  闽南人的媳妇确实不好做,闽南男人多数出海,跑商打鱼,长久不在家里,闽南女人在家操持家务,独守空房,只是现在杨莺儿和熊永媚的家也未免太“大”了。

  杨莺儿与她分析道:“双儿管着情报系统,不会让她出面管理事务的,颜张氏和两个外国夫人都不太合适管理事务,只有你,根正苗红,你在台湾行省最合适不过。”

  “我明白了,听姐姐的话!”熊永媚说道。

  “明天起,你就跟着姐姐一起学习政务处理吧!”杨莺儿吩咐道。

  “是!”熊永媚应允。

  第二天,夫人政务办公室添多了一张办公桌和椅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