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32节 熊文灿破张献忠

第532节 熊文灿破张献忠

  熊文灿是有钱人最怕死,乃大起粤兵,带了二千火枪兵,装备的都是东南府的燧发枪,训练大纲是东南府给的,逐条训练过关,军官也去东南府军校进修过,统兵大将正是东南府颜田,领了个大明总兵头衔。

  再有二十四门六磅行军炮和二十四门一磅炮,炮兵为五百人。

  又有三千盾牌兵,用的盾牌乃是藤牌加上阻燃剂,十分轻便。

  熊文灿这家伙带粤兵,然而亲卫队二百人却是闽兵,纯属东南府正规军转职而来。

  因为是颜大少的岳父,颜大少给闽兵们下达如此指令:“要是熊文灿死了,他们没死,皆斩!”

  于是这伙闽兵的忠诚没得说了,比起粤兵更放心!

  有这等精兵,他们动作很快,进抵安庆,此时崇祯皇帝中官刘元斌、卢九德监勇卫营军者亦至,召集诸军陆续赶到。

  且说刘元斌、卢九德两个TJ进粤军军营,受到惊吓!

  因为粤军方阵排列整齐,横是一条线、竖是一条线、直也是一条线!

  粤军军制仿东南府,而东南府治军严明,首重军姿!

  军人就得象军人的样,他们膀大腰圆,士兵年轻都不超过二十五岁,皆虎卉之士也!

  粤兵服役只三年,到期即退役,年轻有活力,显示出的精神蓬勃向上,其余到来的明军无一比得上他们的精神面貌。

  而且他们装备精良,燧发枪、西洋行军炮、还人人护甲,戴头盔!

  诸军将到达,见粤军如此精锐,顿时士气振奋无比。

  等不等洪承畴、曹变蛟(两个猛人哦)应召而来,熊文灿立即督促军队,与张献忠战于南阳!

  粤军近六千人摆在中军,二千盾牌兵在前,二千火枪兵后,接下来是火炮,再一千盾牌兵为后备队,这一千盾牌兵的前面则是熊文灿和两监军中官,他们打起罗伞,干脆在山坡上坐下来观战,颜田则在前军指挥。

  再有边将冯举、苗有才为左翼,京营将黄得功等为右翼,各率军五千,合计万六人。

  而张献忠(别号八大王)、万庆(别号射塌天)、罗汝才(别号曹操)、贺一龙(别号革里眼)等多达十三家妖魔鬼怪超过十万,看上去声势浩大,如汪洋大海一般。

  然而一旦开战,即时原形毕露。

  “杀啊!”农民军蜂拥而来,他们手里的兵器多是木棒,甚至赤手空拳,拿着金属兵器的不多,只是仗着人多,疯狂地冲来。

  他们的装甲,就是布衣,甚至是皮肤-----衣服都没得穿。

  这哪是兵,纯属没经过训练的老百姓。

  说他们的贼头,性喜流窜,挟持民众参军,大量人员上阵,十分吓人,只是遇到精锐的官军时,那来再多都是送菜。

  “放!”伴随着颜田一声令下,东南军的火炮猛烈开火,火枪密集射击,霰弹和子弹扫过,农民军大片倒下,没死的人纷纷向后逃去,闹哄哄地向后逃。

  “前进!”颜田见此情况,竟然下令军队直接推进!

  一般地,火枪兵偏重于防,多用于消耗敌人进攻态势后才转入反攻。

  两军都没打上几下子,农民军没死多少人,粤军就转入进攻?!

  中官卢九德知兵,见状不禁跳脚:“岂能这样用兵的?”

  而熊文灿则淡定无比地道:“本官的指挥权下达给前线指挥官,不必多说,中使(对TJ的尊称)尽可静候佳音即可。”

  卢九德哪能安稳,不过很快他就见到了最精彩的一幕!

  盾牌兵拒敌!把农民军顶在阵外;

  火炮延伸射击,和火枪实施弹幕射击,密集的弹丸打得农民军成排倒下。

  当农民军聚多时,就请他们吃大炸弹!

  当空乱甩手榴弹和毒气弹,打得非常的热闹!

  农民军崩阵!

  前军咳嗽着、哭着喊着,纷纷向后逃跑,立刻让自己雄厚的中军被他们冲了个落花流水,想不阵脚大乱都不行了,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无法组织起进攻,只能眼睁睁的看到弹丸飞过,农民军像是被大风袭过的稻浪,成排成排地倒下。

  于是大溃!

  张献忠这些鸟人都是不讲义气的,见势不妙,他们不是步兵,有码的,于是打马就跑!

  其他小贼见贼头都跑了,哪还会傻到挨枪子儿,一哄而散!

  看到漫山遍野散开的农民军,刘元斌、卢九德眼直了,而熊文灿满意地道:“传本官之令,左右翼与中军一起出击!”

  打顺风仗谁不会啊,官军沿途追杀,可怜农民军许多人因为吃不饱,跑着跑着中途没了力气,给官军追上,幸运的事情发生了!

  官军纳降,民众只要蹲在地上,一个不杀!

  熊文灿拈须微笑,道貌岸然地道:“都是我大明子民,被挟制而已,饶他们一命吧!”

  刘元斌惊叹不已,不禁赞道:“熊大人真仁义也!”

  要知道官军向来够狠,经常杀良冒功,你当熊文灿真的是这么好心?

  这家伙是以青壮年一人一个银元,妇孺十人一个银元的价钱,把俘虏当作卖猪仔卖给东南府,将他们背井离乡,送东南亚开荒!

  终究还是没杀这么多人!

  熊文灿大获全胜,枪杀炮轰五千人,俘二万五千人!

  老熊会做人,把卖猪仔的钱分一些给诸军,他们欢声雷动,皆称老熊是好官。

  张献忠出逃,熊文灿分遣诸将追杀之。

  知道粤军犀利,各路官军似吃了定心丸,努力追剿,农民军望风而遁,一时间形势大好。

  ……

  大帐里,刘元斌和卢九德共同起草给皇帝的奏折,报告监军事宜,而熊文灿早就露布报捷,送捷报上京师了。

  “熊大人果然是马到功成,早就应该起用他了!”刘元斌兴奋地道。

  卢九德摇头道:“熊大人并未上阵指挥,起作用的是他的部将颜田,我听闻,那是来自东南府的将军,是东南侯的亲戚!”

  “人家善于将将,也是他的优点哪!”刘元斌仁厚地道。

  两TJ不禁默然。

  他们都在宫中,消息灵通,知道颜常武的名字代表的是什么!

  熊文灿居然用谋逆之人的部将为指挥官,而他是如此慓悍,一叶知秋,想想东南军就可怕!

  ……

  官军士气旺盛,屡战屡胜,而农民军狼奔豕突,四处逃散,任由宰割!

  形势一片大好,摆在熊文灿面前的是将采取什么策略,是彻底地消灭农民军,还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