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28节 代号“老鬼”

第528节 代号“老鬼”

  文莱的港口里先前被凿沉的船只已被清理完毕,经过疏通后,船只进港。

  上人下人,御货装货,船来船往,忙碌得很。

  客货两用船“东南豪杰102”号的甲板上,前文莱御花园花工姚保宣老人正在逗着小孙儿玩:“别哭,别哭,回家爷爷就带你看大屋!”

  船工忙着做开航的准备,船老大陈亚水想给姚保宣递烟,他谢绝了,说道:“养花人不能抽烟,否则花会不喜欢的!”

  “大哥果然高雅,我们这些海里承妈祖娘娘赏饭吃的人佩服!”陈亚水也不抽烟了,与他吹牛道:“大哥是泉州人?”

  “正是!”姚保宣点头道。

  “我漳州人!”陈亚水说道,让姚保宣脸上抽筋一下。

  过来人都知道漳泉两州人不对板,一个说“泉兴”,另一个说‘兴漳灭泉’,两州以前械斗的规模比倭国战国时代的什么织田信长对战武田信玄的规模还要大!

  陈亚水走惯江湖,哪还不知道他想什么,干笑一声道:“别多想,现在我们都在金铜老爷座下讨活,他不喜欢我们打架,要打,就打东南亚猴子去!”

  “对!对!”

  金铜老爷,是民间对于颜大少的称呼,他乃妈祖娘娘座下的金铜童子,是财神,他一来就让大家都发财了。

  不能说“童子”,因此尊称“老爷”。

  陈亚水滔滔不绝地说起泉州的变化:“城里都硬底化了,还挖了下水道,下雨天一点都不浸的,城里的变化都仿我们东南府的,有商业街、美食街,开设了三家大酒店,道路也拓宽了,还有城管、保洁上街……”

  想想,大明的地盘上出现城管、保洁这些东南府的单位,真有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觉。

  东南府在闽省的势力极大,闽省官员们普遍领两份工资,一份是大明给的,另一份是东南府发的,大明的官府只是少挂一个牌子:“东南府驻*州办事处”!

  至于江浙、粤省,粤省总督熊文灿是东南府老大的岳丈,政策几乎都照搬东南府的,发展经济,保障民生,而江浙地方走私得异常猖獗,官员们普遍自建船队运货出洋,都没心做官,只想着自己的生意!

  听得姚保宣感慨地道:“老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哪!”

  让陈亚水对他刮目相看地道:“没想到大哥还进过学啊!”

  “哪里,哪里,小时候在私塾里念过几年。”姚保宣谦逊地道。

  还是要感谢读过书,姚保宣可以出口成章,让那些东南亚猴子十分钦敬,视为天朝上国,有利于姚保宣工作的开展。

  “我们没读过书,吃了很大的亏,但泉州和漳州都开了小学,只要来读书的,小学里包早餐和中餐,要是不急着回去,晚餐都包了!”陈亚水说道:“城里的小孩子都去读小学了,从小就识字!”

  “这是德政啊!是我东南府兴办的?”姚保宣惊喜地道。

  “正是!”陈亚水说道。

  这是件好事,无缝对接,闽省青年过海峡到台湾去,立即就能派上用场。

  正说着,一队人驴过来了。

  来的是东南府军队,骑在驴上,那驴矮小,人高大,伸直腿可以到地,嗯,他们站在地上,脚落地,足够力气,可以把驴子四蹄腾空,真是十分地可笑。

  不过看到他们荷枪实弹的,谁都不敢笑他们,他们就匀速到达了码头上“东南豪杰102”号边,为首的军官叫道:“姚老丈请留步!”

  “找你的!”陈亚水拍拍姚保宣后离开,他并不担心军人们会对姚保宣不利,这年头,东南军是怎么一回事,民众都很清楚。

  不过,那个军官有一颗将星,官不小啊!

  “我是来说声谢谢的!”周全斌握住姚保宣的手,由衷地道。

  姚保宣诈糊涂地道:“谢我作甚至,我也没做什么啊!”

  见旁边无闲人听他们说话,周全斌呵呵笑道:“我奉了我们甘总督和洪长官之命,向您道谢!”

  他低声道:“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姚保宣的脸严肃起来了,他淡淡地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不应给人知晓,你就不应该来的!”

  他承认了他的身份!

  姚保宣,正是东南府的特工!

  且说这次甘辉平定文莱,进展异常顺利,尤其是敌酋贾巴尔和塔勒之死,死得离奇,扑溯迷离,为什么他们两边的臣子反水得如此坚决?

  甘辉是个智者,定下心来一想,就发现了一个老头在里面的作用,十分可疑。

  姚保宣,华人,前文莱御花园花工,在攻略文莱时穿针引线。

  东南府攻文莱,事先进行撤侨,他没走。

  普通华人最怕兵火,有得走居然不走?!

  接着跟随塔勒王子,如此大胆地带着文莱人与东南军谈和。

  接下来在收买希沙木打死塔勒起到作用,甚至在收买塔立格干掉贾巴尔时,也有姚保宣的身影。

  而且,当塔勒与贾巴尔死掉之后,文莱人不敢招惹这些事情,东南军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就是姚保宣出来收敛了两酋首尸体下葬,一点都不怕事。

  答案呼之欲出,姚保宣,东南府秘密战线的成员,是甘辉、洪煕官和周全斌的战友!

  姚保宣准备回乡,甘辉知道此去一别,难以相见,特命周全斌来说一声谢谢!

  不能多说,千言万语,只能化为一声“谢谢”,还有周全斌的一个庄严的军礼!

  周全斌表面上送了二十个银元作为临别赠礼,实际上秘密送了一张银行汇票,为黄金一百两,回泉州银行可以兑换。

  所以姚保宣回到船舱里,把财产交给儿媳保管时,儿媳识字,看到了那张银票,吓了一跳,给姚保宣作了一个止声的动作。

  他在舱内坐下,心潮澎湃:终于完成任务了!

  姚保宣,代号“老鬼”,东南府情报局驻文莱情报站站长,奉命潜伏文莱,收集情报,完成任务!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在东南府席卷东南亚的大潮中,究竟有多少个情报员为了东南府大业而奋斗,保驾护航,立下了不朽的功绩!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献出鲜血和生命。

  正因为有他们的奉献,东南府大业才如此顺利,减少了许多损失

  不会公开他们的事绩,他们的名字永远地留在了历史的秘密档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