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24节 哪里都有吴三桂!

第524节 哪里都有吴三桂!

  且说甘辉在婆罗洲浪,闲暇刷土著小怪,很快他得到了新的任命:婆罗洲总督!

  此正式任命为“甘辉总督婆罗洲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从而军政一把抓。

  对待土著,他手腕铁血,恩威并施,当地土著对他奉若神明。

  同时他又进行接待新移民接待、淘金、地方建设等,干得有声有色,新移民数量月月增、淘金矿区不断伸展,金山城和诸城镇的防御工事、市政建设都在忙乎着。

  现在还没有到排排坐吃果果的时候,干就一个字,狠干就二个字,拼命干就三个字,甘辉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每天下部队、到工地、白天开会晚上批改文件,甚至来星期天的义务劳动,虽然辛苦却甘之如饴。

  上行下效,所有的人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大家都很努力地工作,然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消息。

  文莱二王子麦哈乃德VS王叔贾巴尔打出了结果!

  麦哈乃德败亡,死于非命,贾巴尔正式登上素丹大位。

  他还没有坐稳三天,东南军大队人马杀到,以大炮向他热烈庆祝!

  就在文莱城的对出海面上,舰队更见雄厚,兵力更强!

  不过贾巴尔明显是个老手,比前任素丹阿丹贾里鲁阿巴更狠,阿丹贾里鲁阿巴以为华人是仁义之师,遂把文莱城让给了东南军,结果狼心狗肺的东南军没抢没砸,却把他羞辱一个到家,贾巴尔则比他狠得多了。

  “你说什么?”以冷静著称的甘辉失去了往日的镇静,追问作战参谋道。

  作战参谋遂重复一遍道:“文莱人火烧了文莱城!”

  甘辉喃喃地道:“这回可不好办啊!”

  照他看来,成大事者成功的诀窍之一是对敌人狠,对自己人狠,对自己同样狠!

  敢于弃城并烈火焚城,够狠!

  这可是他们的都城!

  就拿甘辉的老大来说,他对自己狠,狠到身上带的钱都不如侍卫的钱多!

  他能够把赚来的上千万的银元全部花掉,自己只吃四菜一汤,不修宫室不广纳姬妾,穿的衣服永远是军装,住的别墅是原生态的那种-----他舍不得吃和穿,没钱装修,把每一个铜板都投入了军队、子民的福利和投资里!

  这就是他的狠,所以他成功了。

  而贾巴尔同样对自己狠,所以他不容易对付。

  果不其然,东南军登陆后,文莱人根本不与之战,他们缩在丛林中,待你往里前进,他们就来偷袭你,夜间叫你起来屙夜尿,在你落单的时候来进攻你,设置陷阱,伏击,绝对不与你硬战,就在那里拖垮你,此乃丛林地区对付侵者的不二法门,甚至环境比人更可怕。

  要不是东南军中以大陆东南地区的人居多,占了半边地利,当地的气候环境就已经足以助文莱人取胜,尽管如此,东南军中好些北人患病,不得不上舰队的医疗船上休养。

  “他们使用了毒箭和毒矛!”作战参谋脸色严峻地对长官们道。

  热带丛林里的毒物甚多,什么毒箭木、蛇毒、蟾蜍毒等等,有的毒素甚烈,人被射中后,其毒素进入血液,见血封喉,若不加以处理很快就中毒而死。

  东南军的军医系统强大,那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剧毒真的打中战士们身上,很多都给东南军的医生、护士、医护兵解除,甚至有经验的老兵们也可以自救。

  拿中了蛇毒毒箭来说,第一时间拿掉箭头,切割伤口并进行清洗,还是有很大的机率逃出生天的。

  而且东南府战争部、卫生防疫司绝对不是吃素的,对得到的每一种毒素都进行分析,破解,毒箭和毒矛没有所吹嘘的那么厉害,实际上死的人很少。

  但终究给官兵们带来困扰,搞得束手缚脚的-----比方说,中毒箭后,要即时抢救,绝对不能跑,如果跑,血流加速,死得更快。

  这样一来,大家不能放开手脚打仗,时刻提防着不知哪里飞出一箭。

  事情棘手了,甘辉和洪熙官都有点挠头。

  岂能让文莱人胡来!甘辉发狠的话,向爪哇求援,获得强援,遂行那种铁壁合围战术,肯定胜利,问题是花费巨大、旷日持久。

  只是如此,就不显出我甘大参谋长的能耐来了!

  进退两难之际,营地值星官说有老乡来拜访,还带来了几个文莱人。

  老乡,指的是华人,在文莱的地方打仗,还有老乡?老乡带文莱人来,倒是稀奇,甘辉亲自来看个究竟。

  卫兵把人领进来,为首的是个老头,看似很淡定的样子,如假包换的华人。

  与他同行的则有三个文莱人,衣着质地不差,乃是中国的丝绸,只是应该穿得久了,显得有点旧旧的样子。

  进来的时候都经过搜身,甘辉四周保护严密,不怕有什么妖蛾子发生。

  “长官您好,我是姚保宣,泉州人!”那人作揖,操着一口纯正的地方口音道。

  泉州人,一定程度就是他的护身符,只要是闽省人都得到东南府上上下下的另眼相待。

  “我是总督甘辉,姚老丈请坐,大家也坐吧,来者都是客!”甘辉说道,着勤务兵送茶水上来。

  见他态度和蔼,四人安稳坐下。

  三个文莱人心忖东南府军队果真是仁义之师,军队不拢民,以礼相待,不愧是王师!

  姚保宣开口说起他的经历来,原来他在文莱讨活,属于初代到此的汉人,很早就到了文莱,干的工作有点清雅----替素丹种花,弄得御花园里繁花似锦,装点素丹门面。

  土著们懒得出骨,又IQ零蛋,连花草树木都不懂得伺候,姚保宣成了御花园的花工头,工钱不少,因此很是尽心尽力。

  东南军进攻之前,实际上进行了撤侨,但姚保宣没走,随着素丹的侍从们撤到内陆,然后经历了王子之间战斗,王子与王叔之间的战斗,现奉大王子努勒之命,领三位文莱的贵人前来洽谈!

  大王子努勒!

  这家伙与二王子麦哈乃德争斗落败出逃,反倒保住小命,躲在内陆地区,收集人马和粮草,筹划反攻,不时派人打探消息。

  他见东南军过来与王叔贾巴尔争斗,心中大喜,巴不得两个恶棍斗个两败俱伤最好不过。

  当他知道两军战况后,反倒坐不住。

  照他想来,贾巴尔的战术对头,东南军处在打不着贾巴尔的状态,假以时日,如果东南军耐不住了,要不速败,要不灰溜溜地夹起尾巴爬走。

  努勒替东南军着急了!

  他还有班底,与近臣们商量起来,相比之下,贾巴尔比东南军更可恶。

  东南军不过是强盗,而贾巴尔则可恶万分,他是篡位者、杀父仇人-----努勒宣称贾巴尔杀了前任素丹、杀弟仇人------尽管努勒与其弟麦哈乃德之间毫无亲情大打出手,但无碍于他现在秀兄弟友爱!

  一旦贾巴尔打败东南军,他在文莱的威望将如日中天,从而彻底坐稳素丹之位。

  努勒就大势已去,再无机会,只能俯首贴耳!

  问题是努勒想降,贾巴尔会放过他?努勒的结局哪怕再傻的土著也会想得到。

  狗急跳墙的努勒想来想去,派人与东南军接洽,要求谈和!

  果然,什么地方都有会认贼作父,引敌军入关的吴三桂啊!

  公元1637年的吴三桂大叫道:“这锅咱不背,现在劳资还在锦州前线抵抗黄台吉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