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20节 毕懋康的听闻

第520节 毕懋康的听闻

  金山港永远是那么的繁忙,一条快船靠港,码头上还有其它的班船,下船的人、上船的人,接人运货的人,各种服饰,各种口音,码头上一片的喧哗。

  快船下船的客人中有一位清雅的儒者,穿着道袍,走路悠闲,明摆着是大陆那边过来的人。

  他除了带着一个小厮和二个家仆,却有四个梳着板寸头的穿着中山装和西裤的精壮汉子跟随,有点眼力的人就看得出来他们是“体制”里的人,营养好强壮结实,傲气十足,因为他们背后是极为强大的一个体制。

  所以码头上的那些走偏门的家伙们目光精灵得很,就不打扰他们了。

  是的,正是毕懋康,字孟侯,号东郊,歙县上路人,中国明朝官员、武器专家。弱冠即工古文辞,善画山水,宗王维富春笔意。少司徒方宏静、少司马汪道昆、少傅许国一见而异,引为忘年友。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后累迁广西道监察御史、右佥都御史、陕西巡按、山东巡盐御史。陕西旱灾,广设粥厂,大放仓廪,流民渐复其业,全活约1.5万人。四十二年,建历山书院,为当时济南最大书院。

  后遭宦官魏忠贤排挤、御史王际逵弹劾,遂被削籍。崇祯初年,起用为南京通政使,升兵部右侍郎,旋自免归。辞别时,崇祯帝命制武刚车、神飞炮等。械成后,编辑《军器图说》以进崇祯帝。因功升南京户部右侍郎,总督粮厘,不与宦官同流告归。

  懋康雅负器局,扬历中外,与族兄懋良并有清誉,称“二毕”。

  所撰《军器图说》。此书不分卷。有附图。书前有门人张继孟序,侄登辅小引、侄登翰跋与作者自序,自序署曰:“崇祯八年七月二十日原兵部右侍郎今致仕臣毕懋康谨对”。本书:“罗列各种火器、毒弩,图文并举,叙说军器之制造,使用与威力。书中云:“夷虏所最畏于中国者,火器也”。

  他曾为兵部右侍郎、户部右侍郎双料侍郎,乃是务实的官员,又能治学,国学渊博,民间的影响力很大。

  这样的传统的仕大夫,顶级大佬,自然不是颜小贼头所能召唤而来的,给的是孙承宗的面子,前去东南府爪哇投效。

  孙承宗知道毕懋康有才能,遂以信诚心相邀,毕懋康静极思动,赴台湾与孙承宗见面,然后由孙承宗引见,见了杨夫人,应对得当,认同东南府理念,志同道合,杨夫人遂拨了一条专船,送他和其他人士赶往爪哇,想请颜常武任用。

  专门派了侍卫随船保护,那四个中山装男就是。

  路途经金山城,听闻淘金狂潮起,毕懋康下船体验生活。

  金山城的基建正在大力开展,到处都是工地,毕懋康闲逛了一下,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看,只是人来人往,一派繁忙兴旺的景象。

  东南府的市政建设都有“菜篮子”、“步行街”和“美食街”之类的设置,因此中午饭点时,毕懋康去了一趟“美食街”,发现食物充足,客流量大,过往人精神良好,显示出东南府的富足,不由得暗暗点头。

  这东南府的主策略有二:富与强,强是其军力强大,富是财政富裕、全民皆富,固然上层吃得油水足足,下层也能够吃饭,甚至吃好。

  毕懋康的投靠,不仅仅是孙承宗说得动他,而看到东南府的那种欣欣向荣的景象打动了他,可谓是大治,于是毕懋康就识事务者为俊杰了!

  美食街的食物品种丰富,与东南菜式差不多,只是放的香料更多,毕竟这里出产香料,同时天气炎热胜过台湾那边。

  叫掌柜点上那些拿手的菜,与大家一起坐下吃饭。

  如果在大陆,毕懋康坐雅座,其他人是不能与他同台吃饭的,毕竟他的地位摆在那里。

  而东南府就没那么讲究了,设的雅座少,都给坐满了,同时座位也少,毕懋康没办法计较。

  大家都知道国人向来喜欢吆喝,大声嚷嚷,隔壁的一桌人的声音引起了毕懋康的兴趣。

  说话的人应该是个理发师吧,他说道:“……那个满头红毛、胡子拉碴,好象个野人的红毛番进入我店里来,说要刮胡子,理个发,我先问他有没有钱?他说没有,我就就叫他滚!”

  “红毛番会说汉语?”有人不相信地道。

  “他会说汉语,不过说得很生硬,但还是能够听得懂,他要我给他理发,报酬是,从他胡子里得到的东西都归我,我听了觉得新奇,就依了他!”

  “他叫我把他刮下的每根胡子、剪下的每根头发都掉盆子里,要我小心,胡子头发全都掉进盆里。然后他叫我弄来水!”

  “弄来水又怎么样?”旁人催促他问道。

  “水倒进盆里,他把那乱麻麻的头发胡须在水里摇动,摇到每一个小颗粒都从头发胡须里漂洗出来为止,然后再把漂洗出来的东西舀出沉淀,把余下的沙粒簸出来,伙计们,你知道我从那个红毛番那里得到了多少?”

  “多少?”大家急着问道。

  “价值二个银元的金子!”理发师说道。

  “哗!”对这等新奇事,众人哗然。

  这时店里的伙计正好经过,听到他们这么说,就对他们说道:“那些红毛番挺有钱的,他们进来我店里吃饭,我承认,我是狗眼看人低,看他们衣服破旧的样子,就给他们弄来腊肉和大白菜,结果给他们拿出金子袋子来,砰的一声砸在桌子上,说道什么好吃的就拿什么吃,最贵的,最好吃的!然后我们掌柜就说了,这些人要啥就给啥,他们富得很,衣服上里里外外都是碎金块,每个人还有一大袋砂金!”

  “哦!”大家一起惊叹。

  一个样子应该是新移民的问道:“他们这么多钱带上街道上,不怕抢吗?”

  “抢?”众人以BS的目光看着那个新移民道:“没见到街道上的骑警、巡警、军装警察还有便衣警察,你一敢动手,立即捉去挖金子,挖到你一辈子都不想再干坏事了!”

  “红毛番怎么可以挖金子?这些金子可是我们的!”有人愤愤不平地道。

  “肯定是归化了的红毛番,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即时有人释疑道。

  “我们东南府归化的红毛番不少啊!”一把声音自豪地道。

  “是啊,听说洋枪团成营红毛番宣誓归化我们东南府的!”

  “是啊,是啊!”人们闹哄哄地道,同样地自豪。

  东南府强大,红毛番和中华小伙计中的佼佼者加入东南府甚众,表明了东南府的吸引力惊人!

  ……

  毕懋康回到座船,进入船舱,对舱内的一个脸有病容的男人说道:“曰从兄,我给你打包回来一些吃食,你乘热吃了吧!”

  胡曰从,即胡正言,中国明代末年书画篆刻家、出版家,他的到来,给东南府带来了期盼已久的纸币突破技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