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498节 王巡抚的动作

第498节 王巡抚的动作

  要说大明国运实在糟糕,各地兵火连年,灾害频繁。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福建好不了多少,山多平原少,要不旱灾要不水涝,以旱灾居多,这不,又旱上了!

  入夏以来,闽省大旱,土地龟烈,大地冒烟,作物都给旱死了。

  虽说推行了种蕃薯,但旱得厉害,连蕃薯苗都蔫了,挖出来的蕃薯小个头。

  说实在话,明朝人认为蕃薯是喂猪的,在东南府种蕃薯,要不是颜大少崇高的威望,大伙儿差点要造反了!

  而在大明闽省,大伙儿要米吃,要饭吃!

  王道纯年中甫到任,就面临着民间缺粮少米的窘境,不禁挠头。

  果然,闽抚不好当,不说对付东南府,就连民政都遇到麻烦。

  他也不是神仙,不能无中生有变出米来。

  郁闷,王巡抚来了个微服私访。

  穿成青衫书生状,带了一个清客名康先生的,在几个便衣保镖的保护下在傍晚从抚衙侧门出去。

  去到大街上转转,但见得人来人往,购销两旺,市面并不萧条哪有半点受灾的样子?!

  特别去看了街道上的米店,接近一两银子一斗米,价格呈上扬之势。

  怀着心事信步走,到了最热闹的设在闽江边的食肆,但见得生意红火至极,华灯初上,已挤满了食客,吆三喝四,划拳吃酒,大块朵颐,不亦乐乎!

  闽江上更有花船穿棱,传来阵阵的霏霏之音,颇有一种“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架势。

  王道纯与康先生找了一处较大的食肆坐下吃晚饭,但见得那些食肆的招牌统统写有“正宗东南菜!”

  康先生叫人过来点菜,令他与王巡抚诧异的是负责点菜的乃是个年轻女子

  须知在明朝封建社会,女子都较少抛头露面,而环顾江边食肆有许多女子在干活。

  “正宗东南菜?是什么东南菜啊?”王道纯问道。

  “这位客官,我们东南菜乃是东南府那边请来的大师傅,有蚵仔煎、东南牛肉羹、筒仔米糕、东南肉圆、油炸花枝、烧酒螺、薯条等等!”那个延客的年轻女咨客麻利地道:“包客官你满意!”

  “牛肉羹?”王道纯双眸一凝,问道。

  “咳,都是死牛,死牛!”女咨客反应很快地道,补充一句道:“经官府备案的哦!”

  王道纯晒然一笑,他绝非不晓事的官员,牛肉羹天天做,哪来这么多的死牛。

  不过他没有追问,叫女咨客择拿手的上几样来。

  上菜很快,王道纯与康先生品尝东南美食,听市井人说。

  果然,听到了一些东西,一个说东南府近年来生意大好,在东南亚进展顺利,占有大量岛屿。

  “他们拿岛出来拍卖,只要有钱,就能够做一个岛主,传之子孙!”有人说道,顿时一片羡慕之声。

  “最赚钱的开种植园,种植各种农作物,象水稻、玉米、茶叶、花生、甘蔗、烟草、椰子等等,只要努力干活,肯定有得赚!”有客人说道。

  别人问道:“不怕卖不出去吗?”

  “哪能呢!”那人嘿嘿笑道:“大陆各处歉收,你种出来粮食有多少收多少!至于钱嘛,不成问题,红毛番给我们运银子来,买我们的丝绸茶叶和瓷器!”

  “是啊,米价又涨了!”有人说道。

  “看来东南府又准备运很多人到东南亚去了!”王道纯听人羡慕地道。

  “对,有灾没灾东南府总是赚的!”大家羡慕地道。

  “这东南府怎么这么多粮食啊?”有人不解地问道。

  “人家有很大的储备库,一座就有五百万石粮食,有二座,都在台湾行省,听说爪哇地区正兴建二座新储备库,人家都蓄得满满的,听闻东南府总理陈衷纪亲自担任粮库的总管,查到谁敢弄虚作假,一概处死!”

  “吓,这么多粮食?!那不等于隋朝的洛口仓了吗?”

  隋朝时期,沿大运河修建了许多粮仓,洛口仓是其中之一,蓄粮惊人,可容粮食2400万担,是当时全国最大的粮仓。

  引发食客们的共鸣,大家痛骂大明的贪官污吏把粮食都给弄没了,其实大明的制度完善,官有官仓,民有义仓存放粮食,可惜的是官府将粮仓当成了牟利的重要场所,官仓只见老鼠不见米。

  别人骂官府,王道纯是唾面自干,他更关心的是为什么米涨价东南府运人离开大陆。

  就他看来,一叶知秋,为什么江边食肆有许多女子在干活,是男劳动力短缺!

  这东南府把大陆的男丁都给搬走了,岂不是让大陆成了无源之水?

  当时王道纯不动声色,回抚衙后派多人打探消息。

  很快地,康先生归纳总结各处得来的消息后禀报王道纯道:“巡抚大人,他们是以粮食引诱民众,只要去东南亚就有粮食吃,就有地分!”

  难怪如此!

  听详细点,东南府在各州县设点,诱惑民众前往东南亚,他们的粮食多极了,从来都是满满的。

  “嗯!”王道纯点头道,很快抚衙向各州县发令,要求为了民生,平抑米价,不许屯积粮食。

  这条法令鬼才理他,各路粮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各地官府同样是阴奉阳违,这是当然的!

  如此良机,不发财的话就没天理了。

  巡抚怎么说,大家就反向操作,才能发财。

  等到七月,闽省各处受旱已成定局,王道纯遂发令要各地知府和同知齐赴省城福州议事。

  孰料那些官员到达福州后,知府们都给王道纯集体留住,而同知们则到抚衙接受任务,那就是回到属地,负责打击投机倒把,捉拿那些哄抬物价的无良商人,扣押他们粮食,用来赈灾!

  不得不说王道纯的出手相当老辣狠厉,他打着大义旗帜,把所有屯积粮食的人一网打尽,包括卖粮的粮商,还有,东南府的粮食也给扣起来!

  东南府的人申诉也无用,官府振振有词地道:“说过不许屯积粮食,为什么明知故犯?”

  为了赈灾,东南府敢动用炮舰打上门?不要名声了?

  越是大官,越讲名声,东南府被王道纯来君子可欺之以方了,他料定东南府不敢动武。

  使用同知而不是知府办差,盖因各地知府都给东南府喂饱了,而知府与同知一衙为官,往往不和,用同知办差,最是有力!

  王道纯是新官上任,朝廷扶上马送一程是必然的,他闹出这等大事,声明一半粮食赈闽省的灾,一半粮食送给朝廷,穷疯了的崇祯皇帝哪直夸王道纯有能力,一到任就有办法!

  有朝廷撑着他,谁都奈何不了他。

  同知们得到王道纯得到事后有保荐的保证,想想知府吃得饱饱的,而他们同知平时没什么油水,这回有了机会哪还不卯足劲儿去办差。

  出动衙役,查封粮店,搜索仓库。

  官府雷厉风行,各地被搞到鸡飞狗跳,共缴获大米达到惊人的三百万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