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405节 周全斌的传奇 1

第405节 周全斌的传奇 1

  战列舰放出了随舰携带的中型小艇,能够装二十人,这种小艇既充当救生船也能登陆用,此时没有专用的登陆舰。

  每条战列舰有二条小艇,总共十六艘战列舰能够一次投放32*40人,加上其余战舰带来的小艇,上千人集中在巴达维亚港口左侧,那里挨打得较惨。

  每条战舰上一片喧哗,陆战队员们顺着战舰边的网状绳梯向下爬到小艇上,坐满后,开始向陆地划去。

  他们的指挥官邓天彥和周全斌也与他们一起向滩头阵地冲锋,大海平静,但海面似乎在膨胀,小艇好象分散在整个大海上。

  周全斌是副指挥官,冲在最前面,很清楚这是怎么一个情形,他对他的副官道:“这里水下的潜流很大!”然后他吩咐找着对着的航道后用力划,已艇竖起军旗以招部下。

  海岸炮台开火,一颗炮弹打在周全斌旁边,激起一道水柱,把艇里的人淋了个落汤鸡!

  水柱此起彼伏只是一个小插曲,炮台的攻击力道很弱,而且攻击往往失的,到目前为止,还没一艘小艇被命中。

  小艇触底,周全斌率先跳下艇,很好,海水只到他的膝盖,于是他涉水上岸,他们的火枪枪口都用油纸包着,以防进水。

  荷兰人的防御工事做得不好,就算有,也挨炮弹覆盖过一次,周全斌顺利地登上滩头,同艇的士兵举着军旗,竖在沙滩上,等待后续部队。

  火枪兵最好是密集前进,但荷兰人明显不想让他们好过,一门六磅炮向着他们开炮,打在他们前方,飞溅起沙子让一些人吃上,他们呸呸呸地向地上吐口水。

  “长官,他们在打我们啊!”副官大声叫道。

  “我知道!我知道!”周全斌应道,心忖他们打我们又有什么办法,那是他们的自由!

  看看周围,只得三小艇的官兵聚集在他的红旗下,而其余小艇则给海中潜流冲得七零八落的,一时片刻上不了岸。

  一阵呼啸声,又一门炮打过来,打在砂石飞起,落在头盔上叮当作响。

  “我们有鼓手吗?”周全斌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阵小鼓的咚咚声,有人敲起了鼓,周全斌叫道:“很好!准备击进军鼓!”

  “整队!”

  “检查装备,装填火药,上膛!”他下达命令道,于是陆战队依令执行。

  六十人的小部队排成三排,踩着进军鼓的鼓点,打着红旗向前推进!

  在他们周围,不断地有炮弹落下,但是他们视若无睹,依旧前进!

  还在海中的邓天彥看到了这一幕,大声叫喊着:“快,快划!”

  小艇上大家一起用力,可是那该死的潜流却象胶水粘在艇底让他们划得满头大汗也难以前进,甚至稍一松懈,有二条小艇被海水冲走。

  六十人的小部队已经冲到了荷兰人的1号炮台前,他们放枪,击毙炮手,后面一排士兵扔了手榴弹(都有防水油纸包裹),打上几排枪,炮手们四散而逃!

  没有打死几个荷兰人,1号炮台就落入了他们的手里,然后他们顺着山坡道,向2号炮台推进。

  抵抗依旧微弱,荷兰人和土著们挨枪击之后,无心抵抗,逃向3号炮台,而周全斌率领他的小分队不慌不忙地跟在后面,这回看守军往哪里逃!

  三个炮台的守军聚集在最后一个炮台,眼睁睁地看着东南军到来,不知所措!

  而周全斌看到他们有上大大几百人,黑压压地一片,不禁头皮发麻,可是往后退也是丢脸,其实他没有急攻是想让守军逃跑,问题是那帮守军太傻了-----特M的,白人傻,土著更笨。

  他倒没想到人家还能逃到哪里去?

  东南军和守军越来越近,守军没有开枪打炮,而东南军也没开枪,大家面面相觑,气氛极为诡异!

  周全斌突地福至心灵,找到了一个士官,那个士官享受军中外语津贴,他会荷兰语的!

  要知道颜大少吹嘘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军队里专门设置外语津贴,懂外语通过考试的官兵即可享受,且价钱不低,且有条件,军中红毛番多,负责教授番鬼话,因此懂番鬼语的东南军不少。

  在他吩咐下,士官用荷兰语大叫道:“缴枪不杀,投降者免死,我们优待俘虏!”

  听到他的话,荷兰人如释重负,立即排队!

  不是抵抗,而是缴枪!

  还有些荷兰人吆喝着土著把他们手里的火枪、长矛和砍刀交出来!

  喜出望外的周全斌带领小分队去收降,让白人站一边,土著(或者其他杂牌军)站另一边,委派了两个白人管理土著。

  那两个白人很神气活现地指挥土著排队,有的土著动作慢一点,甚至还挨了白人踢打。

  点个数,大概235个白人,还有四百多土著,周全斌让翻译宣传已方俘虏政策:“只要不反抗,保证一个不杀,没有人会丧命,也不会受到虐待!”

  他让已方队伍中的医护兵去救治守军的伤员,这种态度很有用----如果想杀他们,那没必要浪费医药,于是俘虏们安份守已。

  弄掉了荷兰军旗,把东南府军旗在3号炮台上插下!

  军旗招展,在港口外的军舰上官兵们欢声雷动!

  而邓天彥则气恼地朝天打了一枪,他刚刚在1号炮台的海滩上登陆,不得不坐回小艇,试图去攻击另一边的炮台。

  ……

  轰!轰!轰!

  炮声轰隆,泊在港内的十条荷兰战舰居然不识相地开炮轰击3号炮台!

  从来都是光挨打不还手不是东南军的家风,周全斌立即在白人俘虏中招募炮手,组成队伍,调转炮口,装填弹药轰击荷兰战舰。

  看到原本已方炮台炸自己,荷兰战舰郁闷了!

  他们看到一条小船,上面戴了两个白人,二个东南军,打着白旗(这是国际通用语言),由四名土著划船而来。

  周全斌带上翻译,亲自出马,去劝降这十条荷兰战舰!

  荷兰人任他上到了旗舰上,找到负责指挥的范罗丝马伦,对他讲道:“你们打得很英勇,但是你们的上帝已经抛弃了你们,我们在外面有大舰队包围着你们,你们无路可逃,唯有投降!”

  见他们不说话,周全斌继续道:“顽抗者杀,投降者得生,我们优待俘虏!”

  由同行的两个白人俘虏述说了刚才东南军攻占炮台的情景,一枪不发,一个不杀,还救治俘虏!

  于是范罗丝马伦投降!

  诸舰下旗,炮口回收,聚拢一直,不展开战队。

  好个周全斌,一身都是胆,他直闯巴达维亚城!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