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58节 两倭会战

第358节 两倭会战

  公元1633年4月21日,长州藩藩主毛利秀元率军对幕府军发动自杀式攻击,全军覆没,无一人投降,尽皆战死。(就算是受伤的,幕府军也不俘虏他们,而是补刀送他们去死,哪怕那些受伤者哭嚎着后悔,也要成就他们的美名)

  是役,幕府军死伤三千多,战斗中阵势多处动摇,如果不是人多势众,只怕要丢脸。

  德川家光下令将毛利秀元厚葬,如此毛利秀元得到了英勇的荣誉,而德川家光则得到了宽厚的名声。

  倭人的习俗如此,死后成神,前事不究,死得越光荣越好,象樱花开花般短暂而灿烂,万世流名,连他的敌人都可以得到好处。

  不过,生者就没那么地舒服了,幕府军大索长州藩,除非自动投降,否则一被捉到的反叛分子,连同毛利氏的直系和旁系亲戚,统统移交东南府做奴隶,将毛利氏的势力连根拨起!

  至此,长州藩被废,暂时分成周防国和长门国,归由幕府家族的亲藩亲领。

  有毛利秀元的英勇,也有肥前藩藩主锅岛胜茂的无耻!

  大帐内,颜常武与德川家光并案而坐,看着帐中的那个伏地不起的肥胖家伙。

  德川家光斥道:“丢脸!要不就不要造反,要不就光荣地战死,居然投降!”

  锅岛胜茂还能说什么,只能重重叩头请罪,请将军恕罪!

  厚颜无耻还是管用的,德川家光有了面子,给予锅岛胜茂大名死的待遇------赐他自尽!

  而他的家族得保,减封一半,立他的儿子为藩主

  颜常武不干涉德川家光的处置,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杀掉锅岛胜茂却还立他的儿子为藩主,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换作是中国,那是斩草除根。

  可就是倭国的特色!倭国重传承不重血脉,非嫡系的养子只要顶着家族的名字,也有机会继承大位,因此锅岛胜茂的儿子为藩主,不仅不怨恨德川家光,还得感谢他没有让锅岛氏断绝传承。

  接着一则消息传来,土佐藩造反的长宗我鹿自焚而死,余众四散,幕府光复土佐藩。

  形势一片大好,叛乱分子只剩下萨摩藩。

  ……

  德川家光心中大定,宣布萨摩藩造反的上层一概处死,下层人氏,投降者免其死罪。

  这里有伏笔,允其不死,但给东南军捉走,流放海外。

  德川家光对萨摩藩恨之入骨,决定拿他们来杀一儆百,让他们品尝可怕的命运。

  不过,萨摩藩也不是傻子,其民风强悍,哪怕知道了幕府的决定,决心顽抗到底,投降者寥寥无几。

  “很好!”既然对方不识相,那么就送他们上西天!

  幕府军和东南军往萨摩藩进军,萨摩藩采取了破坏道路和坚壁清野的战术还有袭拢战,但是收效甚微。

  不是什么战术都好用,主要是联军人多势众,而萨摩藩的战略纵深太浅,联军长驱直入!

  知道最后关头到了,萨摩藩人作了最后的动员,出动了五万部队!

  除了青壮,上至白发苍苍的老头,下到十多岁少年,都拿起各种各样的兵器,既然他们想把我们流放,那么我们干脆与他们拼了!

  兵器缺少,有的人拿着木棒有的人拿起了钉耙(搂草用的),藩主岛津忠恒的率领下,于海边列阵,背后就是萨摩藩的圣山-----樱岛火山。

  樱岛火山位于鹿儿岛湾内的海中间,离岸边非常近,它不时有着小喷发,烟雾弥漫,为天地间增添了肃杀气氛。

  大阵中有无数人头拥拥,密密麻麻,足有十里之长,向后纵深五里!

  阵势可观,岛津忠恒充满了雄心壮志,下令道:“杀一个够本,杀二个有赚!”

  “我们就算死,也要让天下人知道我们萨摩藩的英勇!”

  严阵以待,远处天际,幕府军出现了,接着是东南军。

  还没到达,在高地上用望远镜眺望的德川家光看着对方顽抗到底的架势,心中恼怒得很!

  他传谕军队道:“今日乃最后一战,有进无退!”

  而颜常武与甘辉在一起也看到了萨摩藩军的举动,甘辉是个很称职的参谋长,考虑周到,他私下对颜常武道:“此战最大的变数是樱岛火山!”

  “你是担心它突然爆发,把我们都给埋了?”颜常武问道。

  “正是!”甘辉点头道。

  他的话引发了怕死的颜大少的警觉,他想想后,立即去找德川家光,同时下令已军舰队勿要驶入鹿儿岛湾。

  这火山爆发没个定数,可能爆发可能不爆发,爆发可大可小,说不准,以防万一。

  德川家光同样忧虑,但是他没法子。

  对方摆明车马搦战,你堂堂一个幕府将军,岂能避而不战?

  因此他不但要战,还不能攻击一边空虚的鹿儿岛市,也不好意思硬拉着盟弟去战斗,他对颜常武说道:“我先上,你充当我们的预备队!”

  正合颜常武下怀,他主力在后面,将自家火炮兵交给了德川家光使用。

  ……

  会战场景是盛况空前,幕府军兵马四万列阵,中间夹了东南军的五十六门火炮的炮兵部队,后面则有东南府军队,这就是结盟后的作用,倭人才敢让东南军看着他们的后方防线。

  也不担心生乱,颜常武待在倭人中军里,与德川家光在一起。

  人山人海,这样的大场面,两翼的鼓号声相互都听不见,放眼看去,也看不见远处的情况,只能分散管理,着各部根据情况自行其是。

  德川家光穿着耀眼的装甲,骑一匹白马,率一队精锐,在军前来回奔驰,以鼓舞士气。

  幕府军将士们看到他都在大声呐喊,声浪一阵盖过一阵。

  这时对面也是一阵喊叫声,对方的主将出来了,正是岛津忠恒。

  两边首领接近,渐渐地面对面,看样子要说话的样子。

  颜常武没上前,左右都是已军护翼,不怕别人偷听,看着两边倭首前出,他对甘辉悄声道:“你说我们用上真理2型怎么样?”

  没几个人知道真理2型是把代表了当时最高科技的狙击枪,曾用来远狙了北虏大酋岳托,这次来重施故伎的话——甘辉反对道:“干嘛这么快结束呢,打久一点不好么,起嘛我们可以看场大戏啊!”

  两人志同道合地笑了起来,就让两倭打个痛快,死得越多倭人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