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56节 中倭合作打倭倭

第356节 中倭合作打倭倭

  当春风初起的时候,东南舰队再次强档出击,颜常武带了八条战列舰、八条五级巡航舰和二十条六级巡航舰,加上大批补给舰运输舰,直扑倭国。

  任尔再是狡猾,没有千日防贼之理,东南舰队直扑萨摩藩,将其商船、渔船和战船一扫而空!

  舰队就是爽,想打就打,巡航舰追上对方渔船,毫不客气地将它们击沉!

  方法是:我们追过去,立即投降的,不杀。逃跑的,追上后,击沉并杀害渔民!

  不是我们好杀,谁叫他们不识相!

  ……

  听到海外隆隆炮声,海内观战的倭人们痛在心里,无可奈何!

  对方的优势实在太大,倭人处于人家想打他们就打他们的地步,眼下,藩主岛津忠恒只能寄希望于在挡在前面的长州藩能够顶得住,否则唇亡齿寒,长州藩倒下,就轮到其它藩属。

  岛津忠恒曾想四藩再次联合上洛,以攻代守,但是!

  东南舰队给长州、肥前和土佐造成了惨痛的伤害,许多东西被抢走,民间极度困难,粮食匮乏,甚至连维持军队都成问题,他们度过一个难熬的冬天,无力再战!

  萨摩藩境内山地众多,加上火山地带(其首府就在火山边)和台风等恶劣自然条件,土地出产不多,岛津忠恒帮补了其余三藩一些物资,发现自给不足,也不得不停止下来,坐看长州应付来自幕府军和东南军的联合进攻!

  ……

  “颜殿下!”

  “德川殿下!”

  “你好!”

  两位殿下相互致礼,手拉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脸上,都浮出了“真诚的”笑容!

  两边人员都笑容可掬,中倭两国联军在风景秀丽的琵琶湖会盟!

  江户幕府正式请东南军介入倭国内战,助幕府平定内乱!

  颜常武带了整整一万步炮兵和三千民夫,在琵琶湖边列出了雄壮的军阵!

  他们身高体壮,脸色黑里透红,精神饱满,杀气自生!

  任由幕府军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搜罗出一万二千的倭军,两边排列一比,倭人们直个摇头,倭兵实在摆不上台面,矮小且不算,就算自己都觉得自己确实猥琐(得承认的),装备也不行,还是冷兵器居多,而东南军彻底地热兵器化。

  好在东南军是自己的友军!

  唯一胜过东南军的地方是倭国将领的甲胄很是漂***格满满,东南军的水盆头盔丑陋无比,穿着布衣军装和背心护甲,看起来相当老土。

  当然,倭军装甲是有姿势没有实际,多是竹片甲和皮甲,哪象东南军的背心是皮甲镶钢板,防护力高低之分,一目了然!

  湖边筑起高台,罗列甲士、各持旌旗、宝盖、大戟、长戈、黄钺、白旄、朱幡、皂纛等古代装饰,环绕四面。

  两边首领从东西方向各自登台,颜常武自西,德川家光自东,在台顶中间相遇。

  他们祭祀了天地和各自信奉的神灵,东南府是妈祖娘娘,而倭人则是神道教神灵。

  在天地见证下,约为兄弟之邦,中倭友好,共同进退!

  德川家光年长,为兄,颜常武年轻,为弟,两人约为盟兄弟!

  这不算什么,政治人物的举动,当初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长同样是兄弟来者,不照样狗咬狗!

  说实在话,对于天朝红小兵出身的颜大少,占领倭国在情感上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以报穿来之前的血海深仇!

  但从利益出发,倭国实属鸡肋------地方太穷了,又有台风、火山加地震。

  资源严重匮乏,什么鸟都没有,虽然有些白银,但穷山恶水出刁民,他X的,小小地方居然有上千万人口,要是它们混乱了,满海的倭寇,你有多少巡航舰可用?

  相比之下,东南亚遍地黄金,颜大少的力量有限,只好将倭国放过,专注东南亚。

  与德川家光接盟,以安倭人之心。

  然后颜常武与德川家光约定共击叛乱四藩,如若不平,誓不还军!

  当晚两军共贺结盟,高层举行饮宴,倭人竭尽所有,款待颜常武一行。

  倭人吃着自己的东西,很不习惯,这位颜殿下不喜欢吃鱼生,他怕寄生虫,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倭人不得不将所有的东西都煮熟了吃!

  第二天即时进兵,幕府军出动三万精锐,又有三万人保障后勤,而东南军则是一万三千人,浩浩荡荡沿海岸直取长州!

  长州的灭顶之灾到来!

  ……

  藩主毛利秀元是安土桃山时代走过来的战将,他并不畏惧战争,但是已军实在够虚,敌人实在强大!

  他采取了一切能够用上的手段:

  截断道路,捣毁桥梁,以阻滞敌军入侵速度,增加其后勤压力。

  坚壁清野,将民众集结于城市或者引入山岭,不让敌人征调民力,不让敌人使用百姓去填沟壑。

  派出精锐的小部队,试图袭扰敌人,在对方人少的时候出击。

  但是!

  他可怜的脑袋无法预料到中倭联军合作打倭倭的威力。

  如若是颜常武单练倭人,顶多是海边侵袭,毕竟他的兵力不多。

  而幕府军虽然人多,但可能会在长州藩的坚城下碰得头破血流。

  如今两军联合进兵,长州藩破坏道路和桥梁不值一提,由人多势众的幕府军把路重修,把桥梁架起来。

  到得坚城之下,首先劝降,对方不答应的话,就是东南军大显身手地时候!

  他们带着五十六门野战炮,轻便灵活,拖到城下,对准城上猛轰!

  不必砸城,单单使用霰弹,打击城头守军!

  再在火枪的掩护下,掷弹兵近前,投掷炸弹。

  轰轰轰……

  城上盛开了朵朵死亡之花,艳红的颜色如水墨画般向大地渲染!

  “够了!够了!”可怜的倭人紧紧地贴着城垛,叫苦连天地想着,每秒钟都期待着不要再吃上弹丸,可是事与愿违,东南军肆意地开炮和扔炸弹,四面城墙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不时有倭人被炸到飞上天,被炸断的手臂乱飞!

  就连自己的盟友也看不过眼了,他们很心痛地问:“你们这么开炮和扔炸弹,不要钱的吗?”

  东南府炮兵们得意洋洋地道:“这叫做饱和攻击,我们督军说能够派炮弹去的地方不要让人上!”

  因为是友军,为了不刺激他们,东南军不能说出颜大少的另一句名言:“最好的倭人是死去的倭人!”

  听到这番话,幕府军官兵们的脸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心忖着好在他们是我们的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