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30节 “友好通商协议”?

第330节 “友好通商协议”?

  “一万银元,你们是在打发叫化子吗?当我们的炮舰是摆设吗?”洪熙官不爽地道。

  洪熙官可是在炮火中成长的主儿,迭遇大战,这一生气,哪怕是陶维慈也觉得难顶对方气场,他勉强道:“贵府可以提出你们的条件嘛!”

  “你们说要依法办事,进行审判你们的犯法人员,我们也是支持的,毕竟我们东南府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他国政府……”洪熙官滔滔不绝地道:“由你们审判后斩首,不必把首级拿去祭祀,但要你们的官员前去赔礼!”

  “什么?”听得陶维慈凌乱中:“我们什么时候答应你们说要将我们的犯事人员斩首?”

  得,大家又来扯皮,洪熙官胜券在握,稳坐钓鱼台,面带微笑。

  他就喜欢这样的舞台,指点江山,凌逼他人,爽就一个字!

  至于阮福安则是脸色灰败,惶恐不安,而陶维慈的扇子也摇不动,没有先前智珠远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他们看到洪熙官那副光明磊落的样子,竟连收买他的心思都动不起来(其实洪熙官欢迎他们的收买,糖衣吃下,炮弹奉还),两人借“更衣”(就是上厕所)为名出去商量。

  阮福安狠声道:“他们既然不给路子给我们走,那我们也只好与他们拼了!”

  “拼,怎么个拼法!”陶维慈用扇子狠拍一下他的头道:“(安南北方)郑主就要发动春季攻势,我们还有多少力量与明人开战,怎么能够两线作战呢!”

  安南南方阮朝与北方郑朝闹得不可开交,这东南府明摆着趁火打劫,可恨!

  重新归座,陶维慈说道:“这次明人出事,我们阮朝深感痛心,我们相惩罚相关人员,首要分子以命抵命……”(安南小民的命不值钱)

  “不过,十万银元确实过多了,请洪特使考虑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酌情减免!”不敢来硬的,陶维慈来软的,软语求道:“卑朝上下,皆感其惠也!”

  他大谈感情,大言不愧地道:“天朝与我朝,乃父与子关系也,岂有父亲不看顾儿子的?……”

  敢这么说,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的,毕竟真要是弄个明朝的册封给阮朝,那是大功劳,而且与明朝实力派扯上良好关系,反倒是大功一件。

  听到这安南猴子说得恬不知耻的,洪熙官有种想放声大笑的感觉!

  他听过老大评价评价安南猴子道:“安南格局低B,学我中华之形,而无中华内涵,沐猴而冠,较难养熟,即使臣服,如中华实力减弱,则必反噬我中华!”

  洪熙官虚与委蛇地道:“好说了!”

  大家又扯上一会的皮,最终陶维慈无奈地道:“洪特使,说个价吧!”

  “一口价,六万银元,杀掉十个人的头!”洪熙官亮出底牌道。

  他声明道:“我还是看在你们佛主和以前与阮知府有良好关系的份上才给出的条件,要知道,明犯我东南府者,虽远必诛!”

  但这样的条件,陶维慈还是很难接受!

  “我们可以支付一万银元给陈虎家人,只是六万银元给东南府,真要是给,也不是不行,但名份上……”陶维慈犯难地道。

  钱还是小事,要是传出去是赔款,阮朝就不用再玩了。

  “得,你们就以优惠价格卖给我们稻米和木头吧!”洪熙官掌握进度,不为已甚地道。

  双方有了共同语言,朝这个方向努力,因见酒桌碍事,到了另一边的会客室里坐下商谈,敲定《东南府与安南阮朝友好通商协议》,双方约定应常保友好,久敦睦谊;双方不得针对对方,做有损对方利益之事;积极发展贸易,双方为双方商船提供便利,救助彼此的船员和渔民,给对方船只提供食物、淡水以及燃料补给,开放贸易港口会安等等。

  名义上是对等的友好协议,其中本着友好关系,安南阮朝以优惠价格卖给东南府大米和木头,东南府得到每年二万银元的让度,三年给完后(这样就有六万银元给东南府),再按双方协定的价格进行买卖。

  支付一万银元给陈虎家人,名义是支援金而不是赔偿。

  阮朝内部审判犯事人员,为首三人斩首,其余人等进行惩罚!(不过洪熙官保了阮福安,觉得他会做人)

  阮朝整顿官场秩序,对明人的待遇等同于红毛番,都是第一等级!

  ……

  完成了协议,大家这才重返酒席,此时觥筹交错,萝莉相陪,不在话下!

  当晚他带着协议返回港外的军舰上,得到了颜常武的批准,而阮朝方面也很快地批准了协议,双方履行协议,从此进入友好状态。

  安南是鸡肋,可打可不打,既然阮朝屈服,那不必兵戎相见。

  不过,对于安南的另一边,北方郑朝,东南府要求他们就大明广西龙州杀害大明子民之事进行答复!(详见第313节一桩奇事)

  舰队浩浩荡荡,直达郑朝重要海港城市鸿基。

  鸿基靠近下龙湾,大家都知道那是一片美丽和神奇的海湾,广大而平静的海面上,由喀斯特地貌形成的3000多座小岛星罗棋布地矗立在碧蓝的海面上,千姿百态,美不胜收。蓝蓝的天空上,飘浮着淡淡的白云;海水清澈透明,鱼虾成群在水中悠闲地游动;挂着白帆的渔船不时在不远处的海面上驶过,时而还有白色的海鸥从头顶上掠过。乘船在平静的海面上游览,使人感到仿佛是在仙境中一般,令人陶醉。

  那里还有丰富的鱼类资源,出产虾、蟹、鲍鱼、海参等,当地渔民被东南军收买,为他们捕捞,送上海产品,东南军给予他们银钱,公平交易。

  虽然东南军兴师问罪,但颜常武专门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让所有人都得以饱览下龙湾美景,同时捕鱼野饮,享受一下,放松心情。

  他对甘辉叹道:“真想把这片地方给抢过来!”

  做老大有福利,别人想的话只能求或者去买,老大则多一个选择,那就是去抢。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督军真要想,在南海大局定下来后,职部愿为督军筹划!”甘辉说道。

  “安南人不是这么好对付的!”颜常武摇头道:“且从长计较吧!”

  ……

  鸿基地方官员见到明人炮舰云集,摆在港外,吓得他们的小心肝狂跳,急报升龙府(越南河内)。

  郑主郑梉看到地方官员代呈的东南府官方文书,觉得匪夷所思:“什么,要我们严惩入侵大明广西龙州的当事人,将主要分子斩首示众?同时赔偿十万银元?”

  他将文书掷在地上,不悦地道:“哪来的东南府东北府,别是穷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