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84节 从军记之女学霸

第284节 从军记之女学霸

  “一二三,用力划!加油!”陈玉雪高声叫道。

  “加油!”不远处有二条船也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一组十二人,大家在划船。(马尼拉学员班来多一个漳州籍学员,拼凑够三十六人,自称是三十六天罡班)

  划船对于个人是体力的比拼,对于集体来说是荣誉,因此非常有力,训练时经常举行划船的小比赛。

  结果往往是陈玉雪这一组胜得多,她一句话甩过来:“你们是男人的吗?比我都不如!”刺激到小组里的小子嗷嗷叫,激发了巨大的潜力而取胜。

  不得不说,女孩子,尤其是漂亮女孩子的士气加成能力实在可怕……

  老是输,另外两组输得无奈,憋了一肚子的气。

  好不容易到了学习风帆驾驶,那可是看风吃饭,讲配合,应该有翻盘的机会了。

  训练从熟悉帆船开始,学员班先熟悉单桅帆船的结构,给他们使用的单桅帆船有一条主桅杆,只有两面帆,分别是主帆与前帆。

  头一次帆船出远海,学员班表现得相当不错,他们对风向,换舷的概念非常理解,更没有晕船,不愧是海商的子弟。

  他们的平衡感都很好,风浪摇晃小帆船,无人不适,没有人晕船,先前在补给舰和划船让他们迅速适应。

  风帆操作的学习非常关键,在风帆战舰上其实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操舰,另一个就是作战,而作战主要是开枪打炮,其实关键是操舰,要懂得使用风帆,抢到上风,用风推进船只,如果做不到,连海都无法航行,还怎么远航去打敌人。

  军官的训练不同于水兵,水兵经过三个月的基本技能训练后,直至战舰上进行相应科目的训练,而军官必须独立掌握风帆船的操纵所有流程,能够利用风向把船开出去,把船开回来。

  先从小帆船学起,首先是是绕绳索,懂得打结,学会升帆,这些基础的动作,需要一遍遍的练习。

  升帆的时候,手势动作都很讲究的,不能讲究蛮力,操纵帆船是智者的运动,有很多技巧在里面,怎样操作省力省时,如何看风向,如何抢风,极有讲究,有些时候,学员班那些健壮的小伙子们空有一身的力气,但往往都使不出来,急得心痒痒地象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挠。

  顺风换舷,迎风换舷,主帆与前帆的转换升降,应对不同风向各种帆式的变化,每一个动作都要不断地重复,达到功多手熟的目的,最终形成“条件反射”,操作技巧有很大的提高。

  这个名词是教官所讲,教官说来自于督军所授,只有经过“月月水火木金金”的训练,才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海军军官。

  训练是非常艰苦,学员们都晒出了一身古铜小麦色,脱皮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有些时候甚至会被晒伤,皮肤变得又红又肿。

  在训练中,四肢难免会划伤,碰伤。每个人的腿上都是青红黄紫,五颜六色,身上不时是一道道的血痕。但没有人抱怨,没有人叫苦。

  因为他们学会了懂得只有经历过才能成长起来,他们学会了坚持,在自己的战位上,按照教官的指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们学会了配合,大家努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将船开动。

  谁都知道,少一个人,就少一份力量,速度就会缓慢,在现在会输给其他船,在与敌人的战斗,可能会没命!

  大家互相支持,互相安抚,互相鼓励,集体荣誉感就这么出来……人生四大铁,一起当过兵,同坐一条船上的兄弟,结下了厚重深沉的战友之情,将伴随他们终生。

  学员们不愧是马尼拉选派来的精英,训练强度很大,他们依旧很好地完成了各项科目的训练,在船上,每个人都是生龙活虎的,生机勃勃。

  ……

  哪怕是陈玉雪天赋异禀,起初遇到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也觉得差点坚持不下来。

  太阳猛烈,她穿着衣服密实,但一天下来,皮肤都给盐“腌伤了”,浑身奇痒无比!

  好在部队军医对于这种伤势有研究,每次训练后都要吃药丸,回到基地则喝苦苦的汤药。

  到了来大姨妈的时候,训练不可能停止!

  她得到的优待是不用下水,身体的不爽利让她极为难受,让她比起其他人多了一重折磨。

  幸亏部队军医以前也处理过陆战队女兵的类似情况,给她开出药方,照单执药,调理身体,这才应付过去。

  任她再有能耐,终究比不上男学员,在综合测试中仅列中下,让那些被她踩在脚下的其他人兴高采烈地道:“你也有今天!”

  “是吗?”陈玉雪冷笑道。

  ……

  等到其余读书课程的时候,全班三十五个男孩子就明白什么叫做女学霸,一骑绝尘!

  考期越来越紧,人人都在发愤学习,但他们看到班上那个高妹乱看杂书,似乎不以学科为重时,他们却在心中涌起了阵阵的绝望。

  介个高妹只是把书本翻翻,就已经准备好了!

  教官问她时,她对答如流,说看几遍就什么都背下来了!

  一雌碾压群雄,再看她那兄弟陈玉真可怜巴巴地用功读书,学员们再次问他与陈玉雪不应该是同一个祖宗的?!

  老羞成怒的陈玉真怒道:“是不是你们最近没挨她打,皮痒了啊!”

  ……

  期末考试的时候,在航海学、指挥学和枪炮学共三科课程陈玉雪尽是第一,闹了个全班第一,陈然少尉叫道:“海军预备军官陈玉雪的枪炮学考卷,校方认为是第一流的,能够给火炮射击详细流程作出正确答案的,全班就她一个人!”

  更离谱的就是,这个高妹虽然航海实训综合分排中下等,但在航海的时候,她特别能够抓风向,指挥她的帆船抢风成功率奇高无比!

  能够抢风,速度胜过其他帆船,取胜不是难事。

  再到战舰上开炮射击,她的炮组又是攻击速度和准确率排前列。

  也就是说她天生吃“指挥”这碗饭的!

  最终,她成为全班少尉考试中第一名,接着又是全班第一个拿到了舰长资格证书的女军官,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全部科目考试!

  不到二十岁,即指挥一艘巡航舰,在未来的海战中大放异彩!

  她的成功,表明了颜常武的话“妇女能顶半边天”是对的,从此,更多的女性走上了战斗岗位,解放了更多的生产力,此为后话了。

  (第二卷完,请看第三卷“海上生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