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75节 单挑荷兰船

第275节 单挑荷兰船

  该条荷兰船的装备齐整,人员配备充足,足足有上四百人之多。

  去的是马尼拉,那个渎神的国家所控制的区域(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国内宗教气氛浓厚,但荷兰人反倒认为他们渎神------西班牙人准备了大量的所谓的“圣骨圣物”,荷兰人认定都是假的,以前都被骗得厉害),不得不加倍小心,商船足足准备了32门大炮(一般的商务活动只装22门炮),其中12磅的大炮有20门(装在炮甲板),4磅炮大炮有12门(装在露天甲板),看大家的船型大小,荷兰船长赫伯特充满了胜利的信心。

  而高雄八号上的官兵们则喜笑颜开,准备捞上一笔!

  巡航舰其实比战列舰更加危险,战列舰是国之重器,不轻易出动,没有谁会动用战列舰去巡逻!

  战列舰的勤务一般只有两种,一是训练二是打仗,有时出去做做秀而已。

  巡航舰的勤务除了上面两样,还有巡逻功能,负责警戒、护渔、护航等功能,与敌人不期而遇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此舰上官兵的危险性大。

  但是巡航舰也有好处,那就是海上获取战利品,也就是夺取敌船,从中抽水分红!

  在海上获取战利品的途径主要有二。一,缴获敌国商船。这是件轻松加愉快的事情,当然海军也会规定,不能在有军事战斗任务的情况下去干这事。二,俘虏敌国战舰。海军会按市场价向舰长买过来,并付舰长每人5块银元的人头费,人头数则按开战时敌舰上的人数算(这样哪怕击沉敌舰,舰长们也不会两手空空,有了赏金后,舰员们按等级分钱)。俘虏敌国战舰还有助于提高舰长的声望(在船帮上画颗星),以后能放到一个油水大的岗位去更好的建功立业。

  现在的时机非常合适,高雄八号没有军事任务,打劫过路船,准备发达吧!

  始祖保佑这条船里有金银!(妈祖娘娘郁闷:似乎本神的神职无所不包?好累啊!)

  ……

  起初“荷兰省号“匀速地从北向南,而高雄八号则是逆风反向,它向着“荷兰省号“靠近,在两船相交的时候,因隔得还是有点远,舰上18磅炮开炮,三中二,发射的是链弹,这回没那么运气好,只切断了“荷兰省号“的一些缆绳,没能打断桅杆。

  然后高雄八号急剧地转向,它的转弯半径之小让“荷兰省号“大为吃惊。

  随着水手们的一系列动作,高雄八号吃上了风,它追击着依旧向南的“荷兰省号“,与“荷兰省号“距离迅速接近,不是以分钟计算,而是以秒计算,高雄八号跟在“荷兰省号“的船头对准了“荷兰省号“的船尾,受到了它的尾流影响,稍稍加剧了颠簸,而高雄八号上的军官们又开骂了:“没有舰首炮!”

  这个时机是使用舰首炮攻击的大好时机,好在对方也没有舰尾炮,否则高雄八号要吃人家的P弹。

  “荷兰省号“遇敌没有加速,似乎在等着高雄八号(好样的!为他们点赞,荷兰人同样好战),而高雄八号稳稳地满帆航行,很快地,它赶上来了,它的右舷与“荷兰省号“的左舷相对。

  还没等大家平行,“荷兰省号“的侧舷炮首先开火,连发!

  炮声震耳欲聋,高雄八号接连中弹,炮弹击中了高雄八号十枚之多!

  荷船炮术不赖啊,打得木屑狂飞,大家不由地把头一缩,下部一紧的。

  “加速!加速!在靠近它之前不准开炮!”洪熙官叫着,看着两边船头距离相差不远,下令道:“齐射!”

  巡航舰十四门大炮一齐攻击,炮手们精神焕发,十四中十二!

  果然有妈祖保佑!

  打得“荷兰省号“的左舷舷墙上到处开口,18磅炮的威力强大,让商船大大的身躯如被吃了风一般地向右仰,舵手吃惊地感觉到舵效沉重。

  双方的距离接近,大家都看到了彼此黑洞洞的炮口,不好,“荷兰省号“的火炮完成了装填,再次打响,火光在浓烟中显得刺眼,一条白烟带喷薄而出,很快被风吹散。

  这是齐射,对方发现方才的不足,来了个十六中十三,炮手实在不赖!

  在这要命的当儿,洪熙官居然有点分神,想的是如果俘获这条船,是不是可以让那些白人船员加入东南舰队?反正他们干的就是四海为家的工作,至于土著船员那就免了。

  他厉声道:“不要开炮,再近一些!”

  舵手依照他的指示向右转,两船相当地接近,似乎贴在了一起一般,大家来跳贴面舞!

  火枪打响,象爆豆一般。

  一分钟之后,“荷兰省号“不见人头了,活着的缩头,不走运的仆低。

  “感谢妈祖的保佑,让我们有这么好的统帅!”大家又谢妈祖,颜大少给大家装备的火枪实在太多了!

  距离这么近,使用双筒喷子也能打过去,火力翻倍,加上其他的枪多,火力猛烈,打得荷兰人不得不低头!

  “开火!”高雄八号来了第二轮的齐射。

  对方是大型商船,因此高雄八号的船身比它低,它的主火炮对着对方船左舷的下方,因此高雄八号发射的炮弹让对方吃足了劲儿,炮弹打进了对方船身里,18磅炮造成的破坏尤大,命中的都会打出一个大洞,洞周围尽是丑陋的蛛网裂隙状态。

  十四中十四!

  太猛了!高雄八号上的官兵们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多数在喊妈祖保佑,我军万胜,也有的无良家伙则挑衅地学着用荷兰语来问候对方家中的妻女,还说“我们吃了荷兰猪!”(本船上有去过巴达维亚的吕宋华人船主,姓宋,他会荷兰语)

  对方无暇还嘴,因为大家听到对方船上传来了混乱的喊叫声,接着荷兰船的炮又响了,这次是十六中八,命中率只得区区的一半,显然方才他们的中弹让他们的队伍序列出现了不少的人员伤亡,导致攻击失的。

  高雄八号每次都是齐射,打得准确无比,而且要命地快速!

  那些官兵们象打了鸡血一般地狂热,平均十分钟内齐射八轮!

  1.25分钟一炮,这是顶级炮手的素质!

  荷兰船只还了六轮炮,而且越到后面越是稀落,命中率也差。

  此时在露天甲板上打枪的那个华人船主宋抓住洪熙官的手臂道:“我听他们说准备登船了!”

  对方炮战不利,准备接舷战进行肉搏。

  洪熙官立即下令信号兵敲边鼓,同样组织人马准备杀过对方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