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86节 胜利之后

第186节 胜利之后

  高雄成为了欢乐的海洋,满镇民众都跑上了码头上,争相目睹自家舰队返航。

  每一条军舰进港,都受到了热烈的欢呼声。

  虽然战舰多带伤在身,但这是英雄的伤疤,

  战舰缓缓归航,官兵们强撑着疲倦的身体,接受码头上民众的欢呼。

  有许多是军属,他们着急地打听着自己亲人的消息,听说安然无恙地就拍胸膛说“妈祖保佑”,听说死了或者受伤了,立即浑身不着落,急着找寻到他们的真正下落。

  大部分的军属都是喜悦的,这么一场大战,几乎都是炮战,官兵们严格按规定着装,戴着难看的水盆头盔,身披鹿甲,有许多人给加多一层,结果战死者仅为三百八十五人,有上千伤员,但由于东南舰队的医护力量出众,舍得花钱,伤员基本上都救回来了。

  大家还看到垂头丧气的红毛番被押着出来游街,人们哄笑声四起,倒也没难为红毛番们。

  当天大家原地休息,而统计部门则紧张地计算战功,计划分配的奖励。

  颜常武并没有放松,他问起第二打击群的副提督李英外海的情况怎么样?

  李英回报说有可疑的船只在外海边打转,但没有受到攻击。

  事实上粤海的海匪李魁奇和刘香是想搞事,但他们狡猾得很,派出哨探船,探知东南舰队陆续回航之后,知道荷人战败,他们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

  第二天的早晨,整个高雄就开始人生喧哗,在高雄的妈祖神庙前,人们陆续聚集,因为他们年轻的督军,要到神庙里给妈祖敬献胜利,感谢她的保佑!

  当天上午,神庙热闹非凡,在颜常武的率领下,军官团加上士兵团声势赫赫地前往神庙。

  就在神庙前,女神的注视下,千万民众的作证下,颜常武给立功将士们颁发奖励和授勋。

  他先给自己弄上一颗星,让自己成为了“上将”军衔。

  当然是念过了对女神的祭文后,声明自己的战绩:打败了强大的荷人舰队,取得了丰厚的战果。

  感谢在女神的保佑下,我军大胜,重创敌人的同时,我方损失很小!

  感谢妈祖保佑我军武运长久,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

  祭品除了香火、三牲之外,还有荷人的战旗,军人们把它们掷在了颜常武的脚下。

  民众和军人们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

  作为首功的颜东来、程玉、考斯提特、西雷斯马首先上前。

  前三者还没什么,西雷斯马出来,民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身材高大,形容恐怖。

  随即民众们高兴起来,因为这个黑武士也在妈祖神像面前跪低,如此强大力量的人都向妈祖屈服,看来我东南府兴旺可期。

  颜大少机灵一动,脑门大开,弄出黑武士这个角色收到了一举数得的好效果。

  四位功臣都得到了金质战功勋章,后三者要不是充当领头羊要不是战功卓著,而颜东来则是炮击得力,打得荷兰人都抬不起头来,指挥轰沉了二条敌舰,他们都提升为上校。

  接下来是银质战功勋章的获得者,是各舰的舰长、还有表现优秀的副舰长,人数不少,有甘辉、施大瑄、洪熙官、颜彰、肖长荣等等,

  再下来是铜质战功勋章的获得者,奖励那些副舰长和高级军官、表现优秀的士官。

  战功勋章颁发完成后,则是近战突击勋章的获得者,奖励军官、炮手、控帆水手、舵手等,足足几百人。

  其中戴维先生得到了近战突击勋章,则是“功大莫过于救驾”,主动给颜常武挡了一枪,为了奖励他超乎职责之上的勇气,特别给他发了金质的近战突击勋章。

  所有人都按档次发放奖金,如金质战功勋章者有一千块银元,银质为五百银元,铜质为一百银元,近战突击勋章金质则有三百,银质为一百,铜质为五十。

  其余参战官兵都有奖金发,按功劳提升军衔。

  再有优异服务勋章,则给了李英(第二舰队长官)和陈衷纪(后勤保障得力)和斯托姆(设计战列线作战有功),他们得到的奖金是八百银元,其余协助战斗有功人士亦得到奖励。

  军官团成为最大的收获者,而奖励内容表现出首功军功,即上战场才有最大的奖励。

  当天庆祝仪式热闹无比,有阵头表演、有英雄骑马和俘虏步行上街,前面则是阵头表演,民众向英雄而喝彩,向俘虏们哄笑……居然给俘虏们扔……不是臭鸡蛋,而是蕃薯干。

  穿着发给的一身干净衣服的红毛番们又惊又喜,落入明人手里,他们起初怕得要命,但没想到明人居然待他们不错,并不虐待他们,上面交代说要优待俘虏(以便得到赎金)。

  他们没有杀人放火,烧杀抢掠什么的,东南舰队战死的人也不多,以前台风来的时候,闽海死的民众比这场大战死的人还要多!

  东南府民众心情好啊,连带着看俘虏也顺眼了,于是做出以蕃薯喂红毛番的事情,哄笑着就当是喂猪了(那些荷兰人还很高兴的样子),让人真是哭笑不得。

  ……

  当天的《东南日报》全版都是写此战的内容,讲述战斗历程、讲述英雄事迹,当然少不得给领导贴金。

  对于督军是不吝溢美之词,表述了少年英雄的高大威形象,他也绞尽脑汁,特意(仿)写了一首诗以作纪念,登在了《东南日报》上。

  《七律·贺东南舰队战胜来犯荷兰舰队》

  台湾风雨起南海,战列巨舰蹈碧波。龙争蛟斗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

  这首诗在东南府里流传,大家都是说一个“好”字,但好在哪里,则因为水平有限(连个举人都没有)则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倒是传到了福州抚衙,巡抚熊文灿无语。

  不押韵,甚至有点硬套胡来,但内容丰富,描述了东南舰队战胜荷兰舰队的宏大历史事件,可怕的是帝王之气外溢!

  气场强大,据说熊文灿曾评点曰只有太祖和永乐帝才有本事作出这等气概的诗,岂是长于深宫妇人后的皇帝所能做出来的诗!(这话只是据说,做臣子的不敢放肆,毕竟敢这么说是大不敬)

  而他的幕僚刘先生和钟先生说起来,感慨不已,他们帮办颜常武归明之事,看到他从一个小小的地方势力一天天地实力膨胀起来,到了今天,能够与红毛番做过一场,实在可怖。

  他们熟读经史,知道当初明朝巡抚南居益在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驱逐在澎湖的荷兰人时,是用一万人打一千荷人(其中还有上百的少年),只能够赶跑而不是歼灭,如今这台湾颜小子可是炮舰对炮舰,硬碰硬地取胜。

  目前颜常武有强大的实力,对于大陆并无滋扰,想来不是圣人,只能说他所图甚大,两先生评价曰:“如操、懿之辈也!”(曹操和司马懿一生都没有篡位)

  两先生的心中,不无投奔这等枭雄之意……

  他们尚且如此,闽省一带的文官武将,谁都不敢不给东南府的面子,福建水师名存实亡,有本事的人都过海投奔东南舰队去了,而闽省、粤省、浙省乃至于长江往北的沿海地区,好汉络绎不绝来投东南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