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7节 天命在我

第177节 天命在我

  荷兰人的舰队顶着凛冽的西北风,走着之字形,艰难地向着台湾岛开去。

  这是一支庞大到令人生畏的舰队,足足五十三艘红毛番的夹板船,是迄今为止在东南亚最大兵力集结,以前荷兰人从来没有动用过如此之多的战舰。

  出于两位可尊敬的皮特·波兹南和范罗丝马伦先生的力主,他们曾经观战过颜常武与许心素的交战,也曾经到过东南府谈判赎回被俘的荷人,对于东南府的力量有相当多的了解。

  他们正呆在旗舰“普罗米修斯”号上,与司令官“松克”先生站一起。

  松克,祖籍阿姆斯特丹,是个身材特别高大的荷兰人,一头明亮的红发茂密,看起来象头红毛狮子。

  他是个幸运的家伙,他本为台南荷兰城堡的指挥官(总督),在回巴达维亚叙职的时候发生了颜常武夺取台南的大事件,他走脱了。

  但是台湾对于荷兰人觉得太重要了,因为那里通向“白银之乡”-----倭国的道路,西班牙人在美洲有大量的白银,在荷兰人看来,倭国是财富的源泉,为了拿到白银,荷兰人干脆不传教,以取悦倭人。(荷兰人是新教,不承认教皇,而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因信奉教皇,教皇敕令让他们去传教,从而得罪倭人)

  没想到东南府横空出世,强制所有经过闽海和台湾的船只都要交纳二千银元的过境费,实在是往荷兰人身上血淋淋地割肉。

  又听闻东南府发展得不错,尤其是那里的甘蔗,产量高、质量超好,英国人包销,赚到盘满钵满的,让荷兰人看得眼红极了!

  论起来,欧洲诸国英国、法国、西班牙、荷兰、葡萄牙在亚洲的经营各不相同,英国重点开拓印度,其实力本不过马六甲海峡之东,如今与东南府交好,有所扩展势力;法国还没有把力量投放到亚洲;荷兰则满亚洲跑,重点开拓倭国和巴达维亚,西班牙人占据吕宋,葡萄牙人在中国有澳门这个立足点。

  白糖是一笔大生意,英国在印度、荷兰人在巴达维亚都种甘蔗,但当地土著又懒又蠢,毛都种不出一根来(这是必然的,汉人种地有加成)。

  荷兰人想依靠当地华侨,可是数量又少(华人下南洋本来会有一个高潮期,即明末清初时,大批不想留辫子的汉人下南洋,但我们可爱的颜大少崛起,不会把这些力量给了红毛番),成不了规模,东南府盛产白糖,让东南府居然成为了亚洲的制糖中心。

  荷兰人意欲夺取东南府!

  加上皮特·波兹南和范罗丝马伦先生的鼓吹,他们认为不可让东南府成长起来,必须趁着他还小的时候把他扼杀在襁褓中!

  两位先生认为,东南府的颜常武虽然年轻,却行事老辣,发展经济和军事稳稳当当,实力一年上一个台阶,加上东南府的民众对他俯首贴耳,他的力量在不断提升中,假以时日,他将成为不止是荷兰,而是所有红毛番的心腹大患。

  当他的力量到达印度洋时,整个亚洲都成为他的天下!

  最终说服了巴达维亚当局,他们强令那些忙碌得象工蜂的荷兰船长们停止生意,到巴达维亚集结,最终成行。

  ……

  哗的一声,浪花漫过了前方右侧的一条较小的船露天甲板,整条船都漫在水里!

  松克从望远镜看到这一幕,不禁诅咒道:“这该死的天气!”

  冬季海上的风浪不小,然后风向又不利,应该在春天和夏天吹东南风时进攻才是好时机。

  他目光不善地望着皮特·波兹南道:“明人的春节期间,他们都会集中一起过节,方便我们将他们一举歼灭?”

  “正是如此!”皮特·波兹南自认为是个大明通,方有此倡议,利用春节进军。

  不过他没想到巴达维亚就象个漏风的房屋,根本没有秘密可守,明人早就张网已待。

  “那样好!”松克握紧了拳头。

  他要把明人舰队一举歼灭,攻上台湾,届时,他就是台湾总督!

  正做着一帆功成,成为几百万两白银的大老板美梦时。

  “蓬!”远远的一束烟花升起来,接着烟柱升起来!

  荷兰人心中一凛,马上各舰的指挥官、了望哨的望远镜望向北面。

  在波涛中,他们好不容易发现了一条东南府的快帆船,那条佛盖特船升起了烟柱,与荷兰舰队保持着距离,显然为已方舰队引路!

  大概有八条佛盖特快船被派出去,遂行侦察任务,如果发现敌情,他们依靠点起烟火给主力舰队打信号。

  “该死的!”皮特·波兹南恼火地道,看来东南府有备了。

  “没啥!”松克硬硬地道:“大家碰一起,早点让我们打完了事!”

  ……

  大战在即,众生各态,有的紧张,有的豁达,一些人忙着工作,有的人向妈祖祈祷。

  而在旗舰“东南号”上主舱里,颜常武正悠闲与戴维先生下着中国象棋,说起来东南舰队的棋牌类游戏挺多的,除了五十四张的扑克牌之外,还有中国象棋、西洋棋、围棋、飞行棋、五子棋、斗兽棋、陆军棋……简直不敢想象。

  他下棋,喝茶、吃小点心,似乎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无甚在意,尽管这场战斗可能关系到东南府的命运,他的命运、甚至是中华的国运!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戴维先生问道。

  “没啥担心的,我准赢!”颜常武轻描淡写地道:“天命在我!”

  无须多说,戴维先生点点头,他相信也是如此。

  然后他道:“荷兰人派人来找过我!”

  “我知道!”

  “你知道?”

  “当然知道,找你的人在离开后即被我们逮捕!”颜常武直言不讳地道:“他供认出你没被他收买。”

  “你监视我?”

  “当然!”颜常武淡淡地道:“情报局监视所有的高级官员,你属于重点监视的对象,许多人认为我不应该和你这样的(戴维先生主动接上去道:“红毛番”)红毛番过于接近,他们等着你犯错误,好在你没有!”

  “看来你会成功!”戴维先生钦佩地道。

  统治者绝对不能相信任何人的,相信别人就等于把命运交到别人的手里,而别人是不会对他客气的!

  这点颜常武就做得很好,懂得养狗防身,又不搞大狱和牵连,如此大家都过得去,同时他安全得保。

  “我肯定成功!”颜常武一点都不谦虚地道。

  “报告!”门边出现了一个侍从军官道。

  “说吧!”

  “我们发现了荷兰人的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