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46节 舰上一天 2

第46节 舰上一天 2

  “作为一个舰长,最重要的是能在各种情况下航行良好和打炮杀敌,与敌交战!”斯托姆面授机宜道。

  要驾船,首先要清楚风帆,从船头开始,有:舰首斜桅、前桅、主桅和后桅,而桅杆上挂着的风帆种类有斜杠帆、三角帆、四角斜桁帆、主桅支索帆、前桅主横帆、主中桅支索帆、前桅帆、主上桅支索帆、前上桅帆、后桅支索帆、主横帆、后中桅支索帆、主帆、主上桅帆、后桅纵帆、后桅中帆、前中桅支索帆等。

  当然,北港三号因为不够大,船帆的种类并不齐全,但斯托姆知识面广,将他们列举出来,而大家的教材也有。

  不过只是学到皮毛,真正实用的是靠具体的指挥。

  忒够多,所得到的船帆组合,基本上是为了最大程度利用顺风、侧风、逆风等等情况来设计的。一般来说,在船首到第一桅杆之间拉起斜帆三角帆,以利用逆风推进。而第一桅杆和第二桅杆上会使用横帆,充分利用顺风,并且在高帆上使用支索帆。最后的桅杆上使用斜桁帆,增加纵帆的帆力。这样的配置可以兼顾各种风向的需要,为船只在各种海域提供稳定动力而设计的。分布在桅杆的不同位置上。

  他一一进行解说,横帆是吃风的主力、装在舰尾的尾斜桁帆,可以帮助转向、和三角帆的作用是能够在逆风时让帆船进行之字形的机动……

  “三角帆可以逆风而行?”有人问道。

  “不,它不能,它的原理只是夹角侧风而行,然后走之字形完成逆风而行的航路。”

  要让战舰航行得快,必须让战舰的风帆尽量展开,以承接更多的风力,风帆的组合方式,张帆的角度是一门大学问。

  “张帆时,水兵们必须严格按照操作规范,先展开帆衍(用来悬挂风帆的杆)两端的风帆,然后才松开风帆中央的帆突,如果帆突先放松,那么……”斯托姆做了个飞翔的动作道:“风帆很快吃风就胀满,一下子飞到桅杆顶端,胀满的风帆会把帆衍两端的水手给打到甲板上!”

  “来吧!”斯托姆深呼吸一口气,站在了船尾高位上开始了发号施令!

  现在天气睛朗,风速中等(看桅杆上的飘带即知,有经验之谈,飘带高起),所以他下令所有船帆打开。

  “上桅帆升至桅顶,左舵!”颜常武高叫道。

  他现在进行的操练是以海上的一座小岛作为目标,指挥船只给开过去。

  然而,他失败了!

  在他的指挥下,训练船却没有按照他的要求而行驶,却歪歪扭扭地偏离了方向。

  “不及格!”斯托姆毫不客气地道。

  他接过指挥权,把船移开远一点,换另一个学员来指挥操纵。

  令人汗颜的是,当天没有一个学员成功地将训练船开到指定的位置,个个都开歪了!

  看来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训练。

  ……

  上午的时间在不断地训练中度过,到了11点左右,舰长要检查当天值星官(值班军官)的工作日记,听取军官和士官的例行报告,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如果有犯错误的水手,则着召集全体水手集合,公开施行鞭刑。

  “船上必须有军法,才能够令行禁止!”斯托姆解释道。

  当天的倒霉鬼是一个水手,他做值日时没有把地方打扫干净,结果挨了三鞭,公开执行!

  正午时分,大家开始午餐,午餐完毕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例如开战或者遇到暴风雨,那么下午的时间用来训练,军械官、水手长教授水手们冷兵器格斗、枪支的使用,帆缆的操作等技巧,军官还要组织炮术、接舷战、灭火、排水等相关训练。

  因为军官的缺乏,三个荷兰人忙得要命,而学员们则紧张地学习他们的指挥技巧。

  由于有教材,军官发出的指示加以对照,学员们领会得比较快。

  说实在话,打炮听起来很爽,但实际操练起来却一点都不愉快。

  船甲板里气氛紧张,放炮时硝烟弥漫,更恐怖是炮的后座力,还有倒霉时海水从船舷的的倒满!

  “大家都知道了,战舰上最重型威力最大的火炮安装在最底层的炮甲板上,那么,战舰在风浪中航行的时候,最易被海水倒灌的就是重型号火炮的舷窗,但在海战中,舷侧重型舰炮往往是胜负的关键,于是在许多战斗中,水兵们冒着狂风与大浪装填火药、弹丸,然后打开舷窗,将大炮推到舷窗处击发,此时风浪就涌进来,所以看大家怎么想,被淹没还是被击沉!”斯托姆感叹地道。,

  有学员问起来:“那总教官您的选择呢?”

  “废话!”斯托姆断然道:“开窗开炮!”

  “至于进水,那就抽水呗!”斯托姆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个个军官都知道是个苦活,他们见识过了,在风高浪急的时候,澎湃的海水会沿着低矮的底层炮甲板的炮门缝隙渗入船舱内部直到流进底舱,底舱积水会导致储存的食物变质,而且舱底船板和龙骨被海水浸泡腐蚀,对船体也是致命的,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调动上百名水兵轮班,整日不停地将舱底水往外抽(手泵提水),多的时候他们平均每小时抽上几十吨的水!

  想想这边开炮,那边抽水,没有一个人能够闲得了的。

  在舱内开炮相对安全,但是危险同样不小,炮口后座力将炮推后,碰人就伤!还有火炮的质量不高,容易炸膛,旁边的人轻则炸成花脸猫,重则骨肉分离;万一粗心的水兵把火药给点着了,连跑都跑不掉!

  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天降横祸,外面打来一炮,打中自己的只好自叹命苦了。

  “所以,我们都要信奉妈祖娘娘,求她保佑!”总教官斯托姆木然着脸道。

  但总司令颜常武则比他积极地道:“我们请妈祖娘娘保佑,我们还要做好备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