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7节 船坞带出的水泥

第37节 船坞带出的水泥

  斯托姆力主颜常武必建干船坞,得到了他的采纳,并且一造就是两座!

  所谓干船坞,是一个放船的,很大,建在海边的很大的封闭的空间,有闸门,船可以开进去,闸门关上,放掉水,人可以在里面修船,多数是水线以下的,修好后再把水放进去,开闸门,船就可以开出去了。

  “一定要修建干船坞!”斯托姆指出道。

  “哦,你的理由呢?”颜常武洗耳恭听。

  斯托姆娓娓道来:“造好一条船,至少要花上3年,最好要6年,在紧急情况下,6个月也能够造好一条船。”

  “但是这样的船易招致海上灾难,一旦船体结构封闭,阴暗、暖和、潮湿的环境就会有利于木腐菌的繁殖,这就会逐渐降低木材的强度,最后摧毁船舶的致密性,导致散架。

  同时,船在海上航行,木头连接处泡在水里会腐败,船与海水接触的地方会生出大量寄生的海生物,也会侵蚀船底和船身,在热带地区,这种侵蚀会严重地减少船的寿命,如果不做维修的话!船坞还可以在战斗之后立即做战损船只的维修,作用非常大!”

  “在荷兰,由于船多,一年可造几百条船,烂船不是大问题,甚至连船带货送给货主都可以。许多国家都是如此,只有英吉利人很早就造了船坞,但在我们北港,我们的船少,为了延长船只寿命,降低成本,我们应该建立船坞。”斯托姆坚决提议道。

  让他高兴的是颜常武从谏如流,建造船坞,还建了两座!

  英吉利的船坞是石头做的,而北港的船坞用的是水泥!

  颜常武的学识广博,知道水泥的制作是石灰石、粘土、铁矿粉按比例磨细混合,这时候的混合物叫做生料,然后放进水泥窖中进行高温锻烧,1450度时得到熟料,再与石膏一起磨细,按比例混合,成为水泥。

  说得容易,做起来却不容易,但是颜常武有钱有人哪!

  他派人过海,“请了”闽南一带最出名的制陶制瓷器和烧砖、烧石灰的师傅共五人,均举家搬迁赴北港为他服务。

  软硬兼施,仅安家费就给了一千银元,这价码绝对不算低。

  到达北港后,陈衷纪与他们亲切交谈,让他们充分认识到“从也罢,不从也罢,要认命!”

  只要认直为大龙头服务,达到他的要求,那么就是重重有赏,否则,只好请各位做龙王女婿了!

  曾经深受法治熏陶的颜常武,做起坏事来是得心应手了。

  师傅们集中一起攻关,

  石灰石、黏土和铁矿粉不缺,先混和一起进行试验,他们在山坡地上开辟了一个窖,把作料投进去,不断地进行火力调整,观察其成果。

  反正最终的结果是粉末,和水混和,干了之后即成。

  起初,师傅们有抵触的心理,但当第一炉成品出来后,他们有了兴趣!

  产出的泥粉与水混合,干硬后即成了坚固的泥面!

  脚踩不烂,拳打生痛,牛蹄不破,水淋无妨!

  还真的是哦!

  当然,这种水泥不可避免的粗陋,碰多几下,泥灰扑扑地往下掉。

  师傅们敏锐地感觉到一个伟大的发明摆在他们的面前,将会改变千百年建筑史!

  虽说是大龙头的资金和思路,但是成品可是他们实践出来的,而且陈衷纪说得很清楚:你们会在历史上留名的!

  他们不再用督促,日夜不停地开火,通宵达旦。

  经过不断试验,他们已经试验出较为成熟的产品,并归纳出水泥的生产过程,即从原料开采到水泥出厂,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可简单称之为“两磨一烧”。

  第一阶段是生料制备。

  即把石灰石质(石灰石、泥灰岩、白垩、贝壳、珊瑚类)原料和粘土质原料(粘土、黄土、页岩、粉砂岩、千枚岩、河泥及湖泥类,主要提供),加上铁炉渣、煤矸石、矾土等,经破碎和烘干后,按照一定比例配合、磨细,并调配为成分合适、质量均匀的生料。

  第二阶段:熟料煅烧。

  将制备好的生料送入水泥窑(其实就是石灰窑的结构)内,以高于烧石灰的温度煅烧至部分熔融,所得以水泥熟料(颗粒状或块状)。

  第三阶段:水泥粉磨。

  就是在把熟料磨细的过程中加入适量的石膏磨细成为水泥。

  师傅们的作用在于此,他们不断地选料、配料,来回地试验,得出比较好的成果。

  他们发明了一种碎石机。这是靠水力转动的机器,机器的心脏部位就是几只巨型压棍。压棍上带有凸凹齿,被水流冲击着可以飞快旋转。几百斤重的大矿石被送进压辊,立刻就碎成人头大小的石块,接着由传送带传到下一组压棍上继续粉碎。这样,经几道碾压,矿石就变成了粉末。

  这种碎石机越做越大,以提高效率,站在这机器的旁边,耳朵听到震耳欲聋的声响,眼见那些巨大的石块被轧成小块,出来的是粉末,为之叹服。

  水泥窑终日热气腾腾,工人们情绪高涨,忙乎于生产中。

  完成后的水泥包在防潮油纸里,装在类似欧罗巴的火药桶里,用两圈铁片一箍就行,但要考虑装满水泥后的分量,太沉或太轻都不好。就这样,颜常武建了一个木桶厂,用来装水泥还有自家的火药,后来还兼营装酒。

  颜常武验收了水泥之后,对此表示满意,命名为“北港水泥”,声明来自于他的设想,由王赵陈余程五大工匠完善,成功,历史上将会留名,并重赏每人二千块银元。

  颜常武下令作进一步的改进:掌握确切的烧成温度和正确的原料配比,并一步提高效率,他还提出了增加预热系统、冷却系统和鼓风系统等等。

  以今人的眼光看来,这种水泥效果不如、成本也高,生产工艺落后,尤其用的是石灰窖而不是回转窖(回转窖能够受热均匀,磨得更细),既不节能也不环保。

  但终究还是水泥!

  立即派上用场,抹在船坞壁上,坚固耐用。

  用在北港灯塔建筑上,再有就是修路、建房,水泥厂的产品供不应求,颜常武极是高兴的同时,顺理成章地成立了“东南情报局”以作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