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1节 升官后的教育

第31节 升官后的教育

  相对于城内敌人的纠结,城外北港兵却从容得多,他们边喝茶,边看水师营的兄弟们打炮。

  李英是水师营的老总,不管不顾地,将他带的五百人分散到四条大舰上,反正不用启帆,都下了锚,直接在港内冲着奥伦治城猛轰!

  当时的黑火药大炮发射实心弹,要是一条舰去照顾一座城,有种“杯水车薪”的感觉。

  但有四条舰就不同了,每舰40门炮,20门一侧,80门炮去对付一座城(其实还是座小城),炮弹不停地落下,打得城里灰烟冒起,渐渐高飙。

  岸上的兄弟们高声为他们喝采,大呼水师营的兄弟们炸得好!

  给城里一小时的时候考虑,北港兵暂歇,炊事员就在码头上煮了茶,送到前线上,大家分享,吃着蕃薯干。

  茶不是什么好茶,但打过一仗,大家有点累了,什么茶都不计较地配合蕃薯干吃着。

  大龙头给军队的待遇是正餐吃米,再提供免费的蕃薯干给军人们当小食去助力,他有教导:“蕃薯干里面有淀粉,吃进去可以转化成大家的体力,反正打仗时休息吃它最好。”

  于是大龙头麾下的兵,蕃薯干就成为了正式的军供品,运输到军队中,随着他们走遍东西两大洋,除了当零食,军粮送不上来时直接当成了主食,所以蕃薯干成为了颜常武官兵的符号,那些在他们手里吃够苦头的敌人,则把他们称为“放屁兵”!

  毕竟吃蕃薯,放蕃薯屁还是有的!

  军队中唯一不喜蕃薯干的兵种是舰队,送也不要,嗯,密闭的船舱里放P,大家享受不起啊!

  好在他们的待遇丰厚,不吃蕃薯干,还有牛肉干吃。

  ……

  趁着当儿,颜常武接见了一人俘虏一条船的英勇士兵。

  船很值钱,重要的是这条船上有三十五万两幕府白银。(来自倭国)

  起初大家不知道,但一清点,个个都是惊呆了!

  船舱里一箱箱的白银,开箱后耀花了大家的眼。

  如果给这条船开出港外逃跑,大家都要……难以想象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反正荷兰人想都别想活着,否则大家的气往哪撒。

  得到了三十五万两白银(军纪:一切缴获归公)的颜常武心情大好,问那个夺船奇兵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龙头的话,我叫周全斌!”他铿锵有力地答道。

  “周全斌?这名字有点熟啊!”颜常武翻找着记忆,有了一点印象,再一问:“你是哪里的人?”

  没记错,周全斌说他是同安县金门浦边人,与记忆中的资料重合,是他!

  哦,记起来了,这是个台湾早期的名人,后来随郑成功抗清,常献进兵之策,又随郑成功攻打在台湾的荷兰人,有殊功,为总督承天府南北诸路。

  郑成功去世以后,其弟郑(世)袭在黄昭和萧拱宸的鼓动下在台湾自立为继承人。周全斌作为世子郑经所率讨伐军先锋,趁大雾强行登陆潦港。黄昭察觉后亲自率军迎击,周部几溃,此时周全斌刚刚登陆,见状大呼:“后面是水,大丈夫宁可死于战,不可死于水。吾已将船弃掷,可速从吾前往!”随后亲自冲锋。诸军闻之,都反身奋战,一时间喊声震天。黄昭中流矢死,其军大乱。随后郑经免盔相示,招降了剩余的叛军。

  郑经主台时,督理五军务。翌年回厦门,九月大败侵犯厦门的清军。十八年(1664),金门、厦门失守降清。康熙四年(1665)随施琅征台湾任副帅,至澎湖遭风引还,编入汉军正黄旗,封承恩伯。

  之所以记得他,是颜常武作为地图编辑时满世界跑,对台湾历史有所了解,台湾闻人记得了。

  不想,成为了俺的小弟哦!

  天才到哪都会显露出来,周全斌非常年轻,却极有勇力,打仗有头脑(一人单挑一条船,还成功了,不是有头脑是什么),有此猛人,吾当重用之!

  颜常武大声道:“周全斌力夺大船一条,立了大功,当重赏!”

  “我任命你为少校,赏银一千个银洋!”

  周全斌大喜,但又有些惶恐,他现在还是个“二等兵”呢,一下子就跳到了少校,这可是营长的级别。

  他很聪明,立即行军礼道:“报告大龙头,全斌只是个兵,没什么经验,不合适当少校!”

  “我说你行你就行!”颜常武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不容置疑地道。

  他一摆出上位者的姿势,周全斌自然不敢说什么了,恭声道:“是!”

  “好了,你有这么高的军阶,有权参加军议,就在这里等着吧!”

  “是!”

  ……

  军官们都被叫来了,看到扛着两杠一星新鲜出炉的周全斌都暗暗诧异,但听说他缴获了一船白银,有的人释然、有的人眼红,众生相,让颜常武一目了然。

  “你们对这位周少校有什么看法吗?”颜常武给大家介绍道。

  “妒忌他吗?一下子从二等兵升到少校,将来有个营长当当的,你们妒忌吗?”

  邓天彥资历稍老,说话道:“我们当然不妒忌,这是他功劳得来的,他也是用命去拼的!”

  众人纷纷称是。

  “对!”颜常武喜道:“这就对了!”

  “有象周全斌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层出不穷,意味着我们的团体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所谓的水涨船高,团体好,大家才会好,靠我,也靠你们,大家共同努力!”

  “大家要团结,团结才是力量,有人高升了,大家要恭喜他,明白吧。”

  所有的人一起应允,颜常武冷笑道:“如果谁搞不团结,他再大的本事,我绝不宽恕,我的团体,不需要这样的人。”

  敲打了一下大家,再给个甜枣道:“你们很清楚军阶,最高有元帅,下面还有将级,而你们现在最高才是中校,我的元帅、将官不是摆设来看的,它们等着大家升上去!”

  “风物宜放长远,我们的军旗是什么?”他问大家道。

  “星辰、山峰和大海!”大家应道。

  “所以我们的征途就是星辰与大海!”颜常武挥挥手道:“只要你们作战英雄,胜利连连,我又何吝封赏!别说元帅、将军,就算是爵位,也不是问题!”

  爵位!

  在场的人做得军官,都不是傻子,哪还不知道颜常武的意思。

  一个团体,上位者力争上游,随从者哪还不紧紧跟上!

  见到大家眼睁睁心动的样子,颜常武满意地点头道:“下面,我作攻城的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