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寄生特性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寄生特性

  她皱了皱眉头。

  看女人伤口的样子,倒是让她想起在植物界中,那些因为生长的距离过近,因此被夺取了营养,最后因为弱势而死亡的植物的样子。

  所以,这种藤蔓虽然可以用尖刺来刺伤活物,甚至把自己的寄生的子株直接刺入活物的体内。

  但不管子株有多少个,最终活下来的,只有那个最强壮的?

  这可真是个残忍的竞争规则。

  不管是对藤蔓,还是对被它们寄生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很快,男人跟小姑娘就带来了她所需要的东西。

  “你们先退后,还有不管一会你们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声,知道了吗?”她嘱咐道。

  父女两个惊恐的猛点头,然后二人退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两人情不自禁的蜷缩在一起,成为了彼此的支撑,忧心忡忡的看向了床上的女人。

  也幸好林梦雅进来之前先做过了准备。

  各色的药粉她都带了一些,还有她平常用的那些手术刀、银针之类的也都在身上。

  她先用手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唯一一个活下来的藤蔓子株的伤口附近是硬邦邦的,直径大约有十公分左右,而且是呈放射状递减。

  这也就是说,子株也有可能发育了。

  虽然在外面看不到,但里面却有可能已经根系的存在。

  她不能大意。

  否则这女人的命就没了。

  将手术刀消毒完,她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姑、姑娘?”

  中年男子咽了咽口水,细弱的叫了她一声。

  她用眼神询问过去,对方搓了搓手,干巴巴的说道:“你就治吧。其实这几天我家这口子总是疼得要死要活,要是,要是真的没了,也是让她早日享福去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她还是看到了男人的眼眶变红。

  这个男人并不是个懦弱的人。

  在面对城中诡异藤蔓的袭击,他选择了保护自己的妻女跟那些陌生人。

  可是,他却无法替自己的妻子解除痛苦,还差点因为识人不明,让闺女遇害。

  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应当是旁人无法想象的复杂跟焦灼。

  但是在面对妻子唯一的希望的时候,他还是站了出来,想要替妻子求个结果。

  这得是有一颗多么果敢又沉稳的心?

  在这一刻,她似乎也被男人所感染了,心绪不由得安稳了下来。

  她微微颔首。

  “我知道了。”

  一鼓作气,她按照之前选定的部位,缓慢而有力的下了第一刀。

  随着表皮被划开,里面却没有留出任何鲜血,反而在打开皮肉之后,发现里面居然隐隐泛着墨绿色。

  这是藤蔓扎根到内里的原因。

  她一边小心翼翼的为女人打开伤口,另外一边还在回想之前在看到盛长老发狂时候的模样。

  当时,盛长老身上的藤蔓是直接破体而出的。

  他还因为那些伤口而变得鲜血淋漓。

  可她现在打开的伤口里却没有血,也就是说,藤蔓寄生到一定程度的话,也许不会吸干人的血肉,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达到共生?

  她继续往里面刨去。

  很快,她就发现在那株小小的子株,居然已经发育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团。

  只是因为都藏在女人的皮肉里,所以外面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可怕。

  “呀!”

  身后,女孩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不过立刻想到她的嘱咐,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但是那双清澈的眼中,还是不免染上了几分恐惧。

  那是活生生的人呀!

  那一团如蛇一样诡异的藤蔓,却死死的扎根在母亲的血肉之下。

  从那一刻起,女孩除了害怕之外,更多了几分执念。

  那藤蔓是灾祸,是鬼物,是不详!

  她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东西彻彻底底的去除!

  林梦雅也没看那姑娘,转手换上了银针。

  她虽然不是很清楚藤蔓平时的活动轨迹,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藤蔓吸取的所谓的营养,就是活人的血。

  手下针落,她封住了女人背部的几处脉络,完全断绝了藤蔓的营养来源。

  她不能封得太久,不然被封住的地方会坏死。

  所以,她是在赌。

  时间一点点过去。

  眼看着女子被封住的部分渐渐变得青白,林梦雅也不免有些着急。

  藤蔓依旧毫无动静。

  系统内,小药也不断的在分析。

  “难道是咱们猜错了?藤蔓不是靠着血管来吸收血液的?”

  可是光凭着后背的那部分的血,又怎么够藤蔓的营养?

  林梦雅已经抬起了手。

  只要再过十秒还是没反应,她就得立刻拔下银针,让那部分过血。

  突然,藤蔓动了。

  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但没想到下一刻,还死死的扒在女人身上的藤蔓,居然像是章鱼一样,从女人的伤口处拔了出来。

  这下子,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梦雅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

  藤蔓好像是真的要转移。

  但林梦雅怎么会给它这样的机会?

  她手快速的施针。

  是用了短短几秒,就把藤蔓可转移的地方都给封死了。

  而后,在藤蔓的最后一只根茎刚拔出女人的身体,林梦雅就迅速的徒手拔出了藤蔓,另外一只手也几乎是在同时拔出了女人背上的银针。

  “火!”

  她冷喝一声,护卫立刻端着火盆到了她的面前。

  林梦雅将藤蔓打了个结,然后用布一罩,扔进了通红的炭盆里。

  那布上已经被浸泡了许多的火油,几乎是一碰到火星子,就“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随后,林梦雅就闻到了好大一股子焦糊的味道。

  她只瞥见被烧焦的藤蔓还剧烈的挣扎了几下,而后化为了灰烬。

  整个过程其实总共也就几分钟而已。

  但对于周围的人来说,却足以铭记一生。

  尤其是那对父女。

  他们几乎是被直接颠覆了认知。

  那东西,真的只是藤蔓而已吗?

  “现在患者大量失血,最好的办法就是静养。至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现在也不好说。”

  林梦雅快速的清理了其他的伤口,而后缝合完毕,摘下了羊肠手套嘱咐那父女二人。

  看来她刚才猜测得不错。

  这种藤蔓的子株就是靠着吸食被寄生者的血

  液生存发育的。

  如果被寄生的人死去,那么子株就会离开,寻找新的寄生者。

  这是个很可怕的特性。

  要是真的有被寄生的人或者离开这里,那么一旦条件满足之后,藤蔓就会大肆寄生,进而造成一场浩劫。

  只是有一点她想不透。

  为何她打开女人的皮肉的时候,那些藤蔓却是紧缩状态的呢?

  她在女人的背后发现了好几个小孔。

  很明显这是藤蔓的子株想要往外扩张的时候留下来的痕迹。

  也许,整个盛家内藤蔓的消失,也像是女人这样,是全部缩回了原地呢?

  她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些极其不好的预感。

  “大哥,在藤蔓突然消失之前,这里可发生过怪事吗?”

  她问道。

  正忙着照顾妻子的中年大哥也是一愣。

  对于妻子的救命恩人,他当然是知无不言。

  苦想了好一会子,才拍着脑袋说道:“要说有什么奇怪的,昨天晚上我闺女好像是闻到了一股子花香。”

  他推了推小姑娘。

  后者还是怯怯的,但至少还是勇敢的跟她说话。

  “我、我昨晚在院子里给我娘熬药的时候闻到的。”

  药味苦涩,所以小姑娘才会注意到空气里与众不同的花香。

  再加上那些人胆子很小,一直只会躲在屋子里,根本不肯出来,也不肯开窗,这才没有闻到。

  “主人,我觉得我们可能得逃命去了。”

  系统里,小药不由得警告她。

  子株是幼年期,那么那些几乎可以把整个盛家城都包裹起来的巨大藤蔓,很有可能就是成年期了。

  盛长老当时刚刚被藤蔓破体而出的时候造成的伤口,后来却一个都不见了。

  很显然,藤蔓吸取的那些能量,有一部分是可以回馈到寄生体身上的。

  那么盛家城内的那么多条人命,究竟能让藤蔓发育到哪一步呢?

  林梦雅的脸色变得愈发的沉重。

  “通知外面的人接应,把幸存者都送出城去!其他人,跟我一起去盛府探一探情况。”

  在那之前,她还得先彻底的检查一下那些人的身体状况,免得他们把子株带出去。

  一听到可以出城,大多数的人都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

  对于林梦雅一行人所说的检查,也鲜少有抵触的。

  不过,搅屎棍这种东西,不管是在哪里都是无可避免的。

  “拿开你的脏手!你要是再敢碰本少爷,我就剁了你的手!”

  还是那个赵姓纨绔闹得最欢。

  林梦雅拧着眉头过去,却见到那人居然气急败坏的要跟她的人动手。

  “干什么?”

  时间紧迫,多耽误一秒,这里的人,包括他们就会危险一分。

  但赵姓纨绔却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本公子要走就走,用不着你们假好心!”

  这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只是让你们脱衣服检查而已,情况特殊,希望你能理解配合。”

  “呵,要我脱也行。”

  赵姓纨绔指了指她,嘴角露出了一抹猥琐的笑。

  “让她跟那个小丫头来伺候少爷我宽衣解带,我就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