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小白领 > 第四百二十一节 京兆牧和长安(35)

第四百二十一节 京兆牧和长安(35)

  体统这样的东西,说真的,很难看到,因为大家都是不讲究的人。

  叶晓的脾气比石头都硬,所以将汤匀庆拖出去之后,直接扔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差点将他的腰给折断了。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

  “哎哟,哎哟,你,你竟然敢如此的无理,我,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汤匀庆揉着自己的腰肢,不停地喊道。

  叶晓却忽然朝前一步,看着他,低声道,“你派来的那个刀客,我们已经抓住了,而且已经审问出来了,你回家之后好好地享受一番吧,少爷让我告诉你,这次陛下如果不处理你,那么,你不是喜欢暗杀吗?也让你尝尝松洲的刺杀,保证让你全家还有族人都死的一个不剩,而且还是一堆的腌臜事,希望你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吧,而且,我们少主给你面子的时候,你要知道,他是你的上司,而你却不是个东西,怎么,觉得自己一个狗屁通判府事就是无敌了?杀了你,不比杀一条狗来的难,还有你的那个所谓的薛国公,他算是个啥?”

  说这句话,叶晓转身就走,而汤匀庆却似乎是忘记了痛苦了,自己派去的人看来是被抓住了,而且听说了松洲一些奇怪的审讯办法,很容易就攻破一些人的心理防线。

  “大人,大人,你没事吧?”

  李儒等尽快地跑过来,看着汤匀庆躺在那里,赶紧说道。

  “没事,送我回去。”

  汤匀庆担心还有其他的事情,就赶紧让人送自己回去。

  但是呢,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结束的话,那么一切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而此时的皇宫里,天色已经灰暗了,李世民还在那里看奏折,对于他来说,有的时候,自己就是个一个傀儡,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如何,就是看不完这些东西,天下的事情似乎都会在自己想要看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消失,其实呢,这个还是让人头疼的地方,因为,很多事情其实已经有人做了,否则的话,他得想死。

  “启禀陛下,常伴伴回来了。”

  一个内侍在门口说道,一般的情况下,在皇宫里,一个人一个位置,你想要做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的话,你就不要多想了。

  “让他进来。”

  李世民放下奏折,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是木的,这个也是过去的一种不好的现象吧,却没有办法,自己就是皇帝啊。

  常涂进来之后,给李世民施礼之后,就将账目递给对方了,这件事虽然叶檀说了,等等,但是呢,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放弃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是开始而已。

  “好,好,这个叶檀不错,不错,竟然可以弄出这么多的钱财,还有这些田地,也不错,虽然不是很肥沃,可是呢,依旧是不错,不错。”

  李世民在上面看着很开心,而在下面的常涂却觉得吧,这个日子似乎是有点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

  李世民作为一个皇帝,做事的习惯就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因为如此,他也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也是如此,所以,一看到常涂的模样,顿时皱眉地问道,难道说这个老奴才现在不听话了吗?

  “启禀陛下,这个只是账目,实际的东西没有这么多。”

  “砰。”

  常涂有点难以说出来理由的时候,却听到李世民直接就拍着桌子喊道,“大胆,叶檀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截留朕的东西,是不是皇后对他太好了?让他无法无天了。”

  常涂的心中一方面骂着叶檀,你自己弄出来的事情,却让老子来帮你善后,真的不是个好人,但是呢,也因为如此,反而对于叶檀的行为有点吃惊,这小子,不愧是个侯爷,而且将一个松洲治理的非常不错,这样的人,不简单哦。

  “启禀陛下,不关叶侯的事情。”

  “哦?不是他,是其他的人?难道是你?”

  李世民有的时候看着很有大将风范,但是呢,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却不是很好,特别是自己的儿子,那就更加不用说了,说真的,如果他不是这么胡来的话,历史上的几个儿子,都是人才啊,加上良好的教育,以后的成就不凡呢,但是呢,他就喜欢嘚瑟,觉得自己拿到了皇位了,所以就开始折腾了,这样子折腾那样子折腾,最后儿子的才能几乎都被消耗掉了,然后武则天上台了之后,就开始将李世民杀的剩下的儿子继续杀,那些人的能力都一般,才活着,也因为如此,在后来的斗争中,只能去死了。

  “老奴不敢。”常涂可不想背锅哦,而且他都这样子的,怎么会在乎这个东西呢。

  “那谁拿走的?朕要他的脑袋。”

  李世民的话肯定是气话,不过呢,却让常涂似乎明白了一些事,这个可能就是叶檀要的结果吧。

  “是汤匀庆和李儒等。”

  常涂的话一出来,就让李世民牙疼,他想到的人是长孙顺德,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也因为如此,反而有点让人觉得不舒服。

  “哦?他们怎么敢拿朕的东西?不怕王法吗?”

  李世民的话有点过分了,因为所谓的王法在这里没办法用,因为是他和叶檀的一个交易,如果这件事被房玄龄和魏征等人知道的话,他麻烦了,都得吐出来。

  “启禀陛下,这些东西本来叶侯打算入库的,打算等到月底的时候,将东西一次性地送过来,然后他就去办事了,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了生病的汤匀庆竟然回来了,带着李儒等等人正在那里捡东西,而且直接就拿走了,叶檀本来想要动粗的,可是呢,潘冶却说,这样子做的话,不合适,你又不是皇帝,你这么做,不是打脸吗?以后还会有人和你一起做事的吗?所以,叶侯就停手了。”

  李世民一愣,对于长安的那些衙门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不能过分地要求,否则的话,就会不合适了,但是呢,没想到这些人厉害啊,一直都不在,突然来了就开始抢劫了,合适吗?

  “那衙门里的那一份呢?也被拿了?”李世民却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是也被拿的话,那么至少也会剩下不少,给自己补上不就行了吗?

  “叶侯为了加快处理长安的事情,已经将另外一份拿出去卖了,通过的是松洲银行,价格虽然不高,但是也不低。”

  常涂的话让李世民一愣,他已经卖了,而且是通过松洲银行,但是呢,他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李世民不担心叶檀因私废公,这样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在乎去做,因为觉得丢人,而且现在他有的是钱,又不想要造反,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而且这里面的东西之前之所以说是要送给自己,也有一个原因,就是东西不好出手。

  “哦?他倒是聪明。”

  李世民是个天才,所以一听到这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东西肯定是故意的。

  对于请病假的人,李世民是关心的,但是呢,他也知道,汤匀庆等人肯定是故意的,因为这些人都是和长孙顺德是一伙的,既然是一群人的话,那么何必不这么做呢?

  “而且,陛下,今日晚间,汤匀庆派李桂平去请叶檀议事,结果不知道李桂平到底干什么的,竟然行刺叶侯,被他的手下拿下了,打断了腿,关进了牢房里了。”

  要是正常的模式的话,李世民应该是直接问道,叶檀如何了,是不是受伤了?

  可是呢,一想到之前李承乾的行为,他不认为叶檀会受伤,而且这个东西怎么看着都像是一个故意来的东西呢。

  “他是打算如何?”

  李世民也想要将世家的人都给弄死了,但是呢,却不能,因为自己的掌舵的人是自己,其他的划船的人却不都是自己的人,你说怎么办呢?

  常涂没有想到李世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了,只能老实地说道,“叶侯说过,长安是大唐的国都,那么威严,肃穆是长安的底色,而这些垃圾需要清理一下,否则的话,岂不是锥了我大唐江山的威风了?”

  “哦,他倒是很能说啊,但是呢,他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吗?他这些年经历的刺杀还少吗?”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事,他知道,却不能去做,这种感觉很不好,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直接杀死那些人,可是呢,问题也容易出事的。

  这个也是一场博弈啊,你说到底是谁厉害呢?

  “叶侯说了,讲道理的人玩讲道理的事情,不讲道理的话,那么就按着他们的规矩来,难道还怕吗?而且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松洲的印刷术已经从雕版印刷,到了活字印刷了,再过几年就会到了半自动印刷了,到时候,书籍烂大街的价格,读书人一堆,看看,谁敢废话。”

  常涂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主子,说真的,这些年为了这点事,他可是真的辛苦不已。

  “真的?”李世民知道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这些年,他有不少好东西,却不愿意拿出来,说是给李承乾留着,说李承乾的资质不如自己,还是要多照顾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傻孩子天照顾的,这句话让李世民很不舒服,却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启禀陛下,老奴没有看到,不过,看着叶侯的意思,就是如此。很有可能是真的。”

  常涂很认真地看着李世民说道,他知道对方不是一个轻易相信人的人。

  “可是呢,那些人也会跟着弹劾他的啊,这样子下去的话,朕岂不是要头疼了?”

  李世民这句话也是真的,那些家族的人吃亏了,不会按着正规的模式去做,和你对斗,而是通过朝廷这样的行为来让你不舒服,很恶心人的事情,他们却习惯了。

  “呵呵。”常涂却忽然笑了出来,看着李世民道,“启禀陛下,叶侯说了,如果他们不要脸的话,自己也不会要的,说要弹劾,请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大唐不是有反坐的吗?”

  反坐是过去的一种比较有意思的刑罚,也算是一种约束吧。

  比如说,你说某个人谋反,然后这个人就会被抓起来,很有可能会被灭九族,但是呢,最后查出来,人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那么,不好意思,这个罪责就会加上你的头上,虽然是诬告,却还是会被治罪的,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他们要是不拿证据呢?”李世民却是知道他们的,有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证据啊,毕竟有个词汇叫做风闻启奏,就说是,我听说了,我就过来说这件事,但是呢,这个东西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处理一些不好的事情,也有可能会害死人。

  什么事都是两面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叶侯说了,他也不拿证据,也许名声他们还会不怎么在乎,那么,就玩一把商业吧,相信钱财的损失会让他们心疼的。”

  “哼,这小子,倒是会找方向。”

  李世民知道,有些时候,逼迫一些人去做一些不去伤害其他的人的事情的时候,就需要做这样的行为。

  “你去告诉叶檀,朕可以给戴胄打招呼,不过呢,朕要的东西是原来的多三成。”

  李世民是个好皇帝,所以做事也会狠辣,有些事情,你不这么做,最后倒霉的就是你自己了。很多人都觉得皇帝是可怕的,却不知道,皇帝也是很可怜的,因为他需要面对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的,而是一群人,这些人谁是忠心的,谁是歹心的,这些都需要分析,一旦分析不好,就会丧命的。

  “诺。”

  常涂说完,就下去了,而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手里的奏折,却是一阵瞎想,有些事,不能多知道,否则的话,会心疼的。

  “来人,去宣戴胄来。”

  现在的戴胄是刑部尚书,所以,平时还是很忙的,因为事情很多,但是呢,夜晚能够进入皇宫里的人却是不多,你没有办法的事情,有的时候不一定是好事。

  等到他来了之后,李世民看着他说了一句,让他心跳的话,“爱卿,朕有一件绝密的事情,需要你去做,你可愿意帮助朕做到?”

  “臣一定肝脑涂地,为吾皇尽忠。”

  戴胄跪在地上,心中暗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