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神农 > 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余飞要碰瓷

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余飞要碰瓷

  就在余飞和夜下菜田翻云覆雨的时候,蔡特已经开始对余飞开始了调查,对于夜下菜田,也开始了重新调查。

  当蔡特通过特殊关系,将深挖余飞的身份时,再次看到余飞的某些信息,也是无法查阅的机密的时候,他整个人久久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每一个身份信息被列为机密的人,那都不一般,可是余飞的就让人越发觉得奇怪了,初查之时,看起来余飞的身份信息,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

  当他想要更细致的资料的时候,终于触摸到了不该碰的天花板,发现余飞的一些关键信息,竟然被设为机密隐藏了起来。

  蔡特调查夜下菜田还好,当他调查余飞的时候,因为余飞的保密等级非常的高,陈东那边的特殊部门的防御程序自动报警提醒了。

  然后帮助蔡特调查余飞的公权私用的人,不一会就被带走了,严格审讯了一番,直接丢了工作,然后被赶回家了。

  蔡特调查余飞难,陈东调查蔡特就容易了,如今的陈东,将余飞当国宝一般保护着,遇到这种事情,他自然要好好的调查一番,防止背后是外国的势力要操纵,要对余飞不利等等。

  很快陈东就将party现场的视频拿到了,也搞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了,顿时无语的笑了,知道这是虚惊一场,干脆也不关注了,等待那边空出时间要见余飞,他再联系余飞。

  蔡特一晚上没睡着,毕竟做人过于郁闷了,没追上夜下菜田不说,还被余飞坑走了一辆自己最喜欢的车,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两个人的身份竟然都是绝密。

  他又想到了钱万贯和雄攻,蔡特越发肯定,这件事不同寻常,甚至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都不可相信,极有可能是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已经轮罩在了自己的头顶。

  最后蔡特觉得,这件事或许和钱万贯还有雄攻有关,因为蔡特觉得自己看人不会有错,余飞应该就是那种地痞无赖一般的普通人,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气场,夜下菜田可能也只是一个被人无辜操控的女人。

  最后蔡特觉得自己最初的判断应该没错,是钱万贯和雄攻在给自己设局,至于两人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到底目的是什么,蔡特一时半会也没想明白。

  但是骄傲的蔡特,怎么可能就白白吃了这暗亏一言不发,多多少少要试探着反击一下,然后再看看这些人如何反应,最后再摸清楚这些人的目的。

  蔡特不知道给自己详细调查资料的人已经出事了,又调用了浅层关系,很快就查到了余飞入住的酒店,毕竟余飞使用了身份证,然后信息就会被上传上去,被调查出来十分的容易。

  蔡特不敢对钱万贯和雄攻动手,又没有怀疑夜下菜田,所以只能将矛头对准余飞了。

  虽然余飞的资料显示的保密等级很高,但是蔡特想了想,觉得余飞一看就不是干大事的人,保密等级高,恐怕还是因为余飞的亲人身份特殊,所以将余飞的保密等级也提高了上去。

  甚至人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往对自己有利的一方面去思考,所以蔡特忍不住就去想,这个将保密等级提高的人,会不会就是夜下菜田,或者夜下菜田的父母!

  说不定夜下菜田的

  父母,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因为夜下菜田要进入娱乐圈,不适合和他们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所以提高了他们周围圈子的整体保密性。

  蔡特一番脑补之后,顿时就愈发坚定的觉得,自己拿下夜下菜田必然会好处多多,说不定就是他家最成功的一次投资,可以让他们家地位再一次提升。

  所以思来想去,蔡特觉得,要搞清楚这件事,就要从余飞入手,一方面是报仇,起码将余飞打个半死,将自己的车要回来,另一方面就是通过余飞,问出来夜下菜田的具体情况。

  这样夜下菜田觉得自己不清楚,自己实际上很清楚,就可以又准备一些剧本,搞一些高级表演了。

  当然了蔡特要防止余飞再次出现,将被严刑拷打的事情阿高速夜下菜田,而他又觉得夜下菜田必然永远不想见到余飞,所以余飞不出现,夜下菜田应该也不会主动去寻找,那事后完全可以弄死余飞,一方面自己解气,另一方面也算是为自己的女神夜下菜田出了一口气,简直是一举多得!

  想了那么多,蔡特的行动就有了动力支持,他给自己的行动也找到了必须做的理由和正义性,反正在他的心理,自己是正确的一方,余飞绝对是大反派!

  所以晚上侧特在找到余飞的住址之后,就联系了专门为他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服务的亡命之徒。

  那些亡命之徒设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止调查的方法,一个情报要传递七八次,才会到达真正动手的人手里。

  反向调查的难度堪比登天,一旦下达完了命令,这边就开始消除痕迹和证据,哪怕是行动的人失败了被抓了,也不会被顺藤摸瓜的反向调查回来。

  在口碑之下,蔡特也很放心的就拿出来了一百万作为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一百万。

  针对余飞的行动很快开始了,蔡特安排完了所有事情,这才离开了别墅,来到了自己特意再外面悄悄准备的一个住处。

  里面有手下早就给他联系好的大一女学生,这个女学生还没谈过恋爱,长相十分清纯,可是看到别人都有名牌包包和衣服,所以打算变卖自己的第一次,换回一些钱购买奢侈品。

  蔡特在外的名声其实比钱万贯等人要好很多,那就是因为蔡特很少当着别人的面碰女人,他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觉得玩归玩,没必要搞的人人都知道,给自己塑造一个用情专一的人设不好吗?所以一只都是送走了所有人,自己悄悄的再去玩。

  可惜不知道他的人,自然不知道这些,知道他的人,其实悄悄都将他的那点事传开了,他只是自己认为名声很好,人设完美而已。

  蔡特狠狠的再那个拜金女学生身上发泄了一番,结束之后,随手人给了对方几叠现金,满意的转身就走了,没有多余的交流,没有一丝丝的情感互动。

  那个女大学生开心的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把那些钱揽过来抱在了怀中,心中计划着这些钱自己可以买几件奢侈品。

  她不知道的是,从她产生这个思想开始,她也如同那些只是虚荣心造就的奢侈品一般,将成为一个商品。

  而且她这个商品会在一次次的转手之中贬值,她的灵魂将在一次次的交易之中变成藏污纳垢之

  所,总有一天她回顾自己的一生,才发现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她就仿佛别人用过的厕纸一般,顶多她这张厕纸,可以被不断的循环用很多次,但再好的厕纸,那也只是厕纸,变不成被人千古流传的一张画着艺术的宣纸。

  余飞和夜下菜田疯狂到了凌晨末梢,夜下菜田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块没有骨头的布丁,趴在余飞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余飞满意的抽着事后烟,说实话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乐趣。

  如今的夜下菜田,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是无数人梦想而不可得的女人,越是如此,占据她的男人就越是有满足感,看到她在自己的征讨之下露出的各种或是开心、满足、痛苦等模样,就让人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睡一会,天快亮了!”

  余飞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轻轻拍着夜下菜田的后背,悄无声息的通过身体接触的部位,将灵气传了过去。

  帮她放松情绪缓解疲劳,顺便帮她梳理一下身体,将她因为熬夜工作、吃油炸食品、接触有毒物质等等之后积攒在体内的毒素都给帮忙排出去。

  夜下菜田枕在余飞的肩头,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夜下菜田睡着,余飞将她轻轻的放平,让她枕在枕头上,再帮她盖好被子,余飞轻轻下床,进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将自己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

  然后余飞拿着一张房卡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间,就看到楼道之中另外一个房间,房门本来有一道缝隙,突然就闭合了起来。

  余飞装作没有发现,将自己的房门关上,走到了电梯口,乘坐电梯往一楼去了。

  一个超级大都市,其实是不分昼夜的在运转,无论何时你走在街上,都会看到车水马龙,都会看到行色匆匆的忙碌的行人。

  余飞走出了酒店,夜风吹了过来,就算是他,也感觉仿佛清醒了几分,这是一种精神方面的自我欺骗,但一样很舒服。

  余飞刚站在酒店门口,酒店的消防通道就有几个人走了出来,酒店外面的停车场,一辆停在车位上,熄了火的黑暗车厢内,也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余飞点了一根,转身顺着街道边溜达着走了起来,一路上他都是看到什么地方灯光黑暗行人少,他就往什么地方走。

  这当然是他故意所为了,余飞觉得夜下菜田的梦想虽然完成了一些,但是不拿到一个影后就不算完成了。

  所以自己暂时隐瞒和她的关系也不错,当然了实际上两个人也算是心照不宣,连男女朋友的关系,都没有在口头上确定过。

  余飞在和夜下菜田滚床单的时候,就在酒店周围各处,让他感觉到了杀意,余飞知道蔡特的报复来了。

  所以他故意在天亮之前离开酒店,一方面是引开这些人,以免暴露了夜下菜田,影响到了她的影后之路。

  另一方面就是他想要看看,这些人难道真的敢在这天子脚下杀自己,要是真的搞清楚了这是蔡特的命令,那么蔡特也就完蛋了,余飞会让蔡特知道什么叫做碰瓷,真正的碰瓷,就是我刚躺下,你就家破人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