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道无极 > 第四十一章 你是哪位?

第四十一章 你是哪位?

  相比东城主解东来和南城主吴均道义愤填膺,陆仙儿倒是持相反的意见:“这么多年都是我们些人坐在这里吵来吵去的,没劲!

  难得来了个有趣的小家伙,为什么不看看他能翻出什么浪花?还是说两位在这边魔城窝久了,变的胆小如鼠了,连这点胆识都没有了?”

  解东来和吴均道被说的脸色铁青,心中发堵。

  解东来怒道:“怕是你陆仙儿见着此子长相英俊,细皮嫩肉,春心荡漾了吧。”

  吴均道也是附和,眼神在陆仙儿的身上打量:“一头老牛,看到新鲜的嫩草,总管不住嘴,想咬上几口,只是不知道是哪张嘴?”

  陆仙儿毫不在意,媚眼如丝,声音叮咚清脆:“你们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们垂涎我的身子已久,可惜又得不到......”

  解东来和吴均道都是为之一噎,没想到今天不但完颜斗变现反常,即便是一向清冷的陆仙儿也是不对劲,很不对劲,竟是如此的直接,活脱脱一个女流氓。

  陆仙儿厌恶地看了一眼解东来和吴均道,轻启面纱之下的红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长得好,看着也赏心悦目不是。小女子想吃就吃一口。不像某些人,皮肤干巴巴的,像个树皮一样,不要说吃了,就是仅仅看一眼,小女子都觉得眼睛疼的厉害。”

  要说吵架损人的言语,古往今来,男子一般是不如女子的。

  解东来和吴均道两人气的浑身发抖,正欲准备继续联合攻击,但是被完颜斗阻止了。

  懒得听他们这些没营养的废话,费脑子。

  他征询三人的意见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留不留下林天霄,其实心中早就有了决断:无论如何,必须要留下林天霄。

  “看座!”

  对于完颜斗的话,下面的人不敢质疑,就去准备座位了。

  而解东来、吴均道也只能闷闷不乐!

  林天霄将手中的府主印高高抛起:“完颜城主不用那么麻烦,客随主便,我们坐北城的位置就好!”

  客随主便?

  这也叫客随主便?明显是反客为主啊!真的以为有府主印就当自己是北城主了吗?

  完颜斗脸上笑容逐渐收敛,眼神微眯,盯着林天霄,想看看他究竟是和打算:“这似乎不符合规矩!”

  对于完颜斗犀利的眼神,林天霄倒是无所谓,自从确定东西就在完颜斗身上以后,他似乎已经无视了完颜斗,更多的是看向陆仙儿,在别人看来两人似乎老相识了一般,甚至有些眉目传情的意味。

  奸夫淫妇,真是臭不要脸!

  并不是林天霄看见美女走不动,而是随着逐渐走进以后,他才发现这个陆仙儿身上有情况。

  “这个陆仙儿也达到了玄君境界,而且比完颜斗隐藏的更深,倒是有些特别,身上想必有可以遮蔽气息的法宝。给我的感觉……似乎隐约间还和天魔有关……有点意思,看来少不了深交一番了……”

  而陆仙儿还没有发现,只当是林天霄对她产生了特殊的兴趣,毕竟无双城林三少的风流韵事,如雷贯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林天霄不再看向陆仙儿,而是转头正视完颜斗,将手中的府主印扔了过去,随意说道:“

  原来这个东西在这里并不好使啊,我还以为有了这个东西就是能当城主呢。”

  语气中充满了讽刺!

  “话说,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心思才找到这东西,早知道就不费这个劲了!”

  众人的心再次被狠狠地敲打着。

  “那可是府主印啊!”

  “本身就是一件中品灵器。”

  “就这样随意的扔出去了?”

  “心真大啊!”

  林天霄没有理会众人的言语,随即盯着接住府主印的完颜斗,“位置不做就不做坐,反正本来此次也不是为了这位置而来。”只是这样一来就没有林云翔什么事情了。

  “至于规矩不规矩也无所谓了。反正很多时候,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你说呢?完颜府主。”

  这句话说的简直是完完全全不客气,放肆了!

  这已经不是反客为主的问题了,这是要搞事情啊!前面余波还没有平息,这边又是再起波澜,这是要直面府主了啊!

  一身黄色道袍的南城府主吴均道早就看不惯林天霄的做派,此番实在是受不了了,最先坐不住了,起身暴喝道:“猖狂小贼,这里是边魔城,不是你林家的无双城,能容你随便撒野。如果要撒泼的话,劝你还是乖乖回去,回你娘怀里撒!”

  一身青白道袍的东城府主解东来也是连忙在边上打趣:“也许还没有断奶,再回去喝几口奶.水!”

  说着一脸笑意,玩味地的看着林天霄。

  “哈哈……”

  经由他们这么一说,下面原本紧张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甚至有人哄堂大笑。

  “呵呵……正愁没人挑事,刚刚一个护卫统领压根不够分量,这就有人站出来了。你们倒是挺会做人的啊!”

  林天霄心中想着,脸色平淡,反倒是边上的林云翔脸色阴沉了下来,双拳紧握,欲要出手。因为他们不仅在说他儿子林天霄,还在说他的大宝贝岚岚,这是他不能允许的。

  当即全身肌肉紧绷,怒声道:“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竟敢诋毁我家人。”

  众人一愣!

  解东来和吴均道也是一愣!

  这时他们才重新审视林天霄身边的林云翔,这个被忽略的受了伤的九阶玄王巅峰强者。

  解东来当即不屑道:“你是哪位?”

  林云翔:“......”我对不起林家的列祖列宗,云翔给林家丢脸了。

  林天霄稳住了林云翔,盯着私底下很铁的解东来和吴均道,看着他们此时还一脸笑意,“忘了介绍,这是我老爹!”

  哦......

  众人才意识到,原来是林天霄的老爹,林天霄的老爹叫什么?

  如果林云翔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以后再也没脸出门了。

  林天霄盯着笑容不减的解东来和吴均道:“很好笑么?”

  解东来和吴均道直接无视林天霄的问话:呵,这小子倒是沉得住气。

  笑意更甚:我们就笑,怎么的,你咬我?

  “掌嘴!”

  林天霄的话

  刚说完,就听见两声清脆的响声,显得格外刺耳。

  “啪!”

  “啪!”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众人死死盯着脸颊之上留有一个鲜红指印的解东来和吴均道,目瞪口呆,脑中似乎一片空白,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

  “两位府主被打了?”

  “谁打的?”

  即便是作为当事人的解东来和吴均道也是一脸懵逼,他们只看到了一个黑影闪过,然后就是感觉到被人重重扇了一记耳光,脑袋嗡嗡的,随后就是脸上火辣辣的疼,浮起一个猩红的指印。脸上的笑容还没来的收起来,当真是精彩。

  当然比这更疼的是,他们在众多势力的亲眼见证下,被扇了响亮的耳光子,还有比这更让人羞愤的事情吗?

  有,当然有,那就是连续被打脸。

  解东来当即暴跳如雷:“孽障,竟敢出手打我!”

  吴均道也是浑身发抖:“畜生,我要你不得好死!”

  “啪!”

  “啪!”

  两人的话刚说完,又是两记清脆的耳光响起,直接再次把两人打蒙。

  “主人还是太仁慈了,要是老奴说,这两个家伙嘴巴真是太臭了,杀了都是轻的,一点教养也没有。不过这样倒是对称了!”

  众人这次终于看到了,是站在林天霄身后的那个脸上长了肉瘤,丑陋无比的黑袍老者出的手,刚刚的话也是他说的。

  此时再看向解东来和吴均道两人,果然另外一边脸上也是浮起一个醒目的指印。

  还真是对称了!

  这一下不仅解东来和吴均道坐不住了,就是完颜斗和陆仙儿也是豁然起身。

  如果第一次曹九蛟毫无征兆的出手算是猝不及防,打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的话。

  那么第二次呢?

  第二次曹九蛟明显是刻意放缓了速度,但是他们依旧没有挡住。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短短的一瞬间,曹九蛟有两次斩杀他们的机会。

  这太恐怖了,简直骇人听闻!

  而反观曹九蛟,一切如常,并没有遭到规则压制和反噬。

  这才是他们最意外和想不通的地方。

  就像两人玩水枪大战一样,我拿着一把大水枪沾沾自喜,以为胜券在握,结果,你他妈的却是直接接了水龙头滋我。

  完颜斗也是跨越了玄王,达到了玄君境界的人,但是他能够清晰感觉到世俗界对他的压制,以及出手可能造成的后果,看着已经退回到林天霄身后,像似做了一件无足轻重之事地曹九蛟。

  晋级玄君境界是完颜斗最大的底牌,而这张还没有展露的底牌因为曹九蛟的缘故,瞬间似乎变成了废牌,他再也不能淡定了,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为什么?为什么你可是随意出手?”

  这同样也是晋级玄君晋级的陆仙儿想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