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灰塔的黎明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浅滩区

第三百七十六章 浅滩区

  蛙行者教会的地点位于浅滩区,在地图上来看算是奔流中较为边缘的地带。而抛开地理位置,奔流的边缘区域基本都被大大小小的各色码头所占据,这毕竟是个建立在水面上的城市,只要能利用起来的地方,都可以拿来停船。

  甚至在几个缓流区还建有用铁索和滑轮将船只直接从水面上吊到甲板上的特殊码头,目的通常是用来作为船只的检修处或者特殊人物的私人通道。唯独浅滩区是个例外,这里的码头出奇的少。

  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浅滩区的水位太低,无法达到货船停泊的要求,恰恰相反,浅滩区虽然叫浅滩,水可一点都不浅。那里的位置处于几条河流的交汇处,带着强大动能的不同水流在此激烈碰撞,导致河底的泥沙常年翻涌不落,因此从水面上看下去,就好像河滩就在脚下一样。

  实际上若真有人想要踩到那片河滩,就会被卷入了一团团毫无规律可言的凶暴水流之中,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因此去浅滩区游水的人也被当成是初来乍到者的别称。

  有路才有商机,这是水上和陆上都同行的道理,浅滩区的特殊位置注定了它只能作为整座城市发展的附庸,无法和那些港口鼎盛的区域一样担任重任。那么什么样的人会在这里落户呢?大多是经济较为拮据的人以及这座城市的底层劳动者。

  这样的地方,治安自然不会很好,加上浅滩区的水域简直是天然的抛尸地,虽然大帮派瞧不上这里,送尸体的队伍却要一天好几趟的在片区域进出。空气里弥漫着破败与无望,走在街上的人眼神鲜有光彩。

  因此当克拉夫特和灰袍人走在街上时,根本无需故意掩人耳目,前者那一身显眼的绿紫两色祭袍在路人看来并无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奇装异服在哪里都很常见。起司则故意落后同伴几步,让人不会被轻易将他们认作同行者。

  这也是有意为之,按照得到的情报,在那场带走了妻子与女儿的船难之后,克拉夫特在城市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亲人和朋友,除了蛙行者教团之外,他不再与任何人产生交集,这个末路之人已经主动将自己与世界切割。

  单从遭遇上来说,克拉夫特是个可怜人,他本来可以像生活在这里的大部分人一样虽然受着种种的不公,仍能和自己的家庭安然度过一生。可意外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对于奔流这座城市来说,船难这种事发生的频率就像人每天都要喝水吃饭,在船难中死人就更是稀松平常。

  问题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遭受生活的重击后重新振作,在套取情报的过程中,起司就已经发现这个男人有着严重的精神问题,他离疯已经不远了。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当荣格表示要通过吸血来获取其全部信息时,法师没有阻止的原因。本来血族是想要留他一命的,因为荣格说吸了太多倒霉蛋的血,自己也会变得晦气。可当他打算把獠牙从男人的脖子上拔出来的时候,克拉夫特却主动按住了他的脑袋,一个被吸了血还斋戒了好几天的人不知道哪来的如此大的力气,硬是让荣格没能在第一时间挪开身体,相反,锋利的獠牙在被吸血者的脖子上豁开了两个大洞,死亡已经不可避免。

  至少他是作为一个人类死的,至少是他自己选择了自己的死法。这是起司所剩不多的能安慰自己的说辞,他不是个仁慈的人,但男人死前的表情让他感到愧疚。与之相比,荣格就表现的平淡的多,他顶着死者的外表,用拘谨的步伐带着兴奋的狂热走在街上,比他所模仿的人更像本人。

  两人转过街角,这是一个三岔路口,正中央的岔道边有几名穿着与克拉夫特祭袍类似外衣的人,全都是男性。他们在看到克拉夫特后亲切的迎过去,亲吻他的脸颊和手背,对这位即将与神使面见的兄弟投以真挚的祝福。而起司则默不作声的从这些人身边走过,走向另一个路口,仿佛只是路过。

  荣格的身影,在背后变远,起司首先要确定的就是这支教团的控制范围。荣格之前给出的情报对此并没有准确的描述,而在两人分开后,起司必须独立在仪式开始前找到教徒与两栖者见面的地点以完成接应。好在,此时太阳尚未落下,他还有时间。而且,他也不是全无头绪。

  两栖者,顾名思义,它们显然是同时具有在空气中和在水中生存能力的存在,这样的存在一般不会离水太远。故而起司的第一目标,就是浅滩区的邻水位置,那里最有可能成为仪式发生的地点。另外,已经多次领教到这座城市的复合结构之后,地面之下可能存在的夹层也是重中之重。

  街道,逐渐变得寂静,老旧的建筑在风中发出呻吟。窗户里没有多少光亮,不知道是还没到点灯的时候,还是这里的人家都习惯随着日落而休息。灰袍四下打量了一番,在确认没有人看着之后转身走入了一栋大门只剩下一半的房子。

  他本以为这里只是栋无人看管的废屋,却没想到没走几步就从地面和墙壁上发现了生物活动的痕迹。这些痕迹里有人类的,但已经十分陈旧,更多更新的是属于另一种熟悉的类人生物,食尸鬼。

  “他们说你们是食腐者,是城市的分解者。我还觉得是一种美化,但你们真的像蟑螂一样到处都是就让人很不舒服了。”起司叹了口气,不知在对谁说话。夕阳的光穿过墙上的破洞照射出纷飞的灰尘,让破屋里有一种迷幻的氛围。

  这栋房子里的住户可听不懂法师的挖苦,它们已经感到腹中饥饿,正准备借着夜色出门找些吃的,谁曾想立刻就有鲜活的肉食送到嘴边。木板,在挤压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光线,随之被阴影遮蔽。

  片刻之后,起司拎着被打的半死不活的食尸鬼,将其狠狠砸在墙壁上,“我本来是没想找本地人打听事情的,那样做实在有点没效率。不过,既然你们已经送到我面前了,有些事问问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