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 > 第六十一章 二五仔首相

第六十一章 二五仔首相

  1991年1月3日。

  日益严重的银行重建问题将日本的金融风暴推到了最顶峰,东产投入的100兆円并没有如预期所料挽救“住专”和兵库银行,亏空的公共资金令人崩溃,大藏省和日银都没钱了,下一步该做什么,谁该来承担挽救金融经济的责任,无人知晓,也没人敢在这个风尖浪口上站出来担责。

  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首相细川护熙被国会传唤,在被重组前,那些已经知道自己地位不保的议员们开始大肆攻击这位刚上任几天的新首相,斥责他不敢出来担责,没有确切的方案解决掉当前最大的两个难题。

  面对国会议员们的诘难,细川护熙一扫往常的和气,面色狰狞,与他们针锋相对。

  僵持不下之际,竹下派的一名议员起身说起了一个新出现的问题——日本信托银行的金融危机。

  日本信托银行是日本当下最大的信托银行,也是这类银行的龙头,但其因为之前的房地产过度融资导致后续经营不善,如今即便动用存款保险弥补损失,都难以彻底掩盖那些漏洞,不得不启动破产计划。

  而银行局这边坚决制止日本信托银行的破产,如果它也倒闭了,那整个信托金融机构体系都会崩塌。

  银行局这边的处理方式是希望和日本信托银行关系最密切,且资金还比较充裕的东京产业银行出资挽救它,当然,要说动东产出手,就必须向三菱财团示弱,用“请求”的语气低声下气恳求,才有一定机会得到资金。

  针对这件事,这名国会议员斥责现在的财务省大臣羽田孜毫无作为,同时将黑锅又丢给了细川护熙,说他这个首相徒有虚名,连三菱财团都不能撼动。

  细川护熙有着和他和善外表完全不一样的凶狠一面,他不赞同请求东产出手,很大一个原因是东产提出要他们的资金,就必须让日本信托银行将经营权让渡,以合并的方式进入到东产体系里!

  这是变相的吞并。

  即便日本信托银行因此得以生存下来,它最后也只能成为动产的附庸,再无曾经的自主权。

  大银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侵吞其他银行壮大自身,一旦他们的体量能接近或者达到日银的水准,那么日银的地位就将不保!

  而货币被财团旗下的都市银行掌控后,那么国家经济命脉就彻底失去了自主权,政府和财政机关将形同虚设,会任由财团摆布。

  现在财团不敢明目张胆横着走,就是因为他们在二战后被打散,各自的体量已经不足以独霸一方,而且大藏省管辖着他们的命脉银行,上面还有米国人控制的特搜部虎视眈眈。

  要是开了日本信托银行这个口子,那就彻底完蛋了。

  “东产不是什么救世主,而是‘要承担责任的一方’。考虑到目前为止的事情原委,东产难道不应该说‘我会负责处理’吗?没有理由让我们请求他们去帮助日本信托银行!简直可笑!”

  “而且,根据绝密情报显示,东产正在秘密推进着和东京对外银行的合并之事,如果在此期间使用存款保险先接管破产的日本信托银行,然后在让东产得到其经营权,就意味着东产可以没有任何付出就介入到此前被禁止入内的‘信托业务’,诸位可别忘了,‘信托业务’可是东京对外银行的主营业务之一!”

  细川护熙站在台上侃侃而谈,

  “有了这层铺垫,东产在和东京对外银行的谈判上就能拥有更多的筹码,要是让它成功拿到主动权,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么?我来告诉你们会发生什么!”

  “本就在银行业虎踞一方的东产将成为更大的怪物,这个怪物的权力会大得恐怖,到时候所谓的新成立的金融厅能管得住他们么?”

  细川护熙的一番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不过他的出发点还是为了自己,他自认为首相就该大于那些财团,之前地位不高,他忍气吞声,现在有了权力和地位,他凭什么向财团低头?

  “身为国民首相,我绝不会纵容这些财团无法无天,该是他们的责任,谁也不能逃!”

  看着电视上慷慨激昂,激情演说的细川护熙,北原苍介不断冷笑,这个家伙果然是天生的二五仔,原来是自民党里最舔宫泽喜一的人,后来有了翻身机会,就往死里打原主人。

  为了能成功撂倒宫泽喜一,他不惜联手三井财团和自己,然后将日本金融推到悬崖边上,现在又装成一副为国为民,和财团势不两立的样子,变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细川护熙要整三菱财团他也能理解,三菱财团曾是宫泽喜一的铁杆支持者,现在又因为100兆円企划虎落平阳,他不趁这个机会落井下石,还等什么时候?

  至于东产和日本信托银行的问题,他早就从总行董事会那里听说了,还有东产和东京对外银行的合并项目也在秘密进行,这件事是父亲偷偷透露给他的。

  北原苍介只是有点惊讶,本来将发生在96年后的合并事件竟然提早了这么多,在他的强力干涉下,蝴蝶效应确实可怕。

  就是不知道今年年底要爆发的苏联解体问题会不会也被提前,他现在做的那么多准备都是为了能在毛熊完蛋时去分一杯羹,如果没能赶上这班车,那就太糟糕了。

  日本国内的形势变成这样,意味着金融业将彻底萎缩,他的北原投资不担心出现融资问题和经营问题,但也很难再靠国内的资本迅速累积到财团的体量。

  他需要外面的热钱来刺激北原投资的继续壮大。

  苏联解体当然是最好的催化剂。

  看完这次的国会新闻,北原苍介起身,正好看到朝他走来的酒井美惠子。

  后者现在成了人事部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心中明白这些都是北原苍介所赐,对他的倾慕之情也愈发浓厚。

  当然,酒井美惠子不像加藤美子那样不知天高地厚,还以为自己能和这种大人物搭上边,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北原苍介的关系不过是利益共同体,他甚至可以随时踢自己下船,因此酒井美惠子对北原苍介越来越恭敬,也越来越守规矩。

  “北原副行长,董事会传唤您过去。”她笑着说道,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看过《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