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铁匠铺 > 第二十六章 退学

第二十六章 退学

  “真不去上学啦?”张土块盯着一大早就跑过来的多奇问道。

  今天本来是一个阳光明媚、让人非常想睡懒觉的好日子,张土块便早早起了床,出门将现在已经干净了很多的小巷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去晨练了。

  可没想到刚出小巷,口子上便站着一个背着包,明显在想事情的青年。

  两人目光交汇,虽然没说一句话,但张土块转头便往小店走去,而多奇也直接跟着他过来了。

  刚坐下来,多奇就对张土块说了自己的想法:不去上学了,以后当一个真正的修士,做修士该干的事情。

  而张土块,便有了上面的问题。

  “暂时是这么打算的,但学校那边和老爹那边我都还没去说,所以等等可能得麻烦你一下。”多奇语气颇为诚恳。

  张土块倒是有些奇怪的问道:“麻烦我?干嘛?我又不是你爹。”

  “自然是让你去跟他们说啊,这方面我不是太擅长,免得出什么问题。”多奇自动无视了他的屁话,虽然这家伙做他爹绰绰有余。

  “我去就没什么问题了?”张土块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小子说道:“大哥,你看看我的样子,明显不可能有你这样大的儿子好吧,我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你学校帮你说?而且你爹那边,我是什么?你的新男友?”

  多奇撇了撇嘴,怎么这家伙随口就能扯的这么离谱?而且他真的不信张土块没点对付平人的法子。

  “再说了,”张土块没等他说话,马上又接着说道:“不是也就剩这么个把月了,你都上了几十年了,这两天忍不住了?”

  “曾经沧海…”多奇刚要接话,没想到直接被打断。

  “别难为水了,咋了?修士世界太美好了?打破了你对平人生活的认知?现在想跟着大前辈们混了?”张土块翻了个白眼,尹重卿的话这小子倒是记得清楚。

  多奇点了点头,完全忽略了张土块话里的意思。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所看到的这些,其实都只是表象罢了,你想想那些没能活到今天的修士们,他们可能宁愿过平人的生活,修士界是很乱滴,人心是很复杂滴,一不小心,就是会出事滴……”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张土块对多奇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劝离教育,好像真的很希望多奇不要轻易的进入这个世界一般。

  可惜,多奇全程一副没在听的表情,无聊的一直在打哈欠,甚至有点想尿尿的感觉,不过还是安静的坐着,等待张土块叨叨。

  “说完了吗?”见张土块停下来喘了口气,多奇马上抢着问道。

  张土块点了点头,顺便端起了刚刚说话的时候泡的茶嘬了一口。

  “那你帮我吗?”多奇显然还是更关心这个。

  唉~

  张土块叹了口气,这家伙完全没听进去他刚刚说的话嘛,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他也认为上学没什么屁用。

  一堆闲的无聊的“夫子”,为了能让人顺利的成长到所谓的成年这么个年纪,硬生生将几年便能够学完的知识拉扯成了十几年,分为几段几段式的塞给并不想得到它们的孩子们。

  然后又让孩子们只能在一个虚假的“安逸”环境中不断循环产生厌倦以及不平衡感——因为他们永远都在跟别人比较,若是能赢还行,输了的话…

  至于还有那些将一名老师就能担任的教学任务分配给了几名老师,强行拖慢了教学质量和速度等等问题,都属于是张土块深度厌烦的。

  反正未来他有了孩子,肯定还是让他跟自己小时候一样,自学就够了,能学的总会学,不学的东西学了也记不住,张土块基本上就是这样。

  而这也就间接的导致了张老板并不喜欢跟现在的这么夫子们打交道,若是换作以前,他说不定还会欢迎对方,泡个茶与对方论道,然后利用自己的博学将夫子尴尬的脸上发绿,再暗自窃喜。

  当然,这么阴暗的怪癖并不值得提倡,张土块也是当年年少闲得无聊的时候才干过几次。

  而反观现在夫子们,就算你学识上比他们高很多,他们对你也不会产生什么奇怪的崇拜感,更多的是“这家伙要是来我这儿工作,那我是不是就会被炒鱿鱼了?”的疑惑,从而对你产生厌恶疏离感。

  张土块有时候就十分的不明白,你明明知道自己的教学水平不行,师德什么的更是跟坨屎一样,那么你为什么在放学后还要去麻将馆里喝酒打麻将?这世间拿来多看两本书不行?

  不过他也懒得管这种闲事,因为基本上在这个烂透了的时代人人都已经这样了,君不见那晚上的街道上,老师都是成批成批的出现的,甚至不少还抓着麻将子什么的。

  “行吧行吧,我现在就跟你去一趟,顺便把你老爸那边也解决了算了,然后咱再回来谈谈你的前途的事情。”张土块无奈的摊了摊手,谁叫他的最贴心的张老板呢?

  咳~

  这可不是张土块自封的,这是曾经住在店里的一个小子,在离开店的时候亲口告诉张土块的——虽然他也有被张土块整的很惨的时候,但享受过的好还是记在心里。

  张老板说罢,收起了茶具便回屋换衣服去了,要去说服一个老师,光穿这么个运动服可不行。

  试想你是一名人民教师,管理者一个大班级,你们班今天早上有一个学生没来,而且你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所以你的第一想法:这孩子是不是在路上出什么事啦?被车撞啦?得赶紧跟家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而多奇的班主任显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现在这通电话还没拨通,但肯定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为了不产生连锁反应使事情变麻烦,他们俩现在还是赶紧动身比较好。

  张土块很快便穿着一身做工精致的西服走了出来,头发也梳理的整整齐齐,看起来真的颇像一个公务人员——如果不看他那张过于稚嫩的脸庞的话。

  “你穿成这样干嘛?”多奇好像很少见张土块穿长衫之外的衣服。

  “你觉得一个跟他的学生年纪相仿的孩子突然走到他的面前,跟他说他某某学生再也不读书了,他就直接同意了?”张土块习惯性的用一个反问型嘲讽回答对方的问题。

  “嗯,有道理,还是你想的周全。”现在是多奇求他办事,自然还是得客气点。

  两人没有墨迹,很快便出了小巷,乘上了一辆胆子大开早车的出租车,往学校那方去了。

  由于此时还未过早读时间,校园里隐约能听见孩子们充满朝气的读书声,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

  两人穿梭在无人的学校里,很快便来到了高三楼前,多奇看着自己待了这么久的地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流淌在心头。

  张土块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马上说道:“怎么?舍不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等一上去,你可就再也不是这间学校的学生了。”

  在早些年的时候,张土块曾经自己也混进过学校里读了几年书,交了一堆狐朋狗友的同时,和学校里有名的妹妹勾搭上过几次,所以对学院生活其实还是相当的向往怀念的。

  只可惜,过了那一批人,张土块便再也没有产生读书的想法了,也许最美好的,永远都是第一次吧……

  多奇摇了摇头,他的目光依旧坚定,只是说道:“待了那么久的地方稍微有些感慨而已,还不至于让我后悔自己的决定。”

  见多奇这样说,张土块直接踏上了楼梯,多奇也赶快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透过窗户能看见教室里人头攒动,琅琅的读书声从中传来,乍一听有些嘈杂,但若是沉浸在其中,却有一番不一样的韵味。

  路过多奇的教室,他一眼就看见现在是一个人坐的马竹在开着小差:用书挡着在玩手机,脸上还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

  多奇摇了摇头,这家伙,虽然脑子很不错,但用的方向似乎不太正确。

  走廊的尽头,便是班主任们的办公室,为的便是能离班上的孩子们近一些。

  叩~叩~叩~

  多奇轻轻敲出三个音节。

  “清进。”里面也马上传来了他班主任的声音。

  班主任见是多奇,皱着的眉头马上放松了下来,似乎松了口气般说道:“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这位是?”

  “这位是……”多奇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张土块应该是什么身份。

  不过张土块马上上前一步,朝着这位认真的老师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我是多奇父亲的公司的秘书长张土块,这是我的名片。”

  班主任又重新皱起眉,接过名片,精致的小卡片上面果真写着“多宝集团秘书长张土块”的字样。

  “您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若是商务会谈的话,恐怕我得带你去见校长才行。”虽然面前的年轻人过于稚嫩了,但班主任还是表现的没有什么破绽,伸出手与他握了握手。

  “这次我过来并不是为了学校投资的事情,那事情多宝先生会亲自过来谈,”张土块非常的有礼貌,脸也绷的紧紧的,好像是怕眼睛耷拉下来:“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多奇的退学一事,希望能与您商讨。”

  “什么?不行!”班主任飞快的拒绝道,恐怕连脑子都没过。

  张土块适时的皱起了眉说道:“您应该也知道,多宝先生年事已高,如今需要多奇提前去公司打理事务,未来好接手多宝先生的工作。”

  看着班主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张土块又马上紧跟道:“而且我们讨论过后一致认为,多奇能在贵学校学习到的东西已经非常之少了,所以……”

  “我明白了,但这事我不能做决定,还是得请您与校长见一面。”班主任直接将这件事抛给了校长去烦恼。

  这也就是多奇特殊一些,若是换成班上的其他同学,班主任肯定要与他来一次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终极对话才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三界铁匠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