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匹夫 > 第21章 悲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日暮时分,沈阳城中,星星点点,各处哭声四起,鬼哭狼嚎,昏昏沉沉中的黄太吉,也给惊醒了过来。

  “外面到底怎么了?”

  在卫士和后妃们的搀扶之下,皇太极挣扎着坐了起来。

  “回皇上,安平贝勒死了,府上正在为他操办丧事,因此惊扰了皇上。”

  卫士们心惊肉跳,黄太吉吐血斗升,宫中人心惶惶,连皇后等人都在佛堂诵经,祈求萨满天神的保佑。

  “杜度府上,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黄太吉微微皱起了眉头。

  “皇上,还有两白旗在吊唁阿济格,其他各府上在祭祀尼堪、满达海、博洛等人,还有各旗的……所以才这么吵杂。”

  “阿济格、尼堪、满达海、博洛,朕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黄太吉目光凄然,幽幽叹了口气。

  “火器犀利、训练有素、军纪森严,舍生忘死……。王泰,我大清心腹之患啊!”

  黄太吉脸如金纸,说了几句,气喘吁吁,忍不住又咳嗽起来,鲜血喷的被子上星星点点。

  “皇上,保重啊!”

  侍卫们大惊失色,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黄太吉。

  “皇……后,庄妃……呢?”

  “皇后和妃子们正在诵经,祈求萨满保佑皇上!”

  “萨满天神……”

  黄太吉幽幽一声,瞬间做了决定。

  “宣后宫各妃,皇子女,各王公大臣吧。”

  一碗参汤下去,黄太吉精神好像好了许多。卫士们心惊肉跳,赶紧下去。

  黄太吉忽然精神抖擞,显然已经是灯枯油尽前的回光返照。

  “十四哥,你知道为什么宣咱们进宫吗?”

  多铎下了马,刚要进大殿,碰到急急赶来的多尔衮。

  “我也不知道啊,肯定是那家伙不行了,要宣读遗旨了吧。”

  多尔衮脸色通红,似乎刚经历过一场剧烈的平行运动。

  “这么说来,十四哥你是没有指望了。”

  多铎失望地摇了摇头。两白旗独木难支,看来多尔衮称帝,并不乐观。

  黄太吉宣遗旨,肯定是自己的儿子,不会是他们兄弟了。

  看到多尔衮只顾前行,闷声不语,多铎眉头一皱,追了上去。

  “十四哥,如果是豪格继位,恐怕就没有咱们的活路了。”

  “豪格,他也配!”

  多尔衮猛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差点和多铎撞了个满怀。

  “豪格生母身份卑微,继位的,只能是黄太吉的九子福林!”

  多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十四哥,照你这么说,只能是各王辅政了?”

  多铎想了一想,又是摇了摇头。

  “两黄旗,两蓝旗,两红旗,这些家伙都会向着福林。咱们兄弟,没有什么指望了。”

  两黄旗是黄太吉所控,正蓝旗旗主是豪格,镶蓝旗旗主是济尔哈朗、皇太极的宠臣、两红旗代善,大概率也会向黄太吉靠拢。八旗之中,只有他们两白旗孤军奋战,处境堪忧。

  “事在人为,不要太悲观。”

  多尔衮冷冷一笑,眼神里面,有一丝杀气。

  “代善老了,人老了总要找个靠山。济尔哈朗墙头草,聪明人懂得取舍。你说,咱们是不是还有机会啊?”

  多铎满脸的兴奋,快步跟上多尔衮的脚步。

  “十四哥,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直接做就是!”

  皇后哲哲、庄妃布木布泰、贵妃娜木钟、淑妃巴特玛璪等后宫毕至,人人都是低声哭泣。

  手腕强硬的黄太吉一旦离去,皇权归于王权,后宫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皇长子豪格、四子叶布舒、五子硕塞、六子高塞、七子常舒、十子韬塞、十一子博穆博果尔。

  当然,还有庄妃布木布泰和黄太吉的九子福临。

  至于其他的皇女们,雅图、阿图、稀稀拉拉跪了一地。

  年幼者懵懂无知,年长者忧心忡忡,各不相同。

  “郑亲王、礼烈亲王、肃亲王、饶余贝勒……豫郡王、睿郡王,你们都到了吗?”

  黄太吉脸色灰暗,奄奄一息,济尔哈朗、代善、豪格、多尔衮兄弟等人一起上前,各自垂泪。

  “皇上,臣等到了!”

  多尔衮和多铎脸色难看,却是垂头不语,无论怎样努力,却挤不出眼泪。

  “皇后,庄……妃,你们带福……林……上来。”

  黄太吉气喘吁吁,说话已经是非常吃力。

  等后妃姑侄和五岁的幼子福林上来跪下,哭哭啼啼,黄太吉眼神示意了一下济尔哈朗。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顾及旁人的情绪了。

  济尔哈朗哆哆嗦嗦接过圣旨,颤声读了下去。

  下面跪着的众臣子都是伏地,听着济尔哈朗的声音在宫中回荡。

  “朕以凉德,承嗣丕基,五十年于兹矣。自立国以来,纪纲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太祖余烈……太祖创垂基业,所关至重。元良储嗣,不可久虚。朕九子福林,庄妃所生,岐嶷颖慧,克承宗祧,兹立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即皇帝位。特命内大臣济尔哈朗、代善、豪格、阿巴泰、多尔衮、多铎为辅臣。伊等皆勋旧重臣,朕以腹心寄讬。其勉矢忠荩,保翊冲主,佐理政务……”

  多尔衮暗自叹息一声。

  皇位,和他多尔衮是没有关系了。

  不过,福林继位,也在他所料之中。

  豪格这些人都是侧妃所生,皇后和庄妃都是科尔沁蒙古部,姑侄俩人的骨血,自然要继承大统。

  要不然,强大的科尔沁蒙古部落,可就要和大清离心离德了。

  “豪……格,辅佐好……你的九弟!朕的……苦心,希望你……能……明白!”

  “汗阿玛,儿子知道!”

  豪格跪下,泣不成声。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黄太吉拍着豪格的肩膀,又看了一眼眼神闪烁的多尔衮兄弟,想说些什么,却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御医,快上来!”

  满室惊惶不已,多尔衮和多铎兄弟对望一眼,嘴角都是微微上扬。

  这个该死的黄太吉,终于要去见阎王了。

  崇祯十五年四月,黄太吉在沈阳病死,由其子福林继位,六位王公大臣辅政,改元顺治。

  黄太吉身死,沈阳哀声一片,最先知道此事的,则是驻扎锦州的祖大寿。

  “黄太吉啊黄太吉,你也有今天!”

  祖大寿哈哈大笑,晃着一颗花白的脑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和黄太吉打了这么多年,降而复叛,猛然心腹大患死去,着实让他惊喜交加。

  “大哥,你高兴的太早了!你不要忘了,老大、老三他们,可还都在建奴的手上!”

  祖大寿的弟弟祖大乐,看着自己的兄长,没好气地说道。

  “兄弟,稍安勿躁。”

  祖大寿哈哈一笑,坐了下来。

  “你有没有想过,建奴越是虚弱,咱们兄弟的分量就更重。你说,他们敢动老大和老三吗?”

  祖大寿的话,让祖大乐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大哥说的是!黄太吉一死,咱们兄弟也能过一阵子舒坦日子,大好事啊!”

  兄弟二人都是哈哈大笑,端起酒杯,碰了一下。

  “大乐,你以我的名义,派人送上一份礼物去沈阳,祭祀一下黄太吉。”

  祖大寿的话,让祖大乐频频点头,笑容满面。

  “大哥,我这就去办!”

  “顺便也写一封奏折,发往京师,让皇帝高兴一下!”

  祖大寿志得意满,又加了一句。

  黄太吉雄才大略,他这样一死,桃园三结义,看来是后会无期了。

  消息传到洪承畴耳朵里,他也是惊喜交加,关外三军振奋,报喜的奏折也是马不停蹄,送往了京城。

  黄太吉身死,京师沸腾,龙颜大悦,告慰太庙,大赦天下,君民共乐。

  王泰是在宣武卫听到黄太吉战死的消息,他并没有什么惊讶,黄太吉之死,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黄太吉屡遣清军入塞,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海内白骨如山,流了多少孤儿寡母的血泪,多了无数汉人军民的亡魂。

  黄太吉死了,天下百姓,无不欢欣鼓舞,鞭炮齐鸣,纷纷去坟前告慰亡灵。

  只不过是福林继位,让王泰微微有些失望。

  若是豪格继位,或是多尔衮继位,满清内部的争斗会更激烈一些。福林继位,和历史上几乎一样,满清的内耗被无限减小,汉民族的威胁,不可避免地大了起来。

  无论如何,黄太吉死了,疲惫不堪的汉民族,可以稍稍休憩一下。

  “大人,你喝杯茶吧。”

  一个俏丽的身子微微一躬身,一杯香气袅袅的热茶,放在了桌上。

  “你也坐吧。”

  看到女人坐了下来,风姿绰约,王泰忽然想起一句话来。

  女人是水做的。

  “大人,不如我给你奏一曲吧?”

  看到王泰神态轻松,目光扫到桌上的报纸上,陈圆圆心头一动。

  “你不用奉承我,如果你愿意,就留在我身边,我一定会给一个名分。”

  王泰的话,让陈圆圆不由得一愣。

  “大人,你若是和公主成婚,便请放小女子离开吧。”

  陈圆圆躬身一礼,楚楚动人,却并没有怨天尤人的怨幽和不满。

  “陈圆圆,我既然要了你,就不会撒手不管。”

  王泰话语里的霸气,让陈圆圆不由得心头一阵激荡。

  她一个歌妓,身不由己,虽然她与江南名士冒襄申以盟誓,但冒襄个性风流倜傥,不拘小节,有“东南秀影”和“人如好女”之名,同时交往的女子多矣。

  王泰年少多金,政坛新贵,未有浪明,若是能给她一个名分,她也是心满意足了。

  “坐吧,胡酋殒命,今日我高兴。我来抚琴,你来做一回听者”

  琴声幽幽,一曲《沧海一声笑》,伴随王泰的清声吟唱,让陈圆圆睁大了眼睛。

  “……

  清风笑,

  竟若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

  琴声袅袅,终于逝去,王泰站了起来,端起茶杯,茶温刚好。

  “温茶奏名曲,尽兴矣!”

  “大人,就凭这一曲,你就可以名动天下了。”

  陈圆圆由衷地说道,不无惊诧。

  都说王泰文韬武略,文武双全,武不知道,光是这一曲《沧海一声笑》,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名动天下?”

  王泰放下茶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过是消遣而已,不值一提。”

  “大人,再饮一杯。”

  陈圆圆过来添茶,看着女人弯腰动人的腰身,王泰微微一用力,便把女人轻盈的身子,拉入了怀中。

  日理万机、毁家纾难,劳心劳力,也该放纵一下自己了。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有时候,这句话有些道理。

  “大人……嗯……”

  赶紧放下茶壶,话还没有说完,红唇便已经被王泰封住,一双魔手上下其手,瞬间便游走了许多地方。

  “饱暖思淫.欲,杂事已了,现在是干正事的时候了!”

  王泰哈哈一笑,心头暗叹上天的恩宠。

  白里透红的滑腻皮肤,盈盈一握的腰身,娇羞的花容,长腿翘臀,充满了女性的魅力。

  “大人,你……”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只能任我摆布了。”

  不知不觉,急不可耐的王泰,居然有了一丝少年的感觉。

  关上门,任凭烛火摇弋,瞬间就把眼前的女子,剥成了个一丝不挂。

  “大人,先吹灯……嗯……”

  陈圆圆娇羞不已,欲拒还迎,顺从着王泰的放肆。

  灯火摇弋,床幔晃动,大床“吱吱”作响,伴随着难以言喻又放肆的欢愉声,王泰反复折腾,不知疲倦,女人婉转承欢,甚至主动配合,难以抑制。天上的月儿也隐入了云后,羞羞答答……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大明匹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