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寒酸

第六百三十二章 寒酸

  第六百三十二章寒酸

  看国王的账面阵容,就和路易预想的一样,没有一个是能够让人入眼的。

  唯一的好球员可能就是乔丹的北卡队友肯尼·史密斯和尼克斯完全不缺的后场神射手何塞·霍金斯,剩下的球员,路易哪个都看不上。

  比尔·拉塞尔甚是洒脱地说:“人你随便选,只要能够成交,我们没有非卖品。”

  路易不禁笑道:“比尔,虽然我要求不高,但我也不是收破烂的。你拿这些球员就想打发我吗?”

  拉塞尔眼看着一桩好生意要因为他们没有好筹码搞黄了,当即说:你要什么都可以谈!”

  路易并没有急切地出手约翰·塞利的想法。

  因为塞利还不是炸弹,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要爆炸的迹象。

  因此就算拉塞尔主动打电话过来,他也不是很想交易。

  别的不说,塞利在谋杀紧逼里的角色是尼克斯队里少有人能承担的。

  在过了凯尔特人那一关后,伯德和托马斯都遇到了伤病困扰,而年轻的尼克斯每年都会上一个台阶。

  此消彼长,可能过不了几年,凯尔特人就完全不是尼克斯的对手了。因此,谋杀紧逼不需要再像之前那么完美无缺,也不需要有那么强的指向性。

  随着时间推移,不会再有球队需要尼克斯专门用谋杀紧逼来攻略。

  谋杀紧逼会变成一种压箱底的战术。

  就像山王打湘北故意在下半场开局时使出全场紧逼几乎把湘北打爆。

  既然不需要那么完美的谋杀紧逼,那么,像约翰·塞利这种明显具有更多价值的球员,更应该让他去一支能打上球的队伍。

  能成全球员的话,路易绝不会卡住人不放。

  实在是国王队给不出什么好筹码,即使拉塞尔要加未来选秀权,路易都难以动心。

  说破大天,由于国王队没有一个路易看得上的球员,所以约翰·塞利变成了非卖品。

  塞利交易不动,拉塞尔又把目标放到霍纳塞克、罗德曼、马尔利的身上。

  还真别说,拉塞尔的眼光不错,看上的都是未来全明星。

  “比尔,我直说了吧,除了罗尼·塞卡利,其他人你都别想。”

  路易敞开了说道。

  “罗尼·塞卡利?”

  塞卡利还只是新秀,而且在尼克斯只能打打垃圾时间,虽然效率不错,但如果出场时间增加,打成什么样谁都说不准。

  “唉,路,我们不是朋友吗?”

  来了…是不是波士顿出来的家伙在谈生意的时候都喜欢打人情牌呢?

  “对啊,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如果你把何塞·霍金斯给我的话,我可以把罗尼给你。而且,我只接受这两人的一换一。”

  “再见!”

  拉塞尔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了。

  他失望了,无奈了,感觉职业篮球的生意远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拉塞尔可能是篮球史上最知道怎么去赢得比赛的球员。

  论篮球天赋和即战力,他都比不过张伯伦。可是张伯伦一生只赢过他一次——而且,拉塞尔的队友入选27次全明星,张伯伦的队友入选25次全明星/别再说什么拉塞尔队友强张伯伦不能一打五了,和抱团密有什么区别——可他就是赢了张伯伦一辈子。

  因为他想赢,也知道怎么赢。

  整个职业生涯,他都打开了通往胜利的大门。可是在退役之后,当他想把球员时代的成功经历复制在管理层的时候,得到的只有失败。

  70年代,他执掌过西雅图超音速的教鞭,为了树立权威,他在队内训练的时候,让那些不服从管教的球员试着用一对一攻破他的防守,他把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狠狠地教育了。结果这非但没有帮助他管教球队,反而让球员对他产生疏离感。

  他很快就对飞速发展的职业篮球感到失望,并且认为他那一套成功的哲学只适合60年代。

  如今是80年代了,他又回来了,结果有什么不同吗?

  路易不和他做交易,不完全是因为球员没吸引力,还有一点,就是拉塞尔没有用选秀权来增加筹码的意思。

  他和奥尔巴赫一样,把选秀权当成宝贝。

  和国王的交易未能完成,路易让赵远征找来了奥克利。

  虽然他们没能和国王交易,但那通电话还是给路易提了提醒。

  何必把奥克利留到赛季结束呢?现在正是他交易价值最大的时候。

  赵远征叫来奥克利。

  路易和他聊了几句,说起交易的事。

  “教练,你要交易我吗?”

  “不,我现在没有和任何球队探讨过交易你的事情。我只是想问你,如果有合适的球队,想要你,他们给出的筹码也合适的话。你想离开吗?”

  打完这个赛季,是路易和奥克利赛季前的协议。

  如果要打破这个协议,路易必须征得奥克利的同意。

  当然,他有毁约的主动权,但他这个人讲信义,尤其是与奥克利之间的口头协议。

  因为他不想给对方留下言而无信的印象。

  为了个奥克利毁掉他的光辉形象,值得吗?当然不。

  奥克利认真地思考后说:“教练,如果你认为合适的话,尽管交易吧。”

  这番话体现出了奥克利有多么想打更长时间的比赛。

  尼克斯的大前锋位置内卷严重,路易还经常摆双塔,有时候罗德曼打四号位的时间都比奥克利多。

  对于一个正在巅峰期的蓝领大前锋,这种生活确实是煎熬。

  “我知道了,有任何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奥克利走后,赵远征问道:“教练,是不是有交易了?”

  “还不确定。”

  路易走出总裁办公室,直奔总经理办公室——虽然办公室的前称是换了,但办公室的所在地没有换,唯一换的,只有办公室门口的牌子而已。

  尼克斯现在的总经理是埃尔金·贝勒,虽然是名义上的运营部一把手,可他不会在没有征得路易认可的情况下进行任何交易。

  今年的交易截止日,他本来打算像去年那样一枪不开。结果,路易出现了。

  “交易市场上有什么消息吗?”

  “消息还挺多的。”没事可干的贝勒只剩下磕瓜子听各队的交易流言了,“罗素在萨克拉门托可不安生,我听人说,他正在想办法做一笔大的交易呢。”

  “这件事我知道,和他谈交易的人就是我。”

  “不是吧?”

  “放心,我们没谈成,国王队的筹码太寒酸了。”

  “我说也是。”贝勒只恨不是自己亲自拒绝了拉塞尔,“就他们那点筹码,连我都换不到了,还想搞大动作,搞笑嘛!”

  PS:没找到字少的借口。嗯……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