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六百二十二章 rnm!买了吧!?

第六百二十二章 rnm!买了吧!?

  “路教练,你认为迈克尔的伤和比赛强度有关系吗?”

  “有,但不完全有。”

  “这是什么意思呢,路教练?”

  “就好像有个人自寻短见,他的临终遗言是‘我操这世界’,难道你能说这个世界毫无责任吗?显然,世界对他的决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如果因此说错的是全世界,那就有点太冤枉‘世界’了。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麻烦,只有意志不坚定的人会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

  正当路易以为他已成功把话题从“乔丹受伤和尼克斯的比赛强度有没有关系”歪楼到“人们选择自鲨是不是因为世界对这类人群缺乏关怀”的时候。

  负责提问的记者追问:“路教练,这和迈克尔的伤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暂时没有。”

  “那你想表达的是?”

  “这件事很深奥,我认为你应该细品,如果我说了,你就得不到锻炼,未来也不会成为一名更好的体育记者。所以,我虽然告诉了你答案,但并没有完全告诉你答案。这对你来说可能是个谜,你要好好回想下我说的话,嗯。”

  记者面带沉思之色。

  尤因那边,情况就不怎么好了。

  记者问他,“你觉得你对MJ的伤负有责任吗?”

  “呵,你这话问的,打球哪有不受伤的?”

  “你不觉得正是因为尼克斯的比赛强度才导致球员在场上超负荷吗?”

  “你是个糟糕的记者,这是个糟糕的问题,你根本不懂篮球!”

  尤因愤世嫉俗的样子让人想起了几年前的路易。

  当时的路易也是动辄攻击记者的直率汉子。

  乔丹的伤,德雷克斯勒的技术短板,导致开拓者无力扭转局势。

  因此,他们的失败从乔丹受伤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开拓者输球这件事,远远没有记者就尼克斯的比赛强度是否不合常理这个问题来得让人重视。

  开拓者的球迷祈祷乔丹只是受到小伤。

  可是,这支球队的历史,就是一部巨星与伤病作战的历史。

  乔丹没有逃开比尔·沃顿之踵。

  次日,经过核磁共振的检查结果,开拓者宣布乔丹遭遇右腿骨折,需要休战 3-5 个月。

  如果恢复得好,他可能在赛季末或者季后赛里复出,如果恢复得不好,可能这个赛季就报销了。

  乔丹的伤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开拓者再三强调,他们不会让沃顿悲剧重演。

  感恩节到来前遇到这种事,对开拓者的士气可谓重创。

  声讨尼克斯的声音在这段时间达到高潮。

  纽约匪帮、魔鬼军团、黑手党…总之,各种听起来很暴力很邪恶的词,强加到他们身上就对了。

  可是,纽约媒体非底特律之流。

  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活塞因为粗暴的防守,被称为坏孩子军团。

  这完全是因为媒体不能掌控舆论导致的结果。

  纽约媒体的战斗力,和当地职业体育俱乐部的球队是不成正比的——比方说,如果自家的球队实力上还过的去,纽约媒体会让你以为他们是争冠球队;如果自家的球队在联盟里有争冠实力,他们会让你以为尼克斯已经夺冠了;那如果像尼克斯这样已经夺冠了呢?那就了不得了。

  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在奶自家球队这件事上可以和纽约媒体相比。

  《纽约时报》体育版,戴夫·安德森亲自操刀头版文章:“尼克斯代表着伟大的传统比赛在职业篮球中复兴,匪帮和魔鬼的污蔑,只是弱者的哀嚎。”

  时报这家媒体,造谣厉害屁股偏得没边,但在吵架这块,从没输过。

  由他们发起的反击,开始占据舆论高地。

  对职业篮球来说,今年的感恩节就像《雨人》一样精彩。

  日

  尼克斯从波特兰回到纽约。

  经过路易上次开会,再没人提前请朋友把自己的豪车开到机场。

  所有人都乖乖坐上球队大巴回蓝宫解散。

  “我希望你们今年为我准备的礼物不是西装。”

  到达蓝宫时,路易向队员说。

  自从尼克斯的球员几年前集资给路易定制了一件价值3000美元的阿玛尼西装,然后这件事就成了队内的传统。

  每次遇到重大节日,他们都会送路易西装。

  让路易生气的,不是他们的品味和审美有问题,而是尤因这个狗杂种明明知道他近几年发福了,却故意没有增加衣服的尺寸,弄得路易每次穿他们送的西服都好像被抬上绞架。

  “放心,教练,今年没有西装。”麦克海尔笑道。

  是的,今年没有西装。

  他们送了比西装更有意义的东西。

  1987-88 赛季尼克斯队内的照片集。

  里面有数百张照片,记录了路易时代尼克斯首冠的点点滴滴。

  所有参与了上赛季夺冠之旅的球员人手一套。

  这是一份虽不贵重但很用心的礼物。

  好些天不露面的本杰明·威尔逊正在蓝宫里投篮。

  陪他一起练习的是投篮训练师谢里夫。

  除非威尔逊完全康复,否则路易不会让他复出。其实他已经达到了复出的标准,但从医学上来说还不是100%。

  “砰!”

  投丢一球,路易戏谑道:“BenJ啊,你这个状态看起来还要恢复个把月。”

  “教练,别开玩笑了,感恩节结束后我一定会复出,宙斯都拦不住我!”

  “你现在这个投篮准度,我很难放心啊。”

  谢里夫因此透露了一个秘密:“路教练,BenJ之所以投不进,不是因为手感生疏,而是有心事。”

  “哦,什么心事?”

  “一定和女人有关!”汤姆贾诺维奇突然出现,他是队内最八卦的存在。

  谢里夫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没错,就是和女人有关,BenJ正在和某人约会。”

  “嗷嗷嗷啊……”

  路易怪叫出来,把威尔逊手里的球抢走,再一脚踢飞。

  “你必须原原本本地告诉我,BenJ。”

  威尔逊发现助教们纷纷靠过来吃瓜。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隐私?”

  “什么狗屁隐私,你都把你隐私告诉谢里夫了,还指望你能有什么隐私?”

  威尔逊被这话哽住了。

  于是,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情况展开来说。

  他确实在约会,对方的身份看起来并不简单。

  奇怪的是,威尔逊明明感觉他们独处一室的时候很尴尬,却不能控制住自己。他就是想和对方在一起。

  “你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尴尬吗?”汤姆贾诺维奇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道,“因为你们没喝酒,所以害羞,互相不了解又不得不面对面,只有喝完酒,你们的灵魂才会交融,只要最终的战场是床上,就不存在什么尴尬了!”

  现场爆发出一阵附和的狗叫声。

  “太多了鲁迪,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懂这么多!”

  威尔逊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被脱光游街的碧池,彻底被看穿了。

  众人的视线让他害羞,球场上那个性如烈火的疯子,在场下只是个22岁的大男孩。

  当然,他虽然年轻却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事。

  比如高中喜当爹,差点在街头被混混开枪打死,带队掀翻凯尔特人的统治…不管哪一项,都精彩得可以写进墓志铭里。

  路易还问了下宋韬的情况,虽然来美国几年了,但只要不打比赛,就完全处于封闭的状态。

  所以路易经常会邀请他到自己家里吃饭。

  宋韬今天拒绝了路易。

  像这样的节日,比起去别人家里做客,他更想买点好吃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

  路易没有直接回家,还去了趟汤姆贾诺维奇的家蹭午饭。

  除了吃饭,路易和汤姆贾诺维奇无话不聊,从政治到体育,再到生活,最后还能一边喝酒兑可乐,一边回顾今年的MLB世界大赛。

  汤姆贾诺维奇支持一切非洛杉矶的球队。

  要说为什么,也不难理解。他对加州地区没有歧视心理,但他对洛杉矶这个地名过敏。

  因为当年那个一拳把他打进ICU的混蛋,就穿着湖人队的球衣。

  从那以后,汤姆贾诺维奇表面上是放下了,骨子里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洛杉矶反对者。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的世界大赛伤他很深。

  因为洛杉矶天使队在世界大赛上创造了不可能,路易至今仍能在噩梦中梦见汤姆贾诺维奇的尖叫——“科克·吉布森这个狗杂种只有一条腿能动,洛杉矶输定了,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艾克利斯窝日尼玛!⑴”

  ⑴ 1988年世界大赛第一场,洛杉矶天使队的科克·吉布森因伤无法上场,他的双腿在之前都受伤,还有急性胃炎。但球队在九局下半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将他换上场。因为有伤,即使他打出一般的安打也无法跑上垒。但是在面对名人堂投手丹尼斯·艾克利斯,他打出了一记全垒打,结束比赛。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喜欢体育,这就是原因了,只要心够绝,一切皆有可能。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