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感觉很好(7/160)

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感觉很好(7/160)

  K.C·琼斯会用什么方法来解决凯尔特人目前所处的困境呢?

  路易简单地思索了下便有答案。

  除了让安吉上来提供外线火力,好像也没什么可调整的了。

  凯尔特人的的实力,都在台面上了。

  安吉可以改善他们阵地战的进攻空间,毕竟是本赛季三分率的联盟前十,他在外线站着,尼克斯属实要给一点尊重。

  路易调整了两个位置。

  斯蒂文斯下场,奥克利也下场。

  替换他们的是罗德曼和麦克海尔。

  看见这个阵容,中场前排观众席的奥尔巴赫警惕了起来:“那个小鬼,该不会是想在这个时候全场紧逼吧?”

  路易的想法,没人看得清。

  斯托克顿、威尔逊、罗德曼、麦克海尔、尤因的阵容,理论上是可以全场紧逼的。

  但路易并不想用防守弹性这么好的阵容,去紧逼对手。

  这个阵容的防守好在哪呢?以凯尔特人的运动能力而言,这个阵容里有四个人能换防四个位置,三个人能换防五个位置。

  这便给了路易用换防来掐凯尔特人的翼侧挡拆的底气。

  这套阵容真正强大的地方是阵地战进攻,防守若使用全场紧逼的话,威力当然也有,但不是最优方案。

  凯尔特人的调整不出路易所料,他们果然换上了安吉,被换下去的人,是哈珀。

  “K.C那点心思不可能瞒过你啊。”汤姆贾诺维奇拍马屁的手法一般。

  远不如赵远征那样让路易心旷神怡:“毕竟路教练是联盟第一教练。”

  “他有三枚冠军戒指,我只有一枚,可不敢当啊!”路易永远是表面谦虚,心里指不定怎么得意呢。

  让安吉上场,间接证明了凯尔特人的真实想法。

  他们不打算在战术环节进行更多的尝试了。

  尝试到此为止,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围绕三巨头的进攻上限来打爆尼克斯。

  威尔逊加罚命中,15比7。

  “丹尼斯!”路易喊了罗德曼一声,仿若下达“斩立决”的判官,手指伯德。

  罗德曼点头,斯蒂文斯的未尽之事,落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说,斯蒂文斯是一个寻求让对手感到不适的野兽派,那罗德曼就是个喜欢用防守来杀伤对手的施暴者。

  他的身上开始出现路易熟悉的一面。

  他会比斯蒂文斯更激进地攻击伯德的背部。

  威尔逊罚完球,罗德曼一路贴身,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伯德过半场。

  两人进入阵地里,隐入人群中,忽然,罗德曼放倒了伯德。

  花园的嘘声刺耳地落下,球迷对罗德曼的恨意达到极致。

  “丹尼斯对拉里的不法之举被裁判无视了!”

  这就是比赛里需要第三名裁判的原因。

  只有两名裁判,像罗德曼这种个人道德水准低下的球员一旦从裁判的眼皮子底下走开,就会使出各种肮脏的动作来搞垮他的对手。

  凯尔特人的其他两大巨头的脸上,出现了超越比赛的情绪。

  桑普森低位拿球,包夹没到,他直接侧身勾手。

  他的勾手利用了身材的优势,还吸取了贾巴尔的“天勾”的靠人细节。

  9比15

  “别退!”

  从地上站起来的伯德脸色通红,怒吼着表示他的决心:“紧逼他们!”

  这种事情对尼克斯而言已经不新鲜了。

  斯托克斯发快球,威尔逊持球被包夹。

  他把球往外传的时候,兰比尔从后面给了他一肘。

  这下,被裁判看见了。

  兰比尔无所谓裁判怎么看,哨响时,急眼的威尔逊转身推倒兰比尔,罗德曼随即加入进来想把事情闹大。

  当尤因也赶过来想参与双方火并的时候,当值裁判休·霍林斯才意识到光是站在场边吹哨控制不住这两伙人极致的恨意。

  篮球场上很少有如此充满仇恨的时刻。

  花园的氛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到老人,下到小孩,他们都在使用一种无比粗鄙的口吻攻击尼克斯的球员。

  再加上,这个鬼地方的高温和垃圾的通风口。

  路易抓着自己的领带,保持冷静。

  两名裁判努力制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对冲突的处理极为温和。

  裁判除了判处兰比尔侵人犯规外,没有其他的追罚。

  那些参与进来的人全部无事。

  这场架一定程度上乱了尼克斯的心态,花园的氛围在这儿,凯尔特人早就习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比赛了。

  路易看见威尔逊在打斗气球。

  他特意运球去找兰比尔。

  兰比尔最聪明,或者最让人火大特点,就是这了。

  前一秒他想让你跟他打架,但等你真的想要打架,并且带着要同归于尽的心情出手时,他的注意力会立即回到球场上。

  他始终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威尔逊把兰比尔当成猎物,却不料自己也是对方的猎物。

  兰比尔是诱饵,吸引威尔逊持球冲进来,对此进行回应的人是桑普森。

  威尔逊信心满满的进攻,被桑普森跟进封盖。

  他的身体为此失去平衡,倒地的时候,兰比尔刻意去踩他的手指。

  威尔逊痛叫出声,目睹了这一幕的尤因愤怒地撞倒持球推进的安吉作为回应。

  裁判吹尤因犯规,路易借这个机会换下了脑子不清醒的威尔逊。

  他看见威尔逊手指上的血迹,猜到是兰比尔干的。

  “是不是很生气?”路易问。

  替换威尔逊的人是戴尔·艾利斯。

  威尔逊愤怒地说:“我巴不得宰了他!”

  “如果你一直抱着这种心态的话,那家伙就得逞了。“路易说,“他就是想让你生气。”

  威尔逊不甘地说:“我怎么可能不生气?那个人渣,他…”

  “我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我并不是不让你回应,但我需要你把这件事与比赛分开看。你可以报复他,但你的注意力还是要回到比赛里,那正是兰比尔所做的,他总是挑衅你们再专注比赛。”路易把兰比尔的策略摸得清清楚楚,“他知道你们会想办法去报复他,但他知道你们的报复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他接下来只需要专注于比赛,你们的报复,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奥克利哼哼说:“要是有人能打出像当年的克米特那样的拳头,我看他放不放在眼里!”

  奥克利只想着口嗨,没注意到那一拳的受害者就在他的身边。

  “奥克,闭上你他妈的臭嘴!”

  汤姆贾诺维奇突变的脸色和路易的怒斥令奥克利后悔不已。

  威尔逊下场以后,波士顿花园的魔力,正在发挥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片场地上,凯尔特人总是不屈不挠地战斗。

  拉塞尔、哈夫利切克、考恩斯、伯德,一代代人坚持下来,形成了特定的传统。

  在花园落后的绿军,才是最坚韧的绿军。

  凯尔特人以桑普森为核心,打出高水准的攻防。

  桑普森给伯德掩护,他的核心力量强到让想挤过掩护的罗德曼摔倒在地。

  伯德因此轻松得分。

  艾利斯脚上不便,跑位出现问题,斯托克顿的传球传进了安吉的手里。

  高位的桑普森下快攻。

  安吉把球传过去,拿到球的桑普森在三分线内运一步收球,试图切球的罗德曼很快就放弃了。

  他把球举到头上,2米2的身高配上2米3的臂展,举火烧天式起步爆扣。

  桑普森是凯尔特人队里,最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球员。

  他的性格很沉稳,不张扬,不嬉闹,实力强劲,任何时候都是凯尔特人的托底人物。

  作为常规赛的MVP,他从未受到过质疑。

  但现在,罗德曼威胁他:“下次我一定会把你狠狠地摔到地上!”

  桑普森冷笑道:“你尽管来试试看!”

  追到2分,凯尔特人给出的攻防压力越来越强。

  “约翰!”路易提醒斯托克顿,“注意派翠克和戴尔的位置!”

  威尔逊不在,尼克斯还有个单挑的保底选项——麦克海尔。可是路易不打算让麦克海尔去单挑,那是弹尽粮绝才要考虑的事。

  现在,远远未到。

  Game5,尤因的长距离投篮改变了比赛的走势。

  从那时候起,尤因只要来高位,就有人跟。

  只要他在高位拿球,就有人防,这是用确确实实的临场表现建立起了对手的恐惧心理。

  尤因已经明白,在路易手下,他永远都不是第一进攻点。这件事让他的经纪人很不高兴,但他的恩师约翰·汤普森却说,这是他成为比尔·拉塞尔的第一步。

  尤因接受自己不是进攻主力的事实,变得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出手数和得分。

  兰比尔跟着他出来,把桑普森留在禁区。

  斯托克顿的球传给他,尤因拿着球,背靠兰比尔,底角的艾利斯承接麦克海尔的无球掩护,全力跑到他的面前。

  手递手,接另一个无球掩护。

  艾利斯在右侧四十五度角三分线外出手!

  他看起来绝对不是满状态,但这个出手,绝不可能丢。

  “好美的弧线…”

  路易心想。

  “唰!!!”

  就像第五场,艾利斯的爆发拯救了尼克斯的进攻一样,此刻,他命中今晚的第一记三分,良好的手感提醒他——继续投!继续投!!继续投!!!

  “帕特里克!”总是无声的刺客大声对他心目中的最佳中锋说,“我感觉很好!”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