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恐惧之王的降生(2/)

第五百五十二章 恐惧之王的降生(2/)

  在客场打出如此表现,不论如何,尼克斯应该感到满意。

  可是路易不满意。

  因为球员的软弱,不敢对兰比尔那条恶狗以暴制暴,不敢主动出击。

  他不只是不满意,他是非常非常地不满意。

  路易接受半场采访时,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像是有人抢了他的钱:“无论凯尔特人表现得有多强,我都没有放弃过。但是,如果我的球员还像上半场这样娘娘腔,即便我们赢了这场比赛,也不可能完成逆转。”

  路易职业生涯第一次当着媒体的面抨击自己的球员。

  说他们是娘娘腔,这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

  路易和奥尔巴赫很像,像的地方不在执教风格,而在于作为球队建筑师的那种出色。

  如果说在执教这块,路易有哪些地方像奥尔巴赫的话,那就是从不把责任推给球员。

  他是个哪怕因球员出现巨大失误导致输球,都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人。

  可今天,他的反应这般激烈。

  “我可以理解Little Lu的反应。”一向站在路易对立面的比利·康宁汉姆,难得地说了句公道话,“战术失败,是教练的问题;球员没默契,也能指责教练组平日里训练质量不高;轮换混乱、应变不及时、让错误的人对位...很多问题,你都能怪教练,唯独这件事不能。如果球员面对拳头表现得软弱,教练能做什么?Little Lu刚才几乎冲上去和兰比尔决斗了,但他的球员没有任何反应!”

  由于表现得缺乏体育精神的一方是凯尔特人,所以汤姆·海因索恩没有继续攻击尼克斯。

  他附和了康宁汉姆的话,“没错,软骨病是治不好的。”

  路易脸色沉重,走进过道的时候,看台上的球迷朝他泼水扔东西。

  幸好都不是什么利器,虽然NBA是第一篮球联赛,但球迷杀伤力明显不如CBA。想当初,辽宁和四川的总决赛,就有辽宁球迷想袭击四川球员,结果不慎砸到自家球员的脸上——如果你想知道被砸的人是谁,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并借此多水几个字...郭艾伦。嗯,我相信那球迷悔得肠子都青了——别以为辽宁球迷彪悍,四川球迷同样毫不逊色,决赛期间,在场外结队嘲讽辽宁队,并最终酿成郭艾伦父子(怎么又是你)和几位辽宁球员和四川球迷的斗殴。

  NBA球迷只是嘲讽力度重一点⑴,真要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大CBA球迷天下无敌。

  路易现在可没心情比较中美球迷的战斗力,他正想着回更衣室怎么骂那几个不敢还手的软蛋。

  他来到更衣室门口的时候,先是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打开了更衣室的门。

  “关于这场比赛,你们谁和我说说,我们还有什么调整空间?”

  助教们没有开口,路易面向的是球员,询问的也是球员。

  “我们应该打得再凶一点...”

  库珀太监般的语调让人很难相信他能打得凶一点。

  “对,我们不能让他们继续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了!”麦克海尔刚说完,路易就来气了。

  “迈克尔,你说要打得凶一点,然后你上半场只有1次犯规,这就是凶一点?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湖人赢不了凯尔特人了,就是因为你们这帮人太软太烂!”路易旋即怒视麦克海尔,“凯文,你怎么好意思说这句话?刚才是谁告诉我‘他再搞事我会揍扁他’的?结果呢?兰比尔当着你的面垫戴尔的脚,你他妈干了什么?”

  “我...”麦克海尔试着解释自己的行为,“我当时光顾着阻止你了!”

  “你他妈少跟我废话!”

  路易吼道:“要不是你们所有人都像个软蛋一样没有反应,我用得着冲上去?如果你当场把兰比尔那个狗杂种给我打倒,我什么都不会做,因为你们没有作为,因为你们像是被割了蛋一样不敢反抗,所以我要去为戴尔争一口气,你们这帮懦夫,我真为你们感到羞愧,都打到这个地步了,在怕什么?”

  麦克海尔战战兢兢不敢还嘴,路易看见了忧心忡忡的奥克利,他知道自己没保护好艾利斯,他正在忏悔。

  如果忏悔有用,死刑也就不存在了。

  “奥克,我想请你告诉我,你在场上打了那么久都干了些什么?”

  “没话说?那我来告诉你,你在场上只是负责抓几个篮板球,进几个机会球,然后看着你的队友被那帮混蛋欺负,你无动于衷地站在那看着戴尔被下黑脚,我不知道你还能干什么,你当初口口声声要保护这帮人,你到底保护了谁?”路易喝问,“你他妈告诉我,你在保护谁?”

  “我...不是的!“

  奥克利辩解道:“我是因为凯文...凯文说如果他们再下黑手就会给他们好看,所以我没有回应,我是因为...”

  “你他妈在这跟我扯什么狗屎?凯文什么时候成为了大家的保镖了?别忘了这个是你的工作!”

  路易向前一步,劈头盖脸地怒骂道:“我从第三场就看出来了,你他妈根本就不够格,你保护不了任何人,除了抓几个篮板也不能在进攻端做任何事,空有一身蛮力却不知道怎么防守,如果你连打架都不敢的话,我真不知道还能指望你干什么,你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像个无能的废物,就像...”

  “够了!”奥克利推开了路易,“我受够了你的指责!”

  “你听够了?我还没说完呢,你这个只会窝里横的杂种,现在有推人的力气了?刚才兰比尔在场上伤害你的队友时你在哪?现在你想做什么?打我?来啊,你的拳头只会往自己人身上招呼吧?”

  “我他妈才是受够你们这群软蛋了!”

  奥克利被路易骂出了眼泪,他声音沙哑地吼道:“我才是在每一个球馆都被球迷嘘的人!因为我在犯规的时候需要狠狠下手,我在你们被欺负的时候要站出来揍人,谁快攻我就去把谁推倒,谁篮板抢得好我就去和他摔跤,你们他妈谁像我这样做过?伯德朝Benj脸上吐口水,你们谁去为他出头?兰比尔伤了戴尔,但离他最近的人是凯文,为什么全都要怪到我头上?”

  路易变得狰狞的脸突然放松了下来。

  “奥克,你说得没错。”路易冷笑着看向其他人,“为什么你们就不愿意去尝试一下呢?凯尔特人全队都是恶棍,奥克一个人是不可能干掉他们所有人呢,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去试一下?”

  “是不想,还是不敢?如果是前者,我想在看见他们对戴尔所做的事情之后,你们应该有所觉悟了;如果是后者,那我真是为戴尔感到悲哀,为你们感到恶心,为一直支持我们的球迷感到遗憾。”

  路易说得嗓子都哑了,他已经吼不出来了。

  因此,他的语气变得平静:“现在是我们领先,但如果你们不拿出和波士顿一样的侵略性,我们绝对赢不了。你们谁能告诉我,剩下的半场比赛,你们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对他们狠狠地犯规?”

  “有什么不能的!”亚历克斯·斯蒂文斯请缨道,“让我来给大家做一个榜样!”

  “不,第一个让我来!”

  尤因大声说:“我绝对会给他们一个有力的犯规!”

  “还是让我来吧。”斯托克顿表示。

  于是,所有人都想这么做了。

  愤怒,复仇之火,犹如在伤口上撒盐那样激烈的情绪,飘荡在尼克斯的更衣室里。

  这个闷热又潮湿,通风口糟糕,气味恶臭到让人难以呼吸的紧闭空间里,一些事情正在尼克斯队内部发生变化。

  有时候,失败会让你变成更好的人。

  但尼克斯已经失败过了,对路易来说,他唯一渴望的就是成功。

  他有这个心态,他的球员呢?半场结束之前,并没有。

  可在刚刚,在路易难称文雅的语言轰炸下,他们感到了羞耻,拥有了愤怒,眼中闪烁着仇恨之火。

  如果你想知道一支令人恐惧的球队是如何降生到这个世界的。

  那么,这就是答案。

  体育世界不比真实战争,但是最终的冠军,总是那些内心更强大,更渴望的球队。.

  就像这轮系列赛里所展示的那样。

  冠军与胜利女神,总是苛刻地挑选如意郎君上床,其余的,皆为赢家的燃料。

  ⑴就算是嘲讽力度,我也不认为美国球迷强到哪去。拿国内来说,前有天津球迷亚锦赛嘘国篮辱骂太空易,后有京城球迷一句经典的“换苏伟”把当事人搞出心理疾病,去年又有XJ球迷和路易一样患上周奇PTSD到现场看比赛,趁周奇罚球现场最安静的时候大骂“波兰人垃圾”(周奇出走XJ全怪他),球迷整活这块,CBA天下无敌。PS:当然,足球不能算。篮球迷最多伤害肉体和身心,足球那块动不动出人命,比不了,不愧是世界第一运动。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