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你TM睡醒了没有

第五百三十八章 你TM睡醒了没有

  凯尔特人的变阵理论上是可以限制尼克斯的。

  健康的伯德是一个在三号位和四号位都有统治力的球员。

  尼克斯玩紧逼的时候又喜欢利用集群侧翼的优势来摧毁对手。

  结果,凯尔特人的变阵很有可能打乱他们的计划。

  千算万算,不考虑到人的因素,都是白搭。

  篮球比赛,大方向是打法风格,小方向是战术策动,那么中间值是什么?

  可以很明确地说,是对位安排,是空间取舍,是卢指导式“勇士队其他人打死我,行!库里打死我,不行”的不做人包夹针对;是斯塔德迈尔场均38分看似打爆邓肯但球队被愉悦送走的波波维奇式“小斯打爆邓肯,行;纳什传球打死马刺,不行”的选择性放空取舍;是波多黎各一座山挡在詹皇身后但就料定你詹姆斯犹犹豫豫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心理。

  凯尔特人选择了对位,而尼克斯选择了针对。

  路易让奥克利不必客气,全力对抗。

  一个带着伤的伯德,是无法在四号位上兴风作浪的。

  这就是为什么凯尔特人会表现出强烈的不适,桑普森会出现几次失误,以及伊塞亚·托马斯迷失在彼端的远投。

  汤姆·海因索恩重点批评了托马斯的表现:“拉里在四号位上孤立无援,我看不出伊塞亚的意图。他既没有帮助拉里摆脱困境,也没有让拉尔夫打得更轻松,说句老实话,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托马斯的低迷是可预见的,他今晚手感不好,很不好。

  远投完全没有,突破进来后,因为他和迪克·巴维塔关系不好,即使尼克斯防守犯规,也不会吹哨。

  托马斯的力气全用在和裁判较劲上了。

  于是才有海因索恩的批评。

  他批评得一点都没错,只是托马斯怎么听得了这个?

  按托马斯的想法,肯定是球队的白人名宿为了掩盖伯德的不作为故意甩锅给他,他就像当年的乔-乔·怀特一样。

  如果是路易认识的那个托马斯,他一定会这样。

  第一节结束,。

  和Game1截然不同,这次,尼克斯占据领先优势。

  第一节,路易将紧逼战术贯彻到底。

  但他的紧逼不是谋杀紧逼,而是2-2-1全场紧逼。

  前场的紧逼双人组会更累一点,其次是中场的双人组。但这种紧逼的消耗是不如谋杀紧逼的。

  奥尔巴赫抱怨了裁判一百万次都换不到哨声。

  “迪克·巴维塔那个狗杂种分明就是公报私仇!”奥尔巴赫骂道。

  沃尔克知道巴维塔和波士顿八字不合,没想到路易会利用这一点让对位托马斯的霍纳塞克/斯托克顿加强对抗。

  路易叫起斯托克顿。

  “约翰,听好!”路易说,“接下来,我们放弃N.UCLA的大部分进攻。”

  斯托克顿惊讶地听着路易说的话。

  “你将和霍尼(霍纳塞克)、Benj、丹尼斯和布拉德(罗浩斯)一起上场。”

  路易在战术板上画出了战术落位:“每一次进攻,我们都要以1-4落位为主,Benj负责挡拆的外拆,丹尼斯负责挡拆的内切和二传,霍尼和布拉德负责强弱侧的无球掩护和接球后投他妈的!”

  罗浩斯激动地说:“教练,在你的英明领导下,我一定会投死他妈的!”

  路易僵着脸差点笑出来,他忍得很辛苦:“呃……‘投死他妈’这么暴力的事,就不用了,你只需要‘投他妈的’就可以了。”

  “教练,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区别。”

  “你他妈再废话连篇就他妈不要打了,还有问题吗?”

  “没有,教练!”

  “滚上场去!”

  “是,教练!”

  罗浩斯的走路姿势极为怪异,看起来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路易扭头找赵远征抱怨道:“远征啊,你当初跟我推荐这个二傻子的时候,没有跟我说他脑子不好使啊!”

  赵远征表现得很意外的样子:“教练,这是我的疏忽,但事出有因。现在这个时代,联盟已经明令禁止我们和球员接触。所以我没法深入了解他。”

  “大卫·斯特恩真他妈是个杂种!”

  路易现在没有生气,就是特想爆粗,逮着谁骂谁。

  所以他骂斯特恩杂种,不代表斯特恩真的是个杂种。这时候的斯特恩不是斯特恩,这个斯特恩不只一个,也没有具体形象,也没有感情,他什么也不是,只是寄托路易怒火的意识体,虽然现实真的有斯特恩这个人,与路易关系良好。

  1-4落位很简单,持球手站弧顶,其他四个人围绕着罚球线一字站开。

  凯尔特人不可能不认识这个站位,在他们的四号进攻体系里,有不少战术都是这个站位。

  那些战术是路易时代留下的,所以对阵尼克斯的时候,他们会尽量避免打出来。

  毕竟有风险,而且,K.C·琼斯有自己的追求,执教三年了,他希望自己告老还乡的时候,能像路易那样,把球队变成自己的形状。

  让四名球员围着罚球线排开的做法,目的自然是为了制造空间。

  所以霍纳塞克和罗浩斯的站位一定是左右三分线外,威尔逊和罗德曼则在罚球线左右侧随时准备挡拆。

  外线的站位并非一成不变,霍纳塞克可以选择走后门切入,如果把球传给威尔逊或者罗德曼,他们可以根据队友的反应来做出选择。

  路易的安排,是让威尔逊和罗德曼成为一个穷人版的卡尔·马龙。

  所以,漂亮的挡拆战术出现了。

  威尔逊挡拆外拉,斯托克顿分球。

  他抬手就投,敢于出手,命中率还很高。

  凯尔特人次节的阵容是安吉、哈珀、雷吉·刘易斯、兰比尔和桑普森。

  伯德需要休息,托马斯因状态不佳被换下,桑普森是不能换下的,他太重要了。

  可是,一个桑普森不足以改变整个局面。

  哈珀和刘易斯都是三分看天的存在,凯尔特人有这两人在场上的时候,尼克斯会在路易的指挥下,无情地对桑普森采取三人包夹。

  “唯一先生需要帮助,他举目四望,却发现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但他依然不想放弃队友……他是个真正的凯尔特人!”

  凯尔特人的主场播音员约翰·莫斯特大声说道。

  “唯一先生”是路易听过的最好的NBA外号之一,逼格高,还能反映出桑普森的特点。

  毕竟NBA的历史上真的找不到第二个像桑普森这么打球的人。

  莫斯特推崇桑普森的地方,也是路易眼里,他唯一的弱点。

  太团队了,不懂得抛下所有人自己独C。

  这是他不如伯德的地方,也是他目前只能当联盟第二人的原因。

  他没有托马斯那种主人翁意识,如果是托马斯像他那样1985年就拿了FMVP,每年在总决赛上都是湖人无法限制的存在,攻防影响力还在伯德之上,估计早就跳出来争老大了。

  桑普森持球吸引包夹,给哈珀,投篮打铁。

  反过来尼克斯的斯托克顿和威尔逊、罗德曼打弧顶双挡拆。

  罗德曼切入接球上篮。

  他举着拳头大叫,似乎想把凯尔特人踩在脚底下的声势,撼动了球迷的心。

  波士顿人第一次觉得,尼克斯是个比湖人更危险的大敌。

  桑普森挡拆拆开,接球持球进攻,又一次被包夹。

  匆忙之中,他把球传给了篮下的兰比尔。这是个好的选择,因为兰比尔已经落入了空位,把球传给他是最好的。

  有些时候真的不应该考虑进攻的合理性。

  球星不讲道理的单打,也是唤醒队友的方式之一。

  兰比尔接到球想进攻,罗德曼的协防像幻影一样逼近,他动用了全身的力量给了一身仇恨值的兰比尔最为凶狠的一记封盖。

  球从兰比尔的手里弹到了界外。

  “凯尔特人又一次徒劳无功的尝试!”

  “他们真的需要有人指一条明路了。”

  比利·康宁汉姆从没想过自己会那么担心凯尔特人。

  他绝对是最不喜欢凯尔特人的解说员之一。

  只是,他通常不会把个人的喜恶表现出来。除非,那个人是路易。

  在凯尔特人和路易中选择一个,他最讨厌的还是路易。

  而且,路易身上的讨厌值远远超越了凯尔特人。

  看见凯尔特人被逼入险境,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为凯尔特人担心(平时只会幸灾乐祸),恨不得冲进凯尔特人的教练组教K.C·琼斯做事。

  之后过了几个回合,桑普森尝试三分球不进,长篮板飞出来,他愣了神,把这个明明向前就可以抓下来的篮板“让”给了威尔逊。

  说他“让”,是因为桑普森如果向前起步,威尔逊就算扑过来抢篮板也没用,但他选择了消极地原地等篮板。

  所以更积极的威尔逊把篮板收入囊中。

  尼克斯完成反击,打出一波9比0的小高潮。

  双方的分差,来到15分。

  凯尔特人再叫暂停,桑普森刚要走下场,兰比尔沉着脸挡在他面前。

  桑普森想绕开他,却被兰比尔伸手推了回去:“你刚才打的是什么狗屎,看着我!你他妈睡醒了没有?!”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