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被歧视的发福人士

第五百二十三章 被歧视的发福人士

  尼克斯以最强的姿态赢下了活塞。

  这场比赛让很多人对东部的局势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也知道了,为什么尼克斯和凯尔特人被认为是一个档次的球队。

  换成东部的其他球队,打活塞绝不会打出这种压倒性的局面。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路易听到了些稀罕的问题。

  部分记者比起赢球,更想知道路易和比利·康宁汉姆的过往。

  谁曾想,路易居然反问道:“比利·康宁汉姆是谁?”

  他不是故意装作不认识康宁汉姆,而是那个瞬间,他的大脑确实宕机了。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会突然忘记某个字怎么写一样。

  康宁汉姆这个人的形象在那个时刻消失在了路易的脑海里。

  记者提醒他康宁汉姆是前76人教练的时候,路易才回想起自己的发言有多离谱。

  路易执教凯尔特人的时候,和76人打了一场注定会载入历史的常规赛。

  那场比赛赛前,路易变身一拳超人KO裁判,J博士有史以来第一次情绪失控动手打人,凯尔特人狂胜76人几十分。

  路易和康宁汉姆的球队发生了那么多的事,现在他居然问康宁汉姆是谁?

  他要么痴呆了,要么就是在蔑视康宁汉姆。

  “当尼克斯用完美的表现击溃活塞时,比利·康宁汉姆失声了,也在比赛之后拒绝承认自己认识康宁汉姆作为回应”——能想出这种又臭又长又离谱的标题的媒体,只有《纽约时报》。

  路易赢了比赛,距离凯尔特人更近一步。

  半决赛的其他几组对决,都是由强队取得了胜利。

  唯一有悬念的,是湖人和太阳的半决赛。

  魔术师单枪匹马,轰下助攻,但太阳的布拉德·多赫蒂补篮绝杀。

  路易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太晚。

  洛林已经睡着了。

  路易本来也是要睡的,但他的女儿突然醒来,尿布的惨烈状况让路易知晓问题的紧迫性。

  他快速地帮女儿换了尿布,并想方设法地哄她睡觉。

  效果并不好,期间两次吵醒洛林。

  路易赌上男人的尊严保证他会搞定这件事,让洛林把门关好,剩下的交给他。

  洛林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在这件事上相信她的男人。

  “现在是凌晨三点,你能不能行行好,乖乖睡觉?”

  路易哀求道。

  他经常熬夜,但他的熬夜总是有价值的。比如复盘比赛录像,比如和同事开会,比如去酒吧玩。

  最没价值的熬夜是什么?

  大概是抱着一个怎么都不睡觉的婴儿连续几个小时。

  这是最没价值,又不可半途而废的熬夜。

  路易已经想尽一切办法让她睡着了,再这么下去他得开始细数尤因赛季至今所有的愚蠢失误。不行了,他有点顶不住。

  有几分钟,路易睡着了,因为实在太困,但路无艳用她的方式弄醒了他。

  当路易想熬夜的时候,他可以连续工作48小时。

  一旦他找到自己想完成的工作,他就会玩命。可人是有极限的,他现在就很接近自己的极限。

  看着路无艳越来越精神的双眼,路易一阵挫败。

  即便他是NBA最好的教练,他也没办法哄一个孩子睡着。他真的想当那种可以哄孩子睡着的爸爸,或许这不是评判他是不是好爸爸的标准,但一个好爸爸肯定有办法让他的孩子睡着。

  大约过了半小时,路无艳枕着路易的胳膊睡着了。

  路易不敢移动她,生怕再把她吵醒。

  可是他能怎么办?

  抱着女儿,路易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爸爸开车带他去兜风,逛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和李轩冰相比,路易的父亲是个性格内敛的男人,不善于表达自己,因此,他和路易独处的时候很少说话。

  在路易的记忆里,他完全不记得父亲说过什么让他印象深刻的话。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那些默默坐在车上兜风,彼此却不发一言的时光,是他对于童年最好的回忆。

  路易突然感觉,等这个丫头长大以后,这样的夜晚或许会成为他最珍贵的回忆。他不会记得此时他有多困,只会记得他为了哄这个丫头睡着付出了怎样的努力,虽然那些努力最终都没有奏效。

  路易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十点。

  他记得自己靠着椅子睡着了,为何会在床上呢?

  他还穿着睡衣,谁帮他换的?

  路易起床后,看到了保姆瑞秋。

  “瑞秋,我是怎么到床上来的?”路易问。

  瑞秋笑说:“我和玛莲娜一起做到的,路先生,您真的应该减肥了。”

  “不就是有点小肚子吗,你们能不能对临近中年的发福人士多一点宽容啊?”路易抱怨。

  他有点心累,见到他的每一个人都在说发福的事。

  “您那真不能算是小肚子了...脸也...圆润了不少。”

  路易不想听这些话,他来到洗手间,透过镜子看自己。

  他还没发现自己胖了。

  就像他说的,只是长了一点小肚子。

  这很可怕,因为人们几乎天天都从镜子中看见自己,所以很难发现自己慢慢长胖的现实,等到你终于发现自己的身材失控了,那绝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失控,而是已经彻底崩坏,连你的眼睛都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路易距离崩坏还很遥远,但如果人人都提醒他的话,那他便不得不引起重视。

  “算了,赛季结束再减肥吧。”路易摸着小肚子说。

  路易准备把早餐就着午餐一起吃的时候,看见他的儿子路无瑕不知怎地学会了开冰箱。

  然后他突然开始向自己的父亲扔冰块,脸上的笑容提醒路易,这小子认为自己正在和爹地玩游戏。

  “你想谋杀亲爹是吧?”

  家里的两个小孩已经严重影响了路易的生活质量。

  小的不好哄,大的变魔王,可爱的保质期太短了。

  路易填饱肚子便落荒而逃,开车驶向蓝宫。

  此时大约中午十二点,蓝宫里只有几个球员在训练。

  提前到场训练的面孔总是那几个。

  威尔逊、斯蒂文斯和宋韬。

  核心、替补、替补的替补。

  威尔逊的勤快出人意料,斯蒂文斯一直都很努力,宋韬就是个典型的奋斗比了。

  如果队里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到蓝宫训练,他是不会来的。

  有人来,他就会和那个人一起来,就算证明不了自己更勤奋,也要证明自己是最勤奋的之一。

  “你是内线,要注意保养,别和他们比训练量,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路易是极力反对不合理训练的。

  宋韬没事人一样摇头:“路指导,放心吧,国家队的训练比这狠多了。”

  路易知道,这个时期的国内体育界还流行着三从一大式的训练。

  即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

  然而,大部分的教练,都只记住了严、难和大运动量训练,却很少去研究怎么从实战出发。

  路易相信宋韬能吃苦,再苦也能吃,打上NBA对他自己来说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如果你受伤了,练得再好也没用。”路易多说了句,“别忘了,尤因就你一个替补。”

  “我知道了,路指导。”

  路易拿他没辙,这吃苦耐劳的劲若是放到帕特·莱利手下,搞不好会成为队里的标兵。

  今天没比赛,只有训练。

  加上季后赛期间,各队的交易运作是终止的,路易又是一个不怎么管训练的教练,所以基本没事。

  这是他身材发福的秘密,没事干,又无聊,就只能看看电影,吃吃点心,喝喝饮料来打发时间了。

  今天他选择了一部今年非常火爆的电影《情迷浪子心》(Masquerade)。奇怪的是,虽然电影中有非常亮眼的床戏,但美国人不喜欢。当代的美国人XP很奇怪,他们更喜欢粗暴的床戏,而不是温柔似水的那种。

  因此,这部电影的票房在美国国内平平无奇,作为一部男帅女靓的限制级电影,票房只有1500万。但电影在国际上大获成功,总计收获7000万票房。

  也多亏了该电影在美国国内票房不佳,所以路易才能搞到盗版。

  什么,他怎么不去电影院看?毕竟身份特殊,他不想表现得好像他对这种电影很感兴趣一样...

  这基本上就是路易的一天,他对现状挺满意的,要是能够生活在一个没人嫌弃他发福的世界里就更好了。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