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骨感现实

第四百二十六章 骨感现实

  1987年1月15日,波士顿花园

  纽约尼克斯 VS 波士顿凯尔特人

  又一场被广泛地认为是东部决赛预演的比赛。

  尼克斯赛季至今高歌猛进,是联盟里唯一胜率在80%以上的球队,而凯尔特人的强大自不必说,他们已经连续三年夺冠,是无可争议的王朝之师。

  和上赛季不一样的是,尼克斯已经不再把凯尔特人当成是未来要打败的球队。

  从今年开始,他们要把凯尔特人当成对手。

  赛季初,路易还不确定。

  尼克斯赛季至今的表现,让路易确定,他们已经拥有了挑战凯尔特人的实力。

  今晚这场比赛,是威尔逊和伯德的二番战。

  路易希望他能和伯德对上位,而凯尔特人却想让伯德避开和威尔逊的对位。

  这是正常的想法,正常的教练组都会通过策略避免两人的直接对位。因为他们明白,即便进攻稳定如伯德,在面对威尔逊逆天的身体条件时,也会打得十分费劲。

  路易却不担心威尔逊和伯德对位的情况。

  倒不是他认为威尔逊吃定了伯德,而是他打心底觉得,Benj就应该和伯德过过招才能摸清楚自己在联盟里的位置。

  即便让伯德上课,用垃圾话伤了自尊,也是值得的。

  没有被教育过的菜鸟,不是好菜鸟,威尔逊也该有一个完整的菜鸟赛季。

  比赛开始,凯尔特人很清楚对位的重要性。

  如果搞错对位,他们会有麻烦。

  因此,为了让伯德避免和威尔逊正面碰上,K.C·琼斯让他打四号位,桑普森提到五号位,兰比尔替补,罗恩·哈珀和约翰·朗分别打二三号位。

  看见麦克海尔穿着尼克斯球衣和伯德对位是一件奇怪的事。

  尼克斯是带着赢球的决心来花园的。

  “不可以大意,别忘记尼克斯上赛季赢过。”汤姆·海因索恩说。

  他提起上赛季那场让波士顿人失望的常规赛,是为了让球迷大声嘘尼克斯。

  只要球迷足够给力,他们造成的声势,是任何人都不可低估的。

  尼克斯首先亮出他们的招牌,N.UCLA体系,三分线动态挡切,威尔逊和复出的戴尔·艾利斯的跑动。

  为了让威尔逊和艾利斯的跑位互通有无,路易和教练组更新换代了Exchange Ricky(高位动态进攻)。

  如今还在试验阶段,但效果不错,外围翻江倒海穿花绕步。

  这套挡切跑起来,威尔逊除了没手感,其他还挺适应。反而是艾利斯,他几乎什么都没变,只是因为场外事物太多,完全不能保持正常的训练和比赛,上场以后一脸懵懂。

  他的无球进攻和三分威胁对尼克斯很重要,但如今似乎有点指望他不上了。

  另一边,尼克斯的进攻本来有四套王牌体系:伯德和托马斯为主的高位进攻体系、托马斯和桑普森为主的二号进攻体系、托马斯单带的四角进攻体系和伯德低位做轴的四号进攻体系。

  朗和哈珀的外线搭档,让凯尔特人的进攻偏向于先帮外围射手找手感。

  结果,尼克斯自己进攻不成,回过头来防守却做得极为到位。

  威尔逊单防的时候老有对抗问题,可是防守朗和哈珀就没问题了。

  如果凯尔特人不让伯德去打四号位,以后者的身材,估计能打出惨案现场。

  威尔逊渐渐有泰肖恩·普林斯的那个意思,身材瘦弱,防守意愿十足,协防的时候存在感很强,和尤因一个扫荡油漆区,一个控制高位球转移。

  凯尔特人半场跑位废了大半。

  除了伯德背身要位找到约翰·朗的远投、托马斯自己突破外,就只好让桑普森单打了。

  路易早已料及这点,所以开场尼克斯就针对性防守,麦克海尔用他244CM的长臂抢断了一次伯德给桑普森的吊传。

  戴尔·艾利斯漏掉朗的第二个三分后,路易便断定他状态不好,果断换人。

  路易把丹尼斯·罗德曼换了上来,于是,尼克斯场面上又多了一个精力无限的蜘蛛人前锋。

  伯德打四号位对阵麦克海尔,手感不好,传球还屡屡受到对方的影响。

  尼克斯的油漆区内结成了一个惊人的防御网,让凯尔特人很难用配合打出理想的进攻。

  他们越想配合,越容易出错。

  尼克斯却在斯托克顿的穿针引线下,渐渐打出配合。

  尤因和麦克海尔依靠2 High Rip刷了全队一半的分。

  威尔逊几次适当地持球接管,打穿了约翰·朗的防守。

  如今的朗,大有迟暮之感,早几年的三分威胁下降很大,本来还算及格的防守,如今成了大窟窿。

  这个开局,绝对是凯尔特人没想到的。

  “我要说的是,凯尔特人绝对不应该低估尼克斯,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的重建已经完成,他们和过去不一样了!”海因索恩忧心忡忡地说,“今年的尼克斯是一个真正的挑战者!”

  次节,K.C·琼斯反应过来了。

  让伯德打四号位只会加剧他的损耗,麦克海尔是个能够防三号位的四号位,而且,他的防守绝对不弱,尼克斯如今能有联盟第一的防守,光靠尤因和第二阵容的绞肉战士们是绝对不够的。

  伯德回到了三号位,对上的是罗德曼。

  路易让威尔逊休息,摆出了霍纳塞克、科宾、罗德曼、奥克利和尤因的阵容。

  如果说斯托克顿是尼克斯的进攻表现得这么好的原因,尤因就是他们今晚防守窒息的原因。

  他从护筐,到油漆区外的扫荡,每一样都做得挑不出毛病。

  K.C让伯德休息,托马斯和桑普森、兰比尔、安吉、哈珀打第二节。

  被尼克斯的防守开幕雷击的凯尔特人,渐渐恢复过来。

  桑普森开始发威。

  他频繁地高位接球,连续五个回合统统打进。

  他逼出了尼克斯的包夹,再用高度带来的视野分球。

  当罗恩·哈珀命中三分,凯尔特人追平,路易叫停比赛。

  尼克斯刚才没有犯错,所有人都做好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只是没有人能够防住桑普森的进攻,包括尤因也不能。

  路易再次换人,下奥克利,上波尔,尤因去四号位对桑普森,波尔篮下护筐,不管兰比尔的三分,凯尔特人在进攻端有一个天然的机会。

  兰比尔能不能投进空位弧顶三分,很大程度影响着尼克斯的防守布局。

  兰比尔本赛季的三分命中率是四年来最差的。

  这是尼克斯大胆放他投的原因。

  可是,兰比尔却是那种“会在球队最需要的时候”命中投篮的球员。

  他的三分投进的刹那,尼克斯的防线化为乌有。

  依靠着桑普森一个人的破坏力,托马斯只是传传球,就改变了场上的局势。

  然后,伯德回到球场,换下托马斯,安吉打一号位。

  就在此时,路易叫停比赛。

  他脸色阴沉地挥手。

  威尔逊、罗德曼、约翰·塞利、亚历克斯·斯蒂文斯、奥克利——谋杀紧逼阵登场。

  看见这五个人,凯尔特人便对尼克斯所要做的事情心知肚明了。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尼克斯的谋杀紧逼的强度、硬度和凶狠度,比他们上次见到的样子,还要强得多。

  这是让波士顿人窒息的四分钟。

  出任一号位的丹尼·安吉,以为他能够胜任这个位置。

  但威尔逊、斯蒂文斯、塞利、罗德曼组成的长臂森林告诉他:不,你不能。

  除去这四个蜘蛛人,谋杀紧逼阵上唯一一个不算蜘蛛人的,是全联盟最硬的男人奥克利。

  而且,这五个人里有四个是不吝惜自己犯规数的。

  一旦苗头不对,或者凯尔特人有突破防线的可能,他们会立即战术犯规。

  4分钟内,凯尔特人只得到4分。

  尼克斯得到12分。

  原本被凯尔特人逆转的局面,如今又回到尼克斯的手里。

  K.C不可思议地请求了暂停,急急忙忙把伊赛亚·托马斯叫回场上。

  路易准备撤下谋杀紧逼阵,但遭到了威尔逊的反对。

  “教练,我们可以继续!”威尔逊激动地说,“好戏正要开场!”

  路易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伊赛亚要上来了。”

  “伊赛亚身材矮小,我们可以从防接球开始!”威尔逊兴奋到无法正常思考了。

  路易不介意年轻人任性,他看向谋杀紧逼阵的其他四个人:“你们的意见呢?”

  奥克利成为了他们的代表,这个煞星凶恶地说:“我想再蹂躏他们几分钟。”

  “好,那就再紧逼两分钟。”路易说,“就两分钟,别跟我讨价还价。”

  现实是骨感的,激情和欲望,不能改变一件事。

  那就是一旦让托马斯拿球,他们只能犯规。

  毕竟这套阵容没有球员的身高在两米以下。

  想要让谋杀紧逼阵达到能够限制托马斯这种超跑的强度,他们需要一个巅峰克里斯·保罗。

  这当然是奢望。

  托马斯接球就可破紧逼,但他不好接球,这帮人也知道给托马斯接到球有多危险。

  因此,两分钟下来,他们花费更多的力气,和凯尔特人打了个不分胜负。

  距离上半场结束还有2分钟的时间,路易撤下谋杀紧逼阵。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