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麻烦,麻烦,还是TMD麻烦

第三百八十九章 麻烦,麻烦,还是TMD麻烦

  “我以我的生命发誓,如果那个孩子之前曾吸过独,我愿意去死!”

  在电话里,奥尔巴赫和路易争论了起来。

  因为路易说,尼克斯在体检的时候发现了拜亚斯手臂上的针孔。

  “说这些没用了,他已经死了,你应该感谢我让你们躲过了一劫,你知道我曾有机会毁掉你们。”路易在电话里说。

  奥尔巴赫反问:“那你为什么不那么做?”

  “比起用这种手段让你们毁灭,我更愿意带领我的球队堂堂正正地战胜你们。”路易放下狠话,“等着吧,你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拜亚斯之死带来的余波是巨大的。

  他是全美最受关注的大学生之一,许多孩子把他视作英雄,现在这个英雄因独品把自己搞死,这会在多少孩子心里种下了恐惧的种子?

  这是他个人的悲剧对社会的正面意义。

  有些人没有吸取教训,比如克利夫兰布朗队的安全卫唐·罗杰斯(rs)向自己扣动扳机,因为他无法再忍受自己继续堕落,可是他又不认为自己能对抗得了毒瘾,所以让生命终结是他唯一能战胜独品的方法。

  路易又被骂了,这次骂他的是芝加哥媒体。

  因为克劳斯在采访的时候暗示路易知道拜亚斯的情况,故意和他们交易,让他们陷入如此困难的境地。

  这回,路易自己不用回应。

  《纽约时报》颇有种“这个人我怎么骂都行,但无论如何轮不到你骂”的护犊子心态,给芝加哥正面怼上去一记阴阳气功波:“当你把事情搞砸了的时候,你说什么都像是借口。”

  6月24日,凯文·麦克海尔和他的经纪人约翰·桑德奎斯特(quist)一起来到纽约。

  路易和贝勒接待了他。

  路易在场上见过麦克海尔许多次了,私下近距离接触,对方的肩宽和臂展,看起来真是瘆人。

  “凯文,你知道我把你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吗?”路易问。

  这也是麦克海尔所好奇的。

  “教练,你无需对我隐瞒。”

  “当然,我知道你是个愿意为团队做出牺牲的好同志。”路易笑着说出他的计划,“你和查尔斯·奥克利之间不会有固定的首发,每场比赛,我都会根据对手的风格进行调整。除非,你能练出一手具备威胁的三分球。”

  “路教练,如果我没会错意的话,你是想让队内第二高薪打替补?”麦克海尔的经纪人不悦地问。

  路易否认道:“不是替补,是第六人。”

  “这有什么区别?”

  “第六人和主力之间并无差别,某些时候,第六人会起到更关键的作用,而且我也说了,是介于主力和第六人之间。”路易耐心解释道,“而且我也说了,如果凯文能练出三分球,他一定能够打上首发。”

  麦克海尔的经纪人本想为此说上几句话,但被麦克海尔阻止了。

  “路教练,我愿意接受你的安排。”麦克海尔突然笑说,“我根本不想打首发,打首发最累了,打第六人的话,我可以更多地对上对方的板凳球员,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麦克海尔自己愿意的话,他的经纪人也就没话好说了。

  约翰·桑德奎斯特决定离开。

  临行前,麦克海尔给了他一个拥抱:“我完全理解你为何心情不佳。”

  “你自己高兴就好。”桑德奎斯特和麦克海尔的关系看起来非同寻常。

  麦克海尔愿意接受安排,对路易来说是好事。

  奥克利是个听话的人,如果抢走他首发的人是麦克海尔,他一定没什么可说的。毕竟他刚打完了新秀赛季,路易也说过,除了尤因和斯托克顿,没有谁的位置是固定的。

  选秀大会一结束,路易可以给自己放个假了。

  贝勒按照路易的吩咐,首先启用伯德条款,和正在养伤的伯纳德·金达成一份三年的续约合同。尼克斯在合同的第一年拥有球队选项。

  路易从没把金视作球队的长期计划,续约他,是为了留一个筹码。虽然他经历了大伤,但伤愈后应该还有五六分的功力。

  只要有耐心,早晚能出手。

  不过在外部因素刺激路易的“耐心”之前,金都会作为伤员躺着。如果未来一年还是出不了手,就激活球队选项一拍两散。

  至于和新秀签约的事,他全部抛给贝勒。

  贝勒喜欢谈判,喜欢和球员的经纪人吵架,尤其喜欢压低球员的新秀合同。

  虽然球员的经纪人们动辄以放弃新秀赛季威胁,贝勒从不吃他们那一套。

  放弃新秀赛季这种完全不顾球员未来的选择,只能唬住一小部分人。

  接下来,路易的工作重心放到了其他地方。

  本来他想从大学专门聘请一个防守教练,后来,他改变了主意,让赵远征去补课,专门学习和全场紧逼相关的东西。

  新赛季就由赵远征来抓谋杀紧逼阵容的训练。

  除了这些,就是注意新秀的签约进度。

  路易发现贝勒真的有点黑,他压起价来不是一般的凶狠。

  无论球员报什么价格,他都会压价50%,最终以球员所报价的%签订合同,很少有超出的时候。

  本杰明·威尔逊是他唯一一个压不住的人。

  最终,尼克斯和本杰明签下了一份4年800万美元的新秀合同。

  随着威尔逊新秀合同的签署,尼克斯新赛季会有三名球员年薪超过百万,尤因仍然是联盟第一高薪,他们注定要激活54号条款,而且因超过工资帽的罚款还要另算。

  54号条款就是路易之前那个被通过的提案。

  任何球队都能越过工资帽和新秀签约,但超过多少钱就以超过的钱数乘以1.5缴纳罚款。

  今年工资帽虽然上涨到520万美元,也签下了数千万有线电视转播合同,但有线电视转播合同的钱并没有算进工资帽里。

  所以,工会最近又开始准备闹事。

  双方矛盾很大,但根据过往的经验,无论矛盾有多大,最后都会达成共识。

  路易几乎在媒体面前消失,因为现阶段的工作已经全部结束。

  只有在贝勒成功与新秀签约的时候,他才会象征性地出现。

  路易休息到了七月,又开始忙碌。

  这次他将代表尼克斯向中国队发出邀请,让他们来纽约和尼克斯打几场交流赛。

  顺便,和宋韬谈谈签约的事。

  六月底,联盟和工会在漫长的扯皮中达成一项共识。

  每支球队的报名名额从原先的12人增加到14人,新增的两个名额不占工资帽,但年薪不得超过15万美元。

  尼克斯本来名额是满的,之前活塞做三方交易带他们一起,路易送走了韦伯,所以现在账上有13人,如果宋韬肯来,正好凑够14个。

  路易依稀记得宋韬受大伤就是这几年的事,如果能把他运作到美国来,或许能让他躲过一难。

  为了这件事,路易亲自飞到中国。

  毕竟在电话里说是说不清楚的,本来双方去年就有达成了共识,要增进两国的篮球交流。

  路易在国内的学校想要持续扩大规模,让国家队来站台也是有必要的。

  再加上,路易学院的第一批学员,包括胡卫冬在内的7名被广为看好的尖子生的旅美手续,也需要路易操办。

  七月初,路易和篮协相关人员见面。

  他很痛快地应下了国家队到美国之后的一切开支由尼克斯报销,并同意让国家队在蓝宫进行一个月的特训。

  第一条是本来就答应好的,第二条算是路易个人借职务之便给他们开的后门。

  宋韬旅美就复杂得多,国内的关系要疏通,外部的阻力得驱散,舆论的影响要考虑。

  十几天的时间,路易疏通了宋韬的旅美通道。

  接下来,只剩把这个大家伙带回纽约了。

  路易在中国和宋韬签下了一份正规的NBA合同。

  由于此时国际篮联不允许职业球员参赛,这也是宋韬登陆NBA最大的阻力,但有路易在,合同可以做手脚来钻规则的空子。

  宋韬的新秀合同2年20万美元,这在国内独一无二,不过,等扣完税,他还得遵循体育总局规定的,一切体制内海外球员都需要上缴50%收入的相关规定。所以他最终装进口袋的,不会超过50000美元。

  在回到美国前,路易特意带宋韬来到路易学院。

  现役国家队成员的名号,在许多孩子眼里,比路易这个NBA冠军教头要响亮得多。因为他们很多人不理解NBA是什么,但知道宋韬在国内篮坛的分量。

  宋韬和孩子玩得很开,路易也借机去和学院里的人了解今年的招生情况和训练情况,以及六名尖子生旅美后的规划。

  这又是一堆头疼的事,路易光是为他们找到合适的高中就头大了。

  路易情愿去和克劳斯那种人连续谈判一个月,都不想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可他就是有一种要用自己的力量强大国篮的雄心壮志,挫折越多还越起劲了。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