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三百二十章 你有的是时间证明我是错的

第三百二十章 你有的是时间证明我是错的

  暂停结束,杰克逊主动改变了防守尤因的对位人。

  他让奥克利和尤因对位,再让波尔协防。

  这下基本锁死了尤因向内强打的希望,只能转身跳投或者吸引波尔的协防给奥尔喂球。

  奥克利和许多打手一样,篮板强,凶名在外,但防守端只能算是凑合。

  可是,奥克利的下盘明显强于尤因。

  在与尤因的正面对抗中,他的力量占据上风。

  尤因带着帝星的标签进入联盟,怎能在队内对抗中处于下风?自尊心和骄傲以及对自身力量的自信,让他选择要位到底。

  可是,他的力量还远远不如奥克利。

  强行要位的代价,便是导致他的身位不稳,接球的时候,身体重心看起来如同风中残烛,随时要熄灭的样子。

  奥克利仅有2米03的个头,尤因足足高他十公分,加上身体素质的差距,转身直接拔,是个不错的选择。

  结果,奥克利给的对抗,让尤因的出手偏出。

  “这不是犯规?”尤因喝问。

  路易在旁边开口说道:“我们这里可没有裁判啊,派翠克!如果你想要犯规的话,只能等到正式比赛开始了。”

  尤因不满地向后跑,这一下对抗,不只挫败了尤因的气势,更建立起了奥克利的信心。

  尤因没那么强,至少不是不能防。

  一旦出现这样的想法,他接下来的动作只会越来越大。

  在这场没有裁判的对抗赛里,奥克利用力硬怼,波尔以超越人类的身高臂长,在内线形成一道堪比马克·伊顿的防护罩。

  他没有伊顿那种猛犸象般的身材,几个月下来只增重3斤的波尔,依然拥有不错的敏捷性。

  只要不遇到激烈的身体对抗,他的身高,配上2米59的臂展,所有进入禁区的人看见他都只剩下绝望。

  尤因开始变得懊恼。

  奥克利是个十足的粗人,下手极其凶狠。

  戴夫·安德森难以置信地说:“帕特里克居然被压制了?”

  “很稀奇吗?”路易笑问。

  安德森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他可是拉尔夫、卡里姆那种级别的中锋。”

  “他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路易语重心长地说,“或许他的未来会很伟大,但现在,他的问题太多了。戴夫,我希望你对这一节如实记述,派翠克身上的光环已经足够多了,有的人都快把他当成了上帝,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尤因在与奥克利的肉搏里吃尽苦头。

  终于有一次,奥克利忘记了尤因的队内地位,激烈反扑,当场将他掀翻在地。

  尤因刚想站起来和他算算清楚,路易从口袋里掏出哨子来吹:“哔!!!”

  “你也配拿300万吗,帕特里克?”奥克利挑衅道。

  尤因沉着脸:“如果你有意见就去找教练!”

  “你们两个,把嘴巴给我闭上!”路易拿着哨子说,“我原以为你们两个在大学打了那么多年应该是认识的,下手知道轻重,没想到还是闹成这样,之前这场比赛没有裁判,现在有了。下手都给我干净点!”

  尤因抱怨道:“他肘击了我一万次,你之前干嘛去了?”

  “真是个长得像猩猩的娘娘腔。”奥克利奚落道。

  于是路易第一次从尤因的脸上看见了不可名状的愤怒:“你说什么?”

  “我现在知道教练为什么要给你300万1年了,他肯定是怕你哭,因为你是个表子,你知道吗?我可以在这个场地上把你糙翻!”奥克利说罢,撞开尤因的身体,趾高气扬地走了。

  这会儿的尤因,和大猩猩有九成像。

  他看了路易一眼,眼中冒血丝。

  “别看我,我不会为那句话吹犯规,派翠克,尊重不是别人给你的,是自己赢来的。”路易淡淡地笑道。

  若说尤因之前还顾及一点队友情面,不想打得太过火,那从现在起,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

  那个叫查尔斯·奥克利的黑鬼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想处以极刑的人。

  路易摇着口哨,回到安德森的身边。

  “你真的不为这场冲突降温吗?”

  从开场到现在,路易只是在反复做一件事:拱火、拱火、拱火。

  这有违常理,明明尤因和奥克利是同一届的球员,即便关系不好,也不应该结仇,如果路易多吹几个犯规控制下他们的对抗,事情不会闹到刚才那一步。

  “派翠克必须提前适应这种事。”路易阴险地笑道,“成为全联盟年薪最高的球员可是要有真本事的。”

  安德森认可路易的话,他们赞同尤因是个有无限未来的人。

  可是他第一年的工资就比贾巴尔、马龙、魔术师、伯德他们都要高,这太离谱了。

  “他搞得定奥克吗?”安德森问。

  作家有着无尽的问题,他是个有生命的十万个为什么。

  “如果他搞不定的话,我可能得重新评估他的潜力了。”路易无奈地说。

  结果证明,尤因搞得定。

  奥克利作为大前锋,和尤因是互补的,但身为对位人,他并不是合适的人选。

  一开始能用力量和尤因硬怼,现在尤因已经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不过奥克利,自然会收手干点别的事。

  尤因的弱点,路易都知道,他想知道的是,在极端的对抗环境下,他的进攻能发挥出多少?

  乔治城大学给他的球权太有限了,而且,不是路易看不起大学篮球,在那里,尤因靠天赋就能随便得分。

  那种比赛是无法把尤因逼到绝境的。

  所以今天奥克利怎么上强度,路易都不管,就是要看看尤因现在的进攻手段如何。

  结果令他满意。

  斯托克顿和尤因打了这场比赛的第一个挡拆战术。

  尤因挡拆顺下,斯托克顿的球精准地传到,面对波尔的补防,暴力隔扣,他的速度,冲击力,扛着对抗强起的能力,弹速...都是顶尖中的顶尖。

  被完全激怒的他,像疯狗一样卡位。

  虽然力量比不过奥克利,但是天赋太好了。

  如奥克利这种历史级别的篮板痴汉,居然被他连续头上摘板。

  使出全力的尤因,紧接着打出开场最好的一球。

  起手晃飞奥克利的防守,转身调整位置,暴起,隔着波尔纸片般的身体双手怒扣。

  可怜的波尔只是想做好防守,但面对暴怒状态下的尤因,根本不堪一击。

  “太强横了,马努特就算三米高都阻止不了他。”特鲁克·罗宾逊的马后炮司空见惯了。

  路易冲他说道:“派翠克的卡位习惯很不好,未来几年我把他交给你了。”

  “放心吧,不出一年,我就把我的毕生所学都传给他!”罗宾逊夸张地说。

  比赛进入了被尤因所统治的节奏。

  他是这片场地上唯一的明星,无论有多少毛病,一身天赋都是肉眼可见的。

  奥克利激怒他的时候,比赛的结果就注定了。

  他全力以赴,把奥克利打爆,独得对抗赛里分,外加14篮板6盖帽。

  把联盟中所有的中锋都算起来,估计只有桑普森、奥拉朱旺、马龙、和一个实力难定的贾巴尔比他强。

  如果他被激怒,贾巴尔就不是对手,可以和马龙、奥拉朱旺掰掰手腕。

  问题便在于,身为球员,不能靠愤怒打球,不能每次都全力以赴,得学会保护自己,尤其是尤因目前身体还不够强壮。

  同等身高下,联盟内线的平均体重是122公斤,他才111公斤,对抗已经吃了大亏,还有各种各样的臭毛病。

  路易记得尤因在90年代戴着厚厚的护膝。

  他绝对在早期受过膝伤,而膝伤在这个年代对球员的运动能力的影响是毁灭性的。

  路易看到尤因像加内特那样迅猛地在球场上狂奔,只要不外扑得过于凶猛,他可以横扫整个罚球线以内的位置,灵活度比桑普森还要强一个档次。

  对抗赛结束时,奥克利主动来到尤因面前说:“我向你道歉,并且收回刚才的话,你是个真正的超级巨星。”

  尤因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简单地说上一句敷衍的客气话:“你也打得很好。”

  这场对抗赛没暴露出尤因太多的问题。

  或许是奥克利过早地激怒了他,尤因的怒火主宰了他的意志,开启了巨星模式。

  “打得好啊,派翠克,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路易给了尤因一瓶运动饮料。

  尤因接过饮料,“你似乎不太高兴。”

  “怎么会?我由衷地为你感到高兴。”路易情真意切地说,“如果你每场比赛都像刚才那么打,我们绝对能在新赛季重返季后赛。”

  尤因没有喝路易给他的运动饮料,他居高临下,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路易:“你还觉得我在乔治城的四年是浪费时间吗?”

  “别急啊,派翠克,训练营的时间还很长。”路易笑道,“你有的是时间证明我是错的。”

  遗憾的是,最终只会证明,路易完全正确。

  或许有一天,21世纪的球迷会开贴问:如果尤因没有在大学浪费三年的时间,他的上限会有多高?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