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是我无法形容的

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是我无法形容的

  第三节的大规模冲突,以博士被驱逐出场告终。

  伯德的反击,也被吹了个技术犯规。

  今晚唯一的裁判乔·波吉亚快哭出来了,他极力控场,但他一双眼睛看不见全场的动静,所以每个回合都有小动作,每一秒钟都有人被暗算。

  J博士和伯德的冲突,是全场最高潮,此后,是凯尔特人单方面的屠杀。

  路易没给康宁汉姆和76人留一点情面,,凯尔特人38分狂胜卫冕冠军。

  赛后,比利·康宁汉姆失去了理智,他愤怒地指责路易:“应该为他的球员在场上的行为而感到耻辱!”

  “这不是一场篮球比赛!他带头殴打裁判,然后纵容球员在场上使出各种超出篮球规范的动作,并在比赛失去悬念的时候让主力球员留在场上!他对比赛毫无敬畏!”

  康宁汉姆如怨妇般的控诉,得到了路易的全面回应。

  这一晚的新闻发布会,鲍勃·瑞安负责把康宁汉姆的话转述。

  路易笑了笑:“关于康宁汉姆教练指控我殴打裁判的事,我必须要给出解释。其实我用不着多说,事发当时有录像,我才是被殴打的那个人,只是被逼到死角无处可退,才被迫还击。所以,很显然,康宁汉姆教练有歪曲事实,给我戴黑帽的意图。”

  “至于他说这不是一场篮球比赛,我同意。我也没见过有哪支球队在比赛里因为技不如人而连续动粗,我希望大家仔细回看这场比赛录像,你们会发现大部分的冲突都是76人制造的,我的队员只是被迫还击。如果康宁汉姆教练认为我和我的球员挨打后要站稳并且不应该还手,我只好恳求他和他的球队为我们示范一下正确的做法。”

  路易带着笑容反驳对方的控诉。

  瑞安详细地记录了他的回答,并追问:“那...为何让主力球员一直待在场上?这是不是你对康宁汉姆教练的报复?”

  “报复这个词就有点过了吧?我看起来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当着波士顿众位记者的面,路易开始口胡。

  “我在垃圾时间不换下主力的原因很简单,我想测试卫冕冠军的器量,我想知道他们在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有没有骨气和我们打到底,很显然,他们有骨气。我一直不换下主力,他们最后都只输了38分,而不是58分,我要呼吁全联盟向卫冕冠军学习,他们的韧性太了不起了。”

  接下来,路易的吉祥物,以及经验宝宝《纽约时报》的记者再次出现了。

  “你好,,我是时报的记者大卫·卢比。”

  看见时报的人,路易眼睛放光:“请问吧。”

  “杰克·马登先生说他之所以攻击你是因为你严重地侮辱了他,你对此如何回应?”

  “你相信他的话吗?”

  “他看起来没有在说谎。”

  路易笑道:“所以,你宁愿相信一个种族主义者对我的无理指控,也要让我对他无中生有的构陷做出回应?”

  “呃...”

  “时报是一家充斥着谎言的糟糕媒体,而你也是一个缺乏职业素养的糟糕记者,从我面前消失吧,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凯尔特人出了风头,伯德出了风头,而路易也是大出风头。

  赛前殴打裁判,赛后对争议的回应,都让他赚足了眼球。

  尽管他声称纽约时报充斥谎言,时报仍然把他放进头条,当然,是为了黑他。

  “,到底谁才是满嘴谎话的人?”

  时报特意抓拍路易嚣张跋扈的瞬间,和杰克·马登在医院貌似病危的摆拍。

  联盟的调查,和裁判工会对路易的指控同步进行。

  比利·康宁汉姆呼吁联盟对路易和伯德禁赛。

  结果,J博士被禁赛3场,罚款10000美元,伯德没有被禁赛,联盟还以“录像看不清拳头是否打到了博士身上”为由取消了伯德的技术犯规。

  主动承担下所有的盖伊·威廉姆斯被禁赛3场,罚款10000美元。

  路易表示会为盖伊还清所有罚款,并且要针对这项罚款对联盟提起诉讼,因为威廉姆斯当时明显是劝架去的。

  至于路易和马登的事,也被路易单方面给搞大。

  路易表示像马登这种有种族歧视的裁判不应该在联盟中继续工作,虽然他不是美国人,但他在亚裔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同源会纠集力量为他发声,各地的亚裔开始呼应,联盟只能以养病为由无限期停了杰克·马登的工作。

  短短一天的时间,路易在头条上刷了又刷。

  他成功地变成了媒体口中“霸道跋扈得理不饶人的小恶魔”。

  比利·康宁汉姆持续在费城媒体面前攻击他,给他打上了缺德教练的标签。

  这些声誉对路易来说,并不好,但此刻,联盟中没有第二个教练比他出名。

  他被迫地和道格·莫一起,成为了明星教练。

  次日,搞得满城风雨的路易,照常来到希腊学院。

  汤姆贾诺维奇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将球员的感恩节心愿交给了路易。

  K.C·琼斯说:“里德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他是不是想夸我来着?”路易笑问。

  “嗯,”K.C说,“而且他希望当着你的面好好地‘夸夸’你。”

  “太好了!”路易高兴地说,“我小时候最遗憾的事情就是老师当着全班人的面夸我的时候,我却因为生病没去上学,想起来就遗憾啊,该死的感冒让我错过了一次人生巅峰。”

  K.C知道路易胡扯的功夫了得,因此,没有对他额外抒发的情绪多想。

  路易刚到过道,伯德拦住了他。

  “有事啊?”

  伯德拿出一张支票。

  “什么意思?”路易看着上面的数目,“如果你是要包养我的话,10000美元是不是有点少?”

  伯德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昨天让盖伊上场是为了保护我,但你不应该让他背锅,他屁也不是,薪水也少,联盟的罚款对他来说太沉重了。”

  “所以我会帮他把罚款交了。”路易说。

  “我惹的事,我自己搞定。”伯德把支票交给路易,然后就走了。

  路易并不那么了解伯德,就像别人也不那么了解他。

  伯德会为了20美元的酒和酒保翻脸,现在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10000美元帮威廉姆斯交罚款。

  这个人虽然嘴毒刻薄高傲偏执且见识短有乡下人所具有的一切毛病,但同时,他有担当。

  形象上完美的职业运动员,除了媒体眼里的勒布朗·詹姆斯,路易没见过第二个。

  “那我替盖伊谢谢你了。”路易喊了一嗓子,将支票放进口袋,再将手上的一捆感恩节心愿放到办公室的桌上,去见奥尔巴赫。

  路易快速地敲了两下门,自己进来了。

  他熟练地打开冰箱,开了瓶可乐。

  “你还有心情喝可乐?”奥尔巴赫喝道,“不知道自己惹出了多大的麻烦吗?”

  路易嫌弃地看着他:“一大把年纪了,别这么大呼小叫的,对嗓子不好。”

  “该死的,你真不知道自己闯祸了?”

  “闯什么祸?”

  奥尔巴赫给气笑了:“你把主裁判打进了医院,然后问我你闯了什么祸?”

  路易听到奥尔巴赫口中的“祸”,不由自主地靠在沙发上。

  “我还以为外星人入侵地球了呢,这事啊。”

  “你还觉得事情不够大吗?”

  “我不想再解释了,你要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就去看录像吧,很精彩的。”路易自信地说,“如果联盟敢罚我,我保证,我会请最好的律师打官司,让他们十倍补偿我。”

  奥尔巴赫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新闻了,把人打进医院了还这么趾高气扬的是闹哪样?

  “你难道真的没去看昨天的比赛录像?”路易知道奥尔巴赫不爱看录像,但他没想到这么劲爆的新闻他都不回顾一下。“如果你去看了,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奥尔巴赫玩味地问:“这么说,你觉得你会没事?”

  “如果我有事,我会像你说的,没有喝可乐的心情。”路易小喝一口冰可乐,“你看我现在像是没有心情的样子吗?不瞒你说,我昨晚回家后和女朋友...”

  “滚出我的办公室!”

  “你这人真没意思,跟你开个玩笑也急眼。”

  奥尔巴赫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正常状态下的路易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根本不知道他的七寸在哪里。

  上次他否决了路易的交易,本以为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结果他就当那件事情没发生过,再不提起。

  “就算你有打裁判的理由,但你和比利·康宁汉姆交恶的事,总是真的吧?”奥尔巴赫问。

  路易坦荡地承认:“一点不假,我和比利的关系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破裂了,但我认为责任在他身上。”

  奥尔巴赫冷哼一声,他知道路易唱高调惹得许多教头不满,康宁汉姆是反应最激烈的一个。

  他并不觉得路易和康宁汉姆关系恶化有什么影响,只是这小子太跳了,不给他点教训他不知道天有多高。

  问题是他找不到茬。

  “对了...”奥尔巴赫关切地问,“打裁判的感觉怎么样?”

  “怎么说呢?”

  路易转了转眼珠子。

  他在回味那难以忘却的一刻。

  他在回想自己一拳干掉杰克·马登时的美好。

  “我这一生有过许多次*高/潮,但是无论哪一次,都不足以和我的拳头落到杰克·马登的脸上的瞬间相比。”路易下流地比喻道,“那是无法形容的舒爽。”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