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狗凶猛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狗凶猛

  路易休息了两个月,除了和洛林腻歪,他也没有完全闲着,一直在回顾凯尔特人上赛季的比赛。

  如今由他接管这支球队,他得认真地了解凯尔特人各个球员的特点,并制定出相应的战术体系。

  上赛季他出场救火的时候,搬出了以伯德为低位进攻核心的进攻体系。

  完全依靠伯德个人进攻来创造机会。

  当时情况紧急,路易的选择并不多,以伯德为低位进攻核心的战术支线也很少,就两个。

  内线切入和外围射手定点投篮。

  现在看,这是一个可以作为保底战术体系的存在。

  一旦常规的战术体系失去效果,就让伯德去低位打破僵局。

  每一支球队都有战术失效时的打法,拥有乔丹和科比的球队,只要把球交到他们手上,让他们去接管;骑士2.0时期,詹姆斯的点名战术威震联盟。

  战术素养高的球队能用更聪明的方式来保底。

  虽然伯德的个人能力足以像这几个人一样来单挑,但路易却不想用这么低级的办法。

  所以,他把以伯德为主的低位进攻体系视作底牌,但光有这个是不够的。

  他还需要严谨的,可以让伊赛亚·托马斯、拉尔夫·桑普森、兰比尔、约翰·朗、马克斯韦尔、丹尼·安吉等人发挥作用的战术体系。

  这是一个大工程。

  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理清了思路。

  之前他已经在为此准备,如今进入实施阶段,执行难度是完全不同的。

  九月初,洛林的语言学校还没开学,路易的工作却忙碌起来了。

  今年的季前赛训练营依然在希腊学院进行,这是路易作为主教练主持的第一个训练营,不容有失。

  由于凯尔特人不像其他球队一样去外地集训,所以球员仍可以在一天的集训结束后回家睡觉。

  路易来到希腊学院的体育馆里,除了已经签约的正式球员,还有十几位想竞争唯一一个正选席位的未签约边缘人。

  这注定是一场艰苦的争夺,因为只有一个人能得到正选资格。

  路易发现兰比尔正在练习高位跳投。

  路易印象里兰比尔是能投三分的,他当初看公牛的比赛录像的时候,偶尔能看见他在外面扔个三分,有不错的准头。

  但来到凯尔特人四年了,他的远射进展为0。

  “比尔,有没有考虑过把自己的射程再延长一点。”路易问。

  兰比尔回头看了看他,问:“还要多长啊?”

  “既然你能在那个位置投进球,那你再往后几步应该也能投进。”路易说。

  兰比尔站在罚球线靠后的位置,那个位置按现在的FIBA比赛,算是三分线外了。

  “你能在这里投篮,就能在更远的位置投篮。”路易继续说。

  兰比尔不耐烦地来到三分线内一步的位置。“这呢?”他翻着白眼。

  “既然你都站在这里了,为什么不再退一步,到三分线外?三分比两分多一分的数学题用我教吗?”路易刻薄地嘲笑道。

  兰比尔懊恼地说:“要我投三分你直说不就完了吗?”

  “我这是给你动脑的机会。”路易好笑地说。

  “谢谢啊,老子要是肯动脑就不他妈打篮球了!”兰比尔怨天尤人道,“你以为和我爹比,为了赚几个臭钱抱着一颗滑稽的球和一群满身臭汗的男人进行激烈的身体接触很好玩吗?”

  “总之,如果你想得到更多的战术地位,最好听我的话。”路易笑眯眯地说,“顺便提醒你,我现在是主教练,注意你的称谓。”

  “是,教练大人!”兰比尔嘲讽地大叫。

  “唉,真乖。”路易摸了摸兰比尔的脑袋,蹭到满手的汗,于是直接在他的身上擦了擦,“继续努力嗷。”

  约翰·帕克森见到这幕,不知道怎么反应。

  “妈的!”兰比尔咬牙切齿地看着路易的背影,“老子迟早有一天要弄死他!”

  多说一句,兰比尔每天都要在口头上发出N次威胁。

  已经无法精确统计出有多少人被他口头上威胁过生命,但他实现的次数为0。

  “你看你妈呢?”兰比尔冲学弟帕克森怒吼,“没看到我一身汗吗?给我买水去!”

  帕克森接受了老鸟的霸凌,几分钟后,他因为买的是水而不是兰比尔认知里的水(酒)而遭到更严重的侮辱。

  “你他妈要是把脑子留在了圣母大学,就他妈应该留在那个该死的学校继续上@¥!%”兰比尔指着帕克森的鼻子怒道,“而不是在这里败老子的酒兴!”

  帕克森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我是来实现我的梦想的,不是来受你侮辱的!”

  兰比尔尽情地嘲笑道:“你他妈最好庆幸现在侮辱你的人是我,要是让那个小鬼来,怕不是要失望到去跳楼自杀,老子在这打几年了,出血流汗,拿过冠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大呼小叫?”

  说罢,他推倒了帕克森。

  帕克森怒火攻心,准备以小博大。

  这边的战事很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没签约的边缘人纷纷化身和平使者过来将人拉开。

  “他们不是校友吗?”K.C·琼斯不解,“怎么会闹成这样?”

  路易了然道:“你觉得那条恶狗会因为新来的人是自己的学弟就不欺负他吗?”

  “应该不会。”

  “所以,这很正常。”路易看都不看那里,“杂碎自有天收,我们不用管。”

  K.C动了恻隐之心,“放任他欺负新人不好吧?”

  “你当年刚来波士顿的时候没被欺负过吗?”路易问。

  “没有,”K.C自豪地说,“当时的肤色是一条红线,罗素也就比我早来一年,而队里还是库兹、威利(沙曼)他们的天下,里德严禁我们发生冲突,所以我们基本是井水不犯河水。”

  路易对早年间的凯尔特人如何不感兴趣,重要的是现在这支球队应当如何。

  路易不在乎兰比尔怎么折磨新人,理论上,只要他别把这些人弄得崩溃,适当调教一下,让菜鸟知道规矩别造次,也是好的。

  前提是兰比尔得知道“适当”一词的正确含义。

  既然都已经动手了,路易自然要过问。

  他把东西放好,将兰比尔和帕克森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听说你们刚刚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路易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问。

  “反正先动手的人不是我。”兰比尔竟然反咬一口,“这菜鸟不懂规矩,我说了他几句就抡拳头了,再这么下去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QNMD!”

  兰比尔的魔力在于,他第一次和帕克森见面就让这位品学兼优,被所有球探称为绅士的人当众失态。

  而这句QNMD,更是路易长期以来对兰比尔的直观感受。

  “教练,你看,我没说错吧?这小子不仅不接受老队员管教而且素质极差,我们的队伍里怎么会有这种人?”兰比尔倒打一耙的勋章应该是紫色的。

  “他胡说,教练!”帕克森急得快哭出来了,“我按照他的吩咐去买水,但他要的是酒却没有跟我明说,他因此狠狠地羞辱我,我气不过就回了几句,他便粗暴地将我推倒在地,责任在他不在我!”

  “行了,我知道了。”

  路易指着兰比尔的鼻子说道:“你这条恶狗第一天就给我惹事!看来不好好修理你是不行了!今天你不许参加集体训练,去投3000个三分球,投不完不准吃饭!”

  “喝酒总行吧?”

  “我他妈要是在球馆里看见一个酒瓶!”路易狠狠地说,“我保证那个酒瓶最终会整个塞进你的屁股!”

  兰比尔一阵恶寒。

  “滚吧!”

  兰比尔不敢对路易甩脸色,临走前邪魅地冲帕克森笑说:“学弟,咱们来日方长。”

  办公室里剩下帕克森和路易。

  “约翰,你是我点的将,是我向里德力荐,球队才会选你,但这不代表我会特别关照你。”

  帕克森畏惧地听着路易训话。

  他仿佛不知道,他和路易是同龄人,他们都是1960年生人。

  “我不需要软蛋,我今天处理那条恶狗是因为他不注意影响,训练营还没开始就给我惹事,但他今后如果要捉弄你,我希望你表现的聪明一点,别把事情搞得太难看。”

  帕克森问:“如果他继续羞辱我呢?”

  “口头侮辱是世界上最轻而易举的人身攻击。”路易冷酷地笑道,“让你的嘴巴除了吃饭喝水和让你的女朋友舒服外,发挥些其他的作用吧。”

  帕克森战战兢兢地离开了路易的办公室。

  来到门外,他好像重生了一样。

  他早知道凯尔特人的主教练和他同龄,很年轻,但对方18岁就进入联盟了,从最底层的球探一路爬到主教练的位置只用了五年的时间。

  这惊人的上升速度足以说明他不是一般人。

  兰比尔方才对他的态度,和对自己说的话,让帕克森难以忘记。

  那是一种惊人的威严,明明他只是教练岗位上的菜鸟。

  帕克森回到球场,他看见兰比尔已经开始投三分,但这条恶狗很会偷懒,他缠上了另一个菜鸟盖伊·威廉姆斯。

  可怜的威廉必须无条件地当他的球童。

  想到路易对兰比尔的称谓——“恶狗”,可见此人平日作风多么恶劣——帕克森决定离他远点,什么学长校友,他现在巴不得兰比尔去死。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