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可对策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可对策

  下半场,路易看见了雄鹿的变阵。

  让路易意外的是,唐·尼尔森居然把奥尔顿·李斯特换下了,他换上场的,是一个路易和他的助教们都陌生的球员。

  替换李斯特的,是一个叫保罗·莫斯基(ski C)的人。

  此人进入联盟才四个赛季却已经换了四支球队,不折不扣的流浪汉,数据统计上没有显示出任何的过人之处。

  一般般的得分,一般般的篮板,一般般的助攻,一般般的投篮命中率和罚球命中率。

  甚至,路易可以说他的投篮命中率不只是很一般,而是很糟糕。

  作为一个中锋,近三个赛季的平均命中率只有42%。

  然后是他的长相,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像是NBA球员,他完全就是各种美国情景剧里的老爹模样。

  着急的发际线,脂肪堆起来的大脸,小眼睛,小胡子,比起NBA球员更像是个货车司机。

  “这人有什么特点?”路易问鲁迪·汤姆贾诺维奇。

  汤姆贾诺维奇翻着他的笔记本,纠结地说:“此人之前的几场比赛场均上场时间不到1分钟,所以...”

  “所以什么?”

  “我们对他的特点没有详细的记录...”

  “见鬼!”路易大怒,“鲁迪,你是唯一跟队的球探,你必须做好所有人的情报工作!”

  下半场,雄鹿率先开始进攻。

  凯尔特人的区域防守能够保持如此威力的关键原因,在于雄鹿并没有多少由内线和持球者进行挡拆配合的进攻。

  这让桑普森的活动范围大大缩小。

  看起来,他们目前还不打算用挡拆,或者,挡拆不是雄鹿的进攻体系里的主要环节?

  鲍勃·兰尼尔是一名能够进行高位投篮的中锋,若是只有他能投篮,路易并不在意,只要让兰比尔和其他不叫桑普森的内线跟出去就好了。

  路易相信尼尔森绝不会无故让李斯特替补,这个长得像货车司机般的莫斯基,绝对有些他和助教们想不到的长处。

  忽然,路易看见兰尼尔和莫斯基都跑到高位。

  桑普森没有出去,莫斯基在高位接球投篮。

  “唰!”

  进攻端,凯尔特人的表现没有问题。

  莫斯基让雄鹿场上的五个人都具备了投篮威胁,但他的防守比李斯特差太多了。

  尼尔森让马奎斯·约翰逊来防伯德,而兰尼尔随时准备夹击。

  为了掐住伯德这个点,雄鹿已经尝试了很多的办法。

  夹击是最冒险的,凯尔特人队内没有组织前锋的概念,但伯德在低位的传球能力和看见机会与抓机会的能力,都远远超过了尼尔森悉心栽培的约翰逊。

  兰尼尔很快便为他的草率夹击付出代价。

  伯德的球传到了弱侧的兰比尔手上。

  兰比尔直接原地跳投命中。

  “不得不说,拉里今晚的状态真是火爆!”比尔·拉塞尔对伯德赞许有加,“雄鹿完全解决不了他这个点的进攻。”

  人们不得不想起伯德之前的状态。

  他是凯尔特人全队少见的没有把系列赛当成赶跑菲奇的机会的球员之一,每场都全力打,但菲奇并不像路易这样正确认识伯德的价值。

  让伯德当终结点,就像让库里一味地打无球,用他的无球牵制力和历史级别的跑位能力来解放队友一样。思路没有错,逻辑也说得通,但只发挥库里的无球威胁并不能最大化他的威力。

  这是全面的球员难以摆脱的厄运,因为他们会的太多了,如果把他们摆在一个对他们并不是最有利的位置,却能对其他人有利,刚好他们都愿意为团队奉献的话,主教练会一脸为难但心中窃喜地让他们做出牺牲。

  路易不是傻帽,他知道谁是大爹。

  伯德这几场状态一直都不错,菲奇不好好利用他,反而跟不配合他的球员较劲,不下课都对不起球员们自发摆烂了。

  而进攻端,雄鹿有意让莫斯基发挥作用。

  桑普森保持着不出洞的架势,莫斯基再次接球,调整,出手。

  他的投篮,很柔,很润,这么丝滑的手感怎么会有那么糟糕的命中率?

  几个回合过去了,莫斯基4中3。

  桑普森曾向路易请示是否要出去外面给莫斯基一点干扰,路易都没同意。

  看了莫斯基四个回合的投篮,路易注意到他是个节奏型的投手。

  这种节奏,不是比赛节奏,而是他的出手节奏。

  如果没人防,给他足够的时间来以正确的节奏出手,他的命中率会非常高。

  路易想到了另一个人——在年代苦苦支撑中国国家队的老大哥太空易。

  他也是节奏型的投手,尤其是在NBA,没人防的空位命中率很高,一旦有人过来干扰,准度会暴跌。

  当伯德在低位难得失手,雄鹿打出反击,将分差缩小到10分的时候。

  路易叫了个暂停。

  “我们的防守策略大体不变,但是,如果44号(莫斯基)再次高位拿球,我要最接近他的人对他的投篮做出干扰,记住,是干扰,不需要你们封盖他的投篮,只要给他的投篮带来压力,就算成功。”

  然后,路易宣告以伯德为核心的低位进攻体系暂且告一段落。

  “你们可能不喜欢,但我们现在需要菲奇教练的高位进攻体系,增加高位挡拆和掩护,伊赛亚!”路易大喊,托马斯精神一振。

  路易在两个牛角位设计了进攻:“我想你已经憋坏了,从现在开始,我给你开火权,在高位,多和拉里挡拆;如果拉里外弹到弧顶,雄鹿必定对你进行夹击,你要择机而动,自己进攻还是把球传给拉里由你决定;如果拉里弹到底角,你必须要传球,因为那里是拉里的甜区;如果拉里原地不动,你同样要关注雄鹿的防守轮转——总之,你和拉里,是进攻成败的关键,我需要你们互相配合,打出好进攻!”

  “为什么不让拉里继续刚才的进攻?”K.C不解,“雄鹿对此没有办法。”

  路易笑道:“别看乡巴佬一声不吭,他也是人,他也会累。”

  K.C这才想起来,伯德几乎主导了开场以来95%的球权分配。

  换个体力不好的,现在可能已经累垮了。

  伯德能够坚持,不代表他不累。

  路易相信托马斯和伯德的配合仍然是雄鹿防守端的不可对策。

  而整场比赛的态势,已经脱离了尼尔森的掌控。

  他们迫于无奈地选择用进攻来和凯尔特人决胜负。

  整个第三节,托马斯从头到尾都在发力,虽然尼尔森看出他的投篮不行,让球员坚决绕掩护,但雄鹿的首发没有地道的控卫,跟不上托马斯的速度,就算绕掩护也只能勉强纠缠而无法限制托马斯突破。

  让伯德作为挡拆者,释放了他的进攻创造力。

  路易越看伯德越觉得此人可怕,巅峰德克的进攻能力,约基奇的策应,可以做一切事情的神之手,吉诺比利般妖娆的球商和不可预测的创造力,还有就是出自乡下脆弱敏感的自尊心引发的一系列诛心垃圾话。

  除了防守运动型前锋,伯德不会在任何事情上让人失望。

  第三节,尼尔森两次请求暂停,但都没有改变球队的困境。

  进入第四节,凯尔特人的领先优势随着伯德的一记三分,达到21分。

  比赛悬念从那时起,消失不见了。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