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一百二十章 明牌(9/47)

第一百二十章 明牌(9/47)

  西德尼·蒙克利夫的心态被打炸是雄鹿始料未及的。

  唐·尼尔森也想不明白,他们外线最可靠的一把防守尖刀怎么今晚谁都要吃他?有那么好下嘴吗?

  幸好雄鹿并不全是坏消息。

  他们的中远投开了,布里奇曼三分球4中2,凯尔特人放空防守下,他们的投篮很放松,命中率越飘越高,第一节打完,双方轰出了的得分。

  常规赛期间,雄鹿每场失分101,季后赛进阶到每场失分99,这是个很优秀的失分数据。

  可是今晚,路易只用了一节的时间就让雄鹿面目全非。

  状态出色的拉里·伯德,在一个略显粗糙的半成品进攻体系,他一个人背打,其他人内切,和外线定点,结果成了雄鹿防守端的不可对策。

  防守端找不到法子限制伯德的低位策动,就只能去进攻端找回场子。

  雄鹿被迫和凯尔特人以攻对攻。

  唐·尼尔森已经嗅到了不对劲的气息,因为他们似乎正在打凯尔特人喜欢的比赛。

  拼进攻?

  凯尔特人虽然不是全联盟攻势最强的球队,但在比尔·菲奇和整个专业但无能的助教团队的糟蹋下,他们的豪华阵容还是在常规赛期间每场112分,排名联盟第七。

  而雄鹿的进攻呢?他们常规赛每场得到106分,这在联盟中已经是中等偏下的水准。

  如果凯尔特人的进攻难以防守,雄鹿将被迫以攻代守。

  这等于,是放弃自己的长处,并拿自己的短处去碰对方的长处。

  唐·尼尔森头皮发麻,他将策略持续了整个半场,然后看见凯尔特人上半场轰下68分,雄鹿的得分同样不少,有分的差距,这么打下去,分差会增加,而他们不可能有翻盘的希望。

  尼尔森畏忌地看着正在接受采访的路易,他知道奥尔巴赫不会选个废材来顶班,但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如此了得。

  从一开场,比赛就在他的控制之中。

  他用极端但正确的防守策略,把雄鹿的进攻赶出罚球线之外,最大化地激活伯德的进攻,打穿了雄鹿的防守。

  成功地让雄鹿在上半场放弃了自己的长处,并用自己的短处去对阵凯尔特人的长处。

  什么是执教的艺术?这就是执教的艺术。

  想要给年轻人上课的尼尔森被上了一课。

  他知道如果他们想横扫凯尔特人,甚至晋级东部决赛,他必须想办法破解路易给他设置的两道难题。

  以伯德为唯一核心的低位进攻体系,和灵活运用桑普森的运动能力,并抓准了“投篮赢不下比赛”的精神内核,大胆地让他们在外面随便投篮。

  这两道难题,他必须解决其一才能改变当前的困境。

  场地的另一边,路易用手抓着自己的短袖给自己制造微风以缓解身上的炎热。

  密尔沃基体育馆和波士顿花园很像,都是二战没结束就建成的老球馆,这种地方不可能指望他们有空调这种东西,连风扇都没有,唯一值得肯定的是通风不错,球馆的气味比花园好的那不是一点半点。

  “路,这是你第一次执教吗?”

  “我很想说不是,但很遗憾,嗯。”

  “你如何评价比尔·拉塞尔说你把他的老队友唐·尼尔森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很感激比尔的肯定,他的话肯定夸张了,我只是向尼尔森教练打出了明牌,让他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

  路易成功地打出太极:“为了我的饭碗考虑,我当然是想要赢。”

  记者套不出话来,只能放任路易离开。

  路易又是揪着衣领狠狠摇了几下。

  “中国佬,你是赢不了的!”

  带着种族主义的诅咒并不能分散路易的心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些傻比看一场失望的比赛。

  路易的摇衣服大法未能奏效,他决定跑回更衣室,这样虽然会让他更热,但更衣室里有小风扇,他发誓,谁敢和他抢小风扇,他下半场就DNP了谁——嗷,他到更衣室后发现伯德占据着风扇,那没事了。

  他和伯德谁跟谁嘛。

  “打得不错,各位,我很欣赏你们在上半场的执行力,这就是我想看到的。”

  路易拿出了战术板,“我们现在有15分的领先,但这还不足以让我们赢,要想守住胜利果实,我们得在下半场做得更多。”

  说罢,路易重点指出了雄鹿外围下火雨的核心人物:“尽管我相信继续放任他们投篮会让我们取胜,但我不希望让这帮家伙投出信心,尤其是这个朱尼尔!

  ”

  阿奇博尔德笑道:“教练,对火炬哥放尊重点!”

  布里奇曼因其精明的投篮和总会说些发人深思的话而深得球员的尊重,这也是他在球员工会被委以重任的原因。常规赛期间的漫长口水仗,布里奇曼贡献的口水绝对达到了球员公会的1/3,能够与拉里·弗莱舍持平。

  所以,他被球员们称为“火炬”。

  “约翰,看来他们今天是不打算让你在外面得到空位了,以这场比赛的强度来说,场上没有足够的跑动空间让你施展,我决定让MLC在下半场接替你的首发。”

  朗大概是这间更衣室里最服,最信任路易的球员。

  “我没意见。”他果断说。

  “MLC。”路易对M.L·卡尔说,“下半场我只会让你打10分钟,10分钟内,我要你用掉你所有的犯规,我要看到火炬熄灭。”

  卡尔点头:“了解。”

  “鲁迪!”路易问汤姆贾诺维奇,“雄鹿除了鲍勃·兰尼尔外还有能投篮的内线吗?”

  汤姆贾诺维奇肯定地说:“没有。”

  “你确定?”

  “确定。”

  “能以父母的名义起誓吗?”

  汤姆贾诺维奇委屈地说:“...能。”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没有后顾之忧,保持上半场的打法,他们追不上来。”

  路易满满的活力让球员保持着对比赛的积极性和热情,只有一个人不高兴。

  那个人叫伊赛亚·托马斯,路易从赛前布置,到节间休息、暂停、中场休息,都没对他,和他这个点做出任何的战术布置,好像他是被放弃的一节。

  他和路易的关系并不好,因为他不喜欢路易。

  因为路易是重点推荐凯尔特人选他的球探;

  可以说,正是路易的坚持,才让凯尔特人下定决心选择他;

  而托马斯从来都不想为凯尔特人效力,他不感激路易,还为此怨恨上了路易,因为他来了全美对黑人最不友好的城市打球。

  他不知道,他平日里对路易的刻薄,以及他们那绝对说不上好的关系,是否会影响路易的战术侧重。

  尽管路易考虑的很周全,但他没有读心术,他选择不制定托马斯的特定战术是因为他还不知道如何让托马斯在这个团队里发挥作用,时间紧急,他是救火队长,如果不能赢下雄鹿至少一场,他就前途无亮了。

  所以,他现在是顾不上托马斯的。

  这是一个阴差阳错的误会和矛盾,但对于凯尔特人来说,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现场的工作人员提醒凯尔特人可以准备返场了。

  路易拍着手喊道:“我不要听你们喊口号,我只想看看你们有多讨厌菲奇教练,他在的时候你们有多懒散,今晚就给我拿出相应的积极性,上吧,打爆他们!”

  凯尔特人的队员们遂兴奋地进入更衣室。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