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四十七章 过于夺目

第四十七章 过于夺目

  有迹象表明,76人被凯尔特人略显粗野的比赛作风震慑住了。

  前两场比赛飞天遁地无所不为的J博士今天的进攻集中在油漆区外,费城人渴望看见他飞翔,而他却不敢振翅。

  凯尔特人同样有着重重困难。

  考恩斯在的时候,兰比尔的某些问题还不明显。

  因为移动能力和弹跳,兰比尔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出色的盖帽手,考恩斯有着比他更为广泛的移动能力,所以有基本的护筐威胁。

  可是在考恩斯被罚出场之后,菲奇让马克斯韦尔和兰比尔搭档。

  马克斯韦尔单防不错,但没护筐能力。

  兰比尔:巧了吗这不是!

  两个能单防但都保护不了篮筐的人凑到一起,其引发的问题会更加清楚——兰比尔对阵道金斯变得吃力。

  道金斯渐渐放弃将这个烦人的白人中锋吃干抹净的想法,转而采取一种更保守的态度。

  考德威尔·琼斯则是一名充满侵略性的护筐高手。

  他因为喜欢送出极具视觉效果的排球帽而被ABA的球迷称为“流行乐”。

  因为他盖帽的噼啪之声就像乐曲一样好听。

  第三节过半,原本落后的76人追上来了。

  J博士今天在外围的手很热,投进了许多他平时不太能找到准心的球。

  这给凯尔特人的防守带来了许多麻烦。

  路易看准的一点是,76人的轮换很短。他们的主教练比利·康宁汉姆和比尔·菲奇一样,都是旧时代的老人,对于篮球比赛有一套永恒不变的标准。

  康宁汉姆对凯尔特人的系列赛采用的是伪八人轮换,实际上他们只有七个人能打上球。

  菲奇的轮换是路易所欣赏的。

  除了死糙伯德,没有其他的毛病。早在克利夫兰时期,菲奇就喜欢打多人轮转来保持活力,在凯尔特人虽然打上了前所未有的富裕仗,但传统不能丢,他保持了基本的八人轮转。

  因此,要比耐力,凯尔特人有优势,关键是如何限制J博士。

  现在,凯尔特人让M.L·卡尔防他。

  卡尔不只是嘴贱,更是远近闻名的恶棍,菲奇给他下了死命令:“不惜代价阻止博士!”

  明明卡尔已经警告博士不要在他面前飞来飞去,博士却置若罔闻。

  先是送上一记隔着兰比尔和马克斯韦尔两人封盖的单臂暴扣。

  接着是防守反击途中接球单臂战斧暴扣。

  然后是让76人反超比分的一球,油漆区外单手抓球,像是摆脱了地心引力一样跳到空中,轻轻松松地将球放进篮筐。那一瞬间的轻柔,犹如女人的肚皮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MLC!你只有嘴炮吗?能不能做一点实事?”路易大声刺激道。

  未来的球迷定然都有个印象,东部球队打球打不过的时候总是会跟你打架。这传统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当然必须得是东部的牌面——凯尔特人。

  J博士眼看要防不住了,当然得想办法干他一架。

  卡尔受到路易的蛊惑,果然在几分钟后,对着博士实施了一次恶性的犯规。

  当年在ABA从来没被恶意犯规过的博士在进入NBA才明白世界并不总是围绕着他转。

  卡尔这般恶霸永远一副恶亦有道的嘴脸。

  这下虽然是险些让光谱球馆爆炸,但的确起到了遏制博士的效果。

  看着博士趴在地上近一分钟没缓过来的样子,路易的心里不免生出恻隐之心。

  却听到菲奇拍手叫好:“就这么打,给我硬一点!要是还防不住他,就给我见血!”

  这个把球员带伤出赛视作常规操作的老顽固,同样不认为攻击对手的核心球员是可耻的事情。

  路易的确很想适应时代的节奏,当规则允许(没有恶意犯规),你在向对手做了一个暴力的犯规之后裁判只能像吹普通犯规一样罚你,那么,伤害对手的成本便大大降低。

  任何一支球队都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缩小自己与强队的差距。

  但只有凯尔特人和大概率不会在此世出现的坏孩子军团,会理所当然地那么做。

  76人的实力无疑在凯尔特人之上,但他们有一个不够强硬的领袖,而且全队都没有能够稳定地在僵持局输出的球员。

  卡尔恶犯J博士起,比赛的局势就回到了凯尔特人的手中。

  伯德的三分、马克斯韦尔向禁区的突击,欧文再投丢中投,凯尔特人完成反击。

  几分钟内,僵持的比赛突然拉开9分。

  路易坐了下来,他喊了大半场,嗓子都要哑了,所幸球队总算控制住局面。

  倒是菲奇很紧张,不断地强调要打体系,打他们擅长的战术,高位挡拆,该顺下的顺下,该突破的突破,该高位接球投篮的接球投篮。

  路易安分下来以后,K.C提醒他大部分时间里都太活跃了。

  “你看起来比菲奇还像主教练。”K.C认为这会引起矛盾,“你应该知道菲奇有多么重视他的工作。”

  K.C说的不无道理,路易也发觉自己最近出了太多风头。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路易对K.C的建议虚心接受。

  最终,凯尔特人打出自己的节奏,人。

  伯德打出了季后赛生涯的代表作,单场篮板6助攻3抢断,压制了第一小前锋J博士。

  就路易观之,J博士目前的即战力仍然强于伯德,但用不了几年,此消彼长,两人的身位会调转过来,并且差距越来越大。

  这一战,伯德没怎么融入菲奇的战术体系,受到路易的刺激,大部分自己都是打自己的球。他展示了自身进攻的多样性,就是不知道菲奇是否会察觉到这一点。

  还是说,他会把伯德的表现,当成是一场“偶然的爆发”?

  如果是这样,那系列赛的前景可就大大不妙了。

  今天,路易甲亢式的场边执教令人瞩目。

  而且他还做了一个很黄的手势。

  当记者向菲奇问到这件事的时候,菲奇还替路易解释了下:“那是个很正常的手势,路易只是在提醒队员跑战术,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们可以去看录像。路易做出那个手势之后,我们完成了一次非常漂亮的进攻!”

看过《余下的,只有噪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