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 第五百八十章 被惹怒的苏伦

第五百八十章 被惹怒的苏伦

  林恩在椅子上难受的动了动,知道希尔现在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那些‘特拉希尔精灵’也一样,只要提到那个神王,脸上就会露出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要知道精灵城卫军以前可是最骄傲的十字军啊!根本听不得有人说精灵的笑话。

  但是,听得越多,越无法反驳。

  精灵只是倔强,不是倔嘴啊!

  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些所谓的‘特拉希尔精灵’内里和精灵没啥关系了,只是有个精灵外皮。

  他们要是愿意的话,随手都能披上矮人或者侏儒的。

  只能算是科瑞隆找来的雇佣军。

  虽然在其他的种族看来他们都是精灵,但林恩他们自己心里有数,这是两码事。

  所以,城卫军里的精灵们最近也变得积极起来了,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万一雇佣军离开了,这座城市可就只能靠自己了。

  这些不会死的同类带来的威慑,在托瑞尔这种地方,一旦他们离开,都维持不了一年。

  科瑞隆这样做,只是给了托瑞尔精灵一个重新起步的机会。

  科瑞隆是真的很仁慈,对精灵们来说,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父亲。

  但是,那位‘特拉希尔精灵神王’没有一个托瑞尔精灵愿意提起他,完全可以和那位科瑞隆与罗丝的儿子相提并论了。

  只不过一个是无能与愚蠢,一个是邪恶与愚蠢罢了。

  估计妈妈不同的关系?现任神后生的儿子就很能干。

  算了不能想这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林恩迅速转移了话题:“反正罗丝这次可出了大力气了!

  自从泰维纳尔因为这个神器失去了神力与声誉,连名字都不能再使用以后,科瑞隆就一直很想毁了这个奇拉沙尔玫瑰。

  他还曾经在整个世界都悬赏过这个神器的线索呢!

  可惜这玫瑰从那以后就销声匿迹了。

  奇拉沙尔玫瑰虽然很危险,但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罗丝也不想他被科瑞隆抓到。

  那东西最大的能力就是伤害精灵,但也最容易被科瑞隆的力量击毁。”

  希尔沉默了几秒钟才说:“罗丝知道‘特拉希尔精灵’的特性是不会死,而且战斗起来很疯狂。按理说,她不应该这么冒险的。”

  “我刚刚来你这里之前,去过竖琴手大楼。”林恩笑了笑,“虽然在事发之前,竖琴手什么消息都没有,但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最详细的解释。

  一切对预言的阻拦都不可能发生在事后。

  竖琴手里的诸神都找到了原因。

  密黎尔这两天不在自己的神国,不知道干嘛去了,我找不到他。

  幸好竖琴手那边这次愿意和我沟通。

  巴尔为了这次的复活,将自己的一部分神职让了出来。

  罗丝,对谋杀与背叛向来情有独钟。

  玫瑰这类的神器,总能再做,神职可就不一样了。

  巴尔虽然一直在星界飘荡,但谋杀的大部分神权可还是牢牢掌握在他手里呢!”

  “班恩呢?”希尔问,“他现在还在被坦帕斯追杀呢!为什么会愿意出这么大的力气。

  散塔林这次以后,肯定不可能再继续存在了,那可是他最强大的教会。”

  “班恩……被坑了。”林恩露出了古怪的微笑。

  他在竖琴手那边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无论是哪位神明的信徒,都笑得很古怪。

  班恩,真的和所有善良阵营的神明都是敌人。

  这么久了,这位暴政之君在费伦大陆搞出了无数个阴谋诡计,不知道多少国家势力被他颠覆,不知道多少神明的信徒被他诱惑的背叛,连提尔都有位以前的圣骑士,现在在给散提尔堡守大门。

  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被巴尔坑了。

  希尔觉得班恩此刻大概在吐血。

  从动荡之年开始,巴尔就在被他坑。

  就像命运石板当初被偷窃的事件,班恩可是出了大力的,但参与了这件事的死亡三神,只有他活得好好的,不但复活了,还重新回到了强大神力。

  巴尔还好,起码还能在星界游荡,积极寻找复活的方法。另外一位米尔寇,连渣子都没了。

  要知道,班恩和巴尔的神职从来没有谁完全继承过,米尔寇这位第二代死神的头衔,目前都已经传到第四代头上了。

  班恩复活的时候可还踩了巴尔一脚呢!

  “谁?”希尔回忆了一遍散提尔堡的几个领主,实在想不到有谁会这么狠。

  邪恶阵营向来只愿意服从更强大的人,会在强大的班恩和虚弱的巴尔之间选择巴尔,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奥尔高斯领主。那位唯一的中立领主。”林恩回答,“他算是很强大了,在那位班恩主教傅佐尔·彻伯瑞和原来的王子曼夏恩之间,竟然能够一直保持着平衡。

  我们都以为他早就会被暗杀掉,没想到居然一直还在,但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帮巴尔。

  估计还是那位班恩主教给出来的机会,他这段时间一直试图干掉曼夏恩王子,所以一直在拉拢奥尔高斯。

  要知道,散提尔堡一共五位领主,剩下那两位可都是曼夏恩的支持者。

  这次进攻阿格莱亚城,指挥谁都想要,双方政治不下的时候,傅佐尔·彻伯瑞将指挥权交给了奥尔高斯。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奥尔高斯有个很出名的手下:塞露拉·暗冀。原来的提尔圣骑士,她给奥尔高斯带出了一支很强的军队。”

  希尔眨了眨眼:“我只知道,散提尔堡里有个领主是深渊恶魔冒充的。”

  林恩猛地站了起来:“什么?”

  他激动地在书房里踱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理解了啊!恶魔本来就是惟恐天下不乱的。而且,他们一直试图插手死亡的领域。

  那座充满灵魂的死亡城堡,允许魔鬼去里面诱惑灵魂,却完全拒绝恶魔进入,他们一直很不满。

  但谁让现任死神是被恶魔坑死的呢!他的分身前段时间还去深渊又杀了几天几夜呢!

  恶魔只能找其他方法进入死亡的领域,巴尔应该是给了他们机会。

  该死的家伙!他这是在出卖整个世界!”

  希尔侧头估算了一下,就明白,肯定是密斯特拉复活黑杖的时候。

  那位做事向来公正守序的死神,绝对无法理解午夜的改变,他宁可午夜放弃善良阵营也不会希望午夜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更恨让他们面目全非的那些敌人,希瑞克他抓不到,只能继续找恶魔撒气。

  希尔笑了起来:“那也没办法,巴尔是邪神,他只会在意自己的死活。

  他这么做,厄运女神会看着他的。

  不过竖琴手那边是怎么回事?”

  林恩增加的一句话他还是听懂了,林恩和他背后的密黎尔可还是竖琴手联盟的成员呢!

  密斯特拉难道敢排挤他?

  黑杖可早就退出竖琴手了,而且退的时候伤害了很多人,竖琴手里应该有很多恨他的才对。

  林恩所在的阿格莱亚城和凯尔本的深水城暗地里的敌对,竖琴手两不相帮已经很让人不舒服了,但考虑到深水城毕竟还是银月联盟的一份子,希尔就没有说什么。

  但如果他们的屁股敢歪着坐,希尔就要把竖琴手驱逐出自己的地盘了!

  林恩摇摇头:“有时候,竖琴手那边的一些消息会突然对我保密。

  我问了密黎尔,密黎尔只让我暂时忍耐。

  似乎竖琴手联盟里也在重新寻找各自的位置。

  在这场内部的纷乱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竖琴手会走向何方。

  吟游诗人们决定先暂时旁观,我们当初愿意加入的原因,是竖琴手的确为北地的和平做出了很大贡献。

  如果他们抛弃了善良的立场,只是个情报组织,吟游诗人大概都会选择退出。

  我们行走四方,愿意给竖琴手提供消息,从来不是为了他们给的情报费。”

  希尔点了点头,明白了竖琴手为什么这次的消息为什么如此缓慢。

  就算几个强大神力联手遮掩,最擅长在细微初找线索的竖琴手也不该什么消息都没有。

  最起码能看出来有亡灵法师出现了,阿格莱亚城外的亡灵天灾,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事。

  希尔疑惑的看了眼东方那异常明亮的银月,一个矫捷的身影似乎在和银月中舞动的光尘对峙。

  那光尘应该是苏伦的化身。

  他凝神注意着那边的战斗,苏伦是真的在使用神术:“那是谁?苏伦怎么会这么愤怒?她竟然会有主动出手的一天!”

  “黑暗精灵的一位家族主母,估计是奇拉沙尔玫瑰的持有,她不得不出来,否则苏伦也是有能力撕碎黑暗的。

  苏伦这次是真的被惹火了。”林恩回答,“他们沿路挖尸体,连银月祭司和牧师的都没放过。

  他们一直在黑暗天幕中行走,所以苏伦的视线也被遮住了。

  但刚刚晨曦撕裂了一秒,苏伦应该是一直在关注这边……

  她的祭司,就算只剩下个躯壳,也不会让人这么羞辱的,苏伦向来很护短。”

  希尔转头问:“她不担心莎尔吗?”

  “短时间内,莎尔应该不会找苏伦麻烦的。

  毕竟她亲爱的姐姐才帮了她那么大的忙。”林恩面色冷淡地说,“托瑞尔都差点毁了。”

看过《在第四天灾中幸存》的书友还喜欢